<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五十八章 苏生德
    苏生德这会儿还在后台没走呢,他还挺失落的,他也在这儿忙活一天了,结果他师弟都上场过了,何向东也那么捧,再经过媒体一报道,他师弟的名气肯定大涨啊。

    可他明明也忙了这么久,但却什么都没捞到。前面何向东还说跟他一起上去说一段儿的,他心里还挺激动的,结果何向东一个单口没说完,人家向文社的演员们就都来了。

    然后他就悲剧了,人家演员都到位了,自然是按照他们的安排演出他们的相声了。

    苏生德就坐在后台角落里面,现在也没什么是他能帮忙的了,他也就坐着休息了,他们的演员都在忙,也没人顾得上他。

    蔡生意就在苏生德旁边,看着自己师兄这副样子,他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但也说不出什么劝慰的话来。

    默默坐了一会儿,苏生德抓了自己头发一把,然后又给了自己一个嘴巴,而后狠狠搓了搓脸。

    失落之后就是自责,苏生德也暗自责怪起了自己,帮衬同行本来就是艺德的一种,怎么能要求回报呢。

    他们来向文社帮忙也纯粹是因为佩服向文社还有何向东,他们又不是冲着好处来的,他们是冲着交朋友来的。

    可是前面出了那档子事情,苏生德心里也有了一点点腻味,人活于世,谁能逃得名利二字啊。

    不过好在苏生德还是有良心的,他现在就一个劲儿的责怪自己,他都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

    从外面跑进来一人,冲进来就喊:“苏生德呢,有没有看见苏生德,谁看见苏生德了。”

    苏生德也不认识那人,不过看样子这人是向文社的演员,见着来人叫的是自己,苏生德便站了起来。

    那人快步走苏生德身边,张嘴就是一句:“你知道苏生德去哪儿了吗?”

    苏生德一怔,然后点了点:“应该是知道的吧。”

    那人赶紧问道:“他去哪儿了?”

    苏生德伸出一根手指头,指了指自己:“这儿呢。”

    那人愣了一下:“原来你就是苏生德,那你还跟我逗闷子,赶紧换上衣服上台。”

    苏生德一愣:“啊?”

    那人道:“上场说返场小段儿,我师父在台上叫你呢,赶紧去。”

    苏生德顿时就又惊又喜。

    蔡生意也是大喜,赶紧催促苏生德:“快换衣服啊,师哥。”

    苏生德还矜持了一下:“可是我都没什么准备啊。”

    那人直接说道:“不用准备,有我师父在,你准备了也是白搭。”

    “好吧。”苏生德也不墨迹了,抓着衣服就往舞台跑,边跑边穿衣服,他走着还跟那人搭话:“哎,你是何老师徒弟啊?”

    那人点头:“嗯。”

    苏生德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人答道:“我叫高刚龙。”

    苏生德笑道:“名师出高徒,我看你的脑袋瓜子很灵光啊,很适合吃我们这碗饭啊。”

    说罢,苏生德走到上场门了,他理了一下衣服就上台了,就把高刚龙一个人丢在了原地。

    高刚龙都愣在原地了,他来向文社也一年多了,03年就来了,但是听的最多的话就是蠢、笨、不机灵、脑子笨、没眼力见儿。

    刚才苏生德夸赞他的话,还是他这一年多里面听到唯一的一句夸奖,高刚龙突然有种要哭的冲动,别看高刚龙名字起得挺霸气的,但是他的内心非常柔软,也非常敏感。

    高刚龙有些委屈地揉揉眼睛,他也觉得自己平时挺机灵的,怎么一遇到说相声就这么笨呢,连个小孩子都比不过,他都委屈的不行了。

    ……

    再说回苏生德,他在入场门一站,何向东就发现他了,何向东赶紧招手:“来来来,苏老师,快过来。”

    苏生德应声而出,赶紧小跑两步,步伐飞快跑到了舞台中间,薛果早就把桌子里面让出来了,他站到了一边去。

    他们舞台上是放了三支话筒的,这主要是为了方便说群口,说返场小段的时候也会把后台演员叫上来跟大家见面,那时候也能用上。

    现在正好一人一支。

    苏生德站在当间,冲着观众深深一个鞠躬。

    现在的观众已经兴奋的不行了,哪怕是他们根本不认识的苏生德朝着他们鞠躬,他们也给予了非常热情的掌声。

    何向东露出一丝笑意,给观众介绍道:“在我身边这位老师,叫苏生德。”

    苏生德应了一声:“哎,是我。”

    何向东道:“现场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但是我跟你们提一个人你们就知道了。”

    苏生德也在扭头看何向东,他现在就是腻缝。群口相声一般三人居多,一个捧哏一个逗哏,一个腻缝。现在就是何向东捧哏,薛果逗哏,苏生德腻缝。

    薛果捧着问了一句:“谁啊?”

    何向东道:“他师弟,他师弟有名气。”

    薛果问道:“他师弟是谁啊?”

    何向东自己都憋不住笑了:“恨天无把恨地无环,代管天津……”

    观众瞬间大笑出声。

    “嗨。”薛果大叫一声,就赶紧拦何向东,“行了行了,别来这个了。”

    苏生德也道:“我可不在果蔬市场卖菜啊。”

    何向东应了一声:“你卖水果,红桥区果蔬市场双霸。”

    苏生德赶紧摆手:“您这不怎么样,没听说过。”

    何向东笑了一声,说道:“这都是玩笑话,苏老师也不会跟我们生气,您是一个讲理的人,您的名字就很讲理。”

    苏生德好奇问道:“哦?这怎么说?”

    何向东道:“您叫苏生德,您的父亲名字里面肯定有一个苏字吧?”

    苏生德点头:“那是肯定的啊,我跟这我爸爸姓。”

    何向东对观众说道:“你们看啊,苏生德的父亲何老爷子……”

    观众大笑。

    “你等会。”得亏苏生德反应快,一把把何向东拦住了,质问道:“我姓苏,我爸爸怎么叫何老爷子啊?”

    薛果也应援道:“是啊,怎么能叫何老爷子呢,应该叫薛老爷子。”

    观众再次大笑。

    苏生德扭头过张嘴就喷:“去,没听说过。”

    “噫……”全场观众起哄,他们就喜欢看何向东和薛果联起手来欺负别人,这太有意思了。

    何向东扭过头就开始指责薛果,他义正言辞道:“你不要这么低俗,你怎么可以占人家便宜呢?”

    薛果一指自己傻眼了:“我呀?”

    苏生德也来了一句神回复,他痛斥薛果道:“没错,就是你,低俗,就不知道跟何老师学学吗?”

    “哈哈哈……”

    薛果无语了,看着苏生德半天说不话来,最后只憋了一句:“好嘛,这家伙缺心眼。”

    何向东仰头一笑,正经了一点,对苏生德说道:“你姓苏,所以您的父亲是苏老爷子。”

    苏生德应道:“哎,这回对咯。”

    何向东道:“所以您的名字讲理就讲理在这里了,你父亲姓苏,你是姓苏的人生的,所以你叫苏生的。”

    苏生德傻了:“啊?这么解释的啊?”

    何向东理所当然,拍拍自己的胸脯说道:“那是的啊,就这么讲理,你要是姓何的人生的,那你得叫何生的。”

    苏生德一挥手,骂道:“去,没听说过。”

    薛果也道:“你要是姓薛的人生的,你就得叫薛生的。”

    苏生德扭头喷到:“一边玩去。”

    观众已经笑得不行了。

    何向东接过话头道:“天津有一位相声名家叫苟启福,你爸爸要是姓苟的话……”

    苏生德喷道:“去,你才狗生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