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五十七章 十次返场
    返场是传统相声大会的一个固定节目,传统曲艺演出大多都是要靠卖角儿的票的,很多人来看演出都是冲着角儿来的。

    而最后攒底的节目肯定是大角儿的,返场自然也是大角儿需要做的了,返场小段儿是在正活儿之外的,这也属于是演员们赠送的小演出。

    返场也有规矩,演员们演完了一段了,朝着观众一个鞠躬,转身就要走了,这时候观众要喊再来一个。

    等演员们走到上场门那里了,主持人出来拦一下,央求演员们再回去说一小段儿,毕竟观众这么捧,演员们也就顺势回去再说了。

    所以这是需要三方面的配合的,演员、观众还有主持人,观众一定要热情喊再来一个才行,不然演员们顶多返场一次,然后就没有了。

    如果观众非常热情,拼命大喊再来一个的话,那么演员们受到鼓舞,也会继续返场的,也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返场。

    主持人拦的这一下也不能免,这是给演员一个台阶下,说一句好听的话,再央告央告,演员们也就顺势回去了,这是互相给脸面。

    相声界的一般习惯是返场不过三,一般来说返场一两次就差不多了,要是今天的观众特别热情,那返场三次也就是了。

    当然如果观众特别热情,热情到吓人了呢,那会返场几次?

    苟启福不清楚向文社究竟会返场几次,但他现在感觉到自己的脸都已经发麻了,眼神有些呆滞。

    “十次了,竟然十次了。”苟启福感觉自己都要疯了,他说相声有年头了,大角儿大腕儿也见了一箩筐了,大演出小演出也经历了不少。

    可是谁家返场返十次的啊,谁家返这么多的?

    更关键的是现场观众不仅没有觉得厌烦,反而情绪还高涨的不行了,要知道观众也是人,是人就会累得。

    现在都几点了,凌晨四点多了,四点多了,他们从昨晚上7点半一直到现在,都通了宵了,足足一整个晚上啊,不说别的,坐也该坐的累了吧。

    他们相声说的是好,也很好玩,很好笑,但是笑也是一件费力气的事情,笑八九个小时不累啊,疯了吧,你们。

    为什么相声有返场不过三的说法,这里面相当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观众等不了,一个小段也要说十几二十分钟时间,三个小段都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这就足够吃的了,这个节点刚刚好,将饱未饱的,再吃下去就太饱了,观众也会犯腻味的。

    过犹不及,说的就是这个。

    可是现在现场观众居然一点厌烦都没有,他们是都磕了药了吗?怎么会这么兴奋,不科学啊。

    在场的记者们瞧瞧这热闹的场景也傻了,不说已经日暮西山的传统曲艺了,就说现在的歌唱行业吧,你就算是天王巨星来开演唱会也不至于会这么热闹吧。

    谁家开演唱会听八九个小时观众还会这么兴奋的要疯了的样子啊,这根本不科学,还有台上这货不累吗?

    返场不过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演员的身体吃不消,攒底的大段儿很多都是快要一个小时的,要是再返场三次,加在一起都要超过一个半小时了,嗓子会受不了的。

    何向东已经返场十次了,再加上攒底的大段儿,他已经连续演出三个多小时了。

    那么他累吗?

    作为自小学艺,基本功扎实到可怕的何向东,这会儿已经快累哭了。

    今晚上他连续演出总时间已经接近六个小时了,何向东这会儿已经感觉自己的嗓子快要裂开来了,疼的难受。

    这就是过度使用嗓子的后遗症。

    何向东的基本功是非常扎实的,他所有的发音都是从丹田提气的,这样能最大程度保护嗓子,可也架不住这可怕的持久战啊。

    薛果是捧哏的,他话还少一点,可他现在也累得不行了,声音都粗了不少了,嗓子眼也非常难受。

    第十次返场结束,两人冲着观众一个鞠躬,往台下走去。

    观众席上顿时便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叫声:“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何向东和薛果两人都走到上场门了,主持人也傻在当场,不知道该怎么了,他到底拦是不拦啊?

    何向东一眼就瞧见主持人了,还有挤在上场门的那一堆向文社演员们,何向东冲着主持人点了点头。

    主持人苦笑一声,无奈又迈步出来了,拦了何向东一下,何向东跟他快速说道:“给我们拿点温水上来,然后准备点护嗓子的药,一会儿都拿上来。”

    说罢之后,何向东和薛果转身回来,观众见着这两人又回来了,叫好声响破云霄。

    苟启福苦笑一声,第十一次了。

    何向东和薛果在台前站好了,鞠上一躬,何向东用手指压了压嗓子,确实难受啊。

    何向东对观众笑了一下,说道:“前面我还问你们回不回去,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这后半夜的连车子都找不到,咱还是老老实实呆在这儿吧。”

    “噫……”观众们起哄。

    何向东道:“既然你们在这儿过夜了,那咱们就把过夜费收一下。”

    “哈哈哈……”观众大笑,气氛活跃。

    薛果拦着道:“没您这样的,我都没听说过。”

    何向东也是一笑,看了一下时间:“哎哟呵,都快五点了,再过一会儿早餐摊子就要出来了,大家伙儿都可以吃早点去了。”

    薛果也是大笑。

    何向东道:“既然都快吃早点了,咱们来唱个张生闹五更吧。”

    “噫……”观众都快嫌弃死了,这曲子何向东刚前面唱过,最关键的第五更他居然说去吃早点了,你说要命不要命。

    薛果也道:“您还打算吃一回早点啊?”

    何向东摆摆手:“没有没有,都这么晚了,嗯,要不咱们叫个人一起出来玩会儿吧。”

    薛果问道:“咱俩一起玩啊?”

    “噫……”这一回观众的反应很强烈,因为薛果给他们印象一直都是一个老实人,谁知道他突然会来这么一句啊。

    何向东指责道:“你不要这么龌龌龊龊的,我们这是正经的玩儿。”

    薛果来了个神回复:“又跳穿衣舞啊?”

    “哈哈哈哈……”观众都笑的不行了,这个包袱又跟前面搭边了。

    何向东大笑几声,对观众说道:“所以听我们的相声啊,就得要从头开始听,你要是半道儿过来,你都不知道大伙儿在笑什么。”

    观众很开心,是又哄又闹的。

    何向东笑了一下,对观众说道:“我叫个人给你们认识一下啊,是咱们天津的相声演员。”

    薛果捧道:“好啊,那您叫出来给我们认识认识呗。”

    何向东扭头就喊:“苏生德,苏生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