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学小曲
    何向东道:“我稍微解释一下,相声有四门功课,说学逗唱,这里面的唱单指的是太平歌词,也有包括对唱数来宝,不过这属于唱快板一类的了。”

    薛果点点头:“对。”

    相声有四门功课,说细了有十二门,这个理论何向东是一直在向观众普及的,现在随着何向东的走红,这个理论影响到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现在就已经有不少观众知道了相声里面说学逗唱里面的唱指的就是唱太平歌词了,现在有些演员在电视机上说唱也还包括唱歌唱曲什么的,他们也会在电视机前怒喷一口。

    这全都是何向东的宣传功劳,反正现在只要有人说唱还包括别的,向文社那些观众立马就能反应过来这货八成是根本不会唱太平歌词,不然不会这么说的。

    瞬间就是无限鄙夷啊,反正现在向文社的观众是真的瞧不起去听别的相声演员的观众的。无他,因为何向东会的太多了,他就是一个相声宝库,什么都懂什么都会,他继承的东西太多了,看他一个人就能看到相声百年的发展史。

    所以向文社的观众怎么可能还看得上别人啊,他们这群人别提有多傲娇了。

    就像当初邱武宇给何向东规划的那样,要让向文社的观众觉得高人一等,要让他们懂一些相声,也要让他们觉得听向文社的相声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情,要做出这样的品牌效应来才行。

    经过多年努力,现在终于看见一点成效了。

    何向东接着往下说:“然后其他的包括小曲小调,戏曲大鼓,这是唱,但归属于学,这叫学唱。”

    薛果点头捧道:“对。”

    何向东道:“而我比较擅长的就是唱,包括学唱还有太平歌词。”

    薛果道:“那你展示展示呗,就展示你刚刚说的那个和尚叹。”

    何向东扭过身,疑惑道:“这曲子别人不知道,你应该是知道的啊。”

    薛果反问道:“凭什么我就得知道啊?”

    何向东道:“因为你父亲就是个和尚啊。”

    “哈哈……”观众笑。

    薛果不乐意,瞪起眼珠子:“哎,你可别胡说啊,我爸要是和尚,我打哪儿来的啊?”

    何向东还不乐意了,急道:“你看我干嘛,咱俩这岁数不合适。”

    “噗……”观众笑喷了出来。

    何向东得了便宜还卖乖:“当然了,如果你缺少父爱,我倒是也不介意吃吃亏。”

    薛果一把把何向东推开,大喝了一声:“去,没听说过。”

    “噫……”观众起哄连连,何向东也在偷笑。

    薛果怒气未消:“您这可就不像话了啊。”

    何向东解释道:“我的意思啊,是你父亲虽然是个和尚,但他不是个正经和尚。”

    薛果傻眼了:“啊?花和尚啊?”

    何向东立刻把自己给摘出来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薛果赶紧争辩道:“什么呀,我说什么了,什么花和尚啊?”

    何向东解释道:“就是那个和尚,小时候在寺庙里,等长大一点,就不做和尚了,就那个。”

    薛果没好气道:“那叫跳墙和尚,什么花和尚。”

    跳墙和尚是中国一个民间风俗,盛行在北方一带。通常是小孩子出生之后,身体不好,家里人害怕养不活他,就给送到寺庙里面,让佛爷庇佑着。

    等到十二三岁的时候,孩子长大了,家里还指着他传宗接代的呢,老在寺庙里可不行。

    可佛门哪能随意进出啊,所以这里面就有一个欺骗佛爷的小技巧了。小孩子在庙里面故意犯一个小错误,被庙里面的师父拿着棍子追着打。

    孩子逃到围墙边上,踩着早就放在那里的一条凳子上,等师父过来,一追一赶,他再一跳,跳墙而出,遁入红尘中,这叫跳墙和尚。

    台底下一直有一对老熟人坐着,霍明德、郭俊强,这两人还是买了票偷摸进来看的,他们和何向东是旧相识了。

    但是现在也不敢上前相认叙旧,当年他们还是以朋友身份相交的,可现在何向东却已经远远把他们甩在身后了,现在的何向东可是目前最炙手可热的相声演员,而他们呢……

    霍明德和郭俊强低下了头,他们连自己相声演员的身份都没敢表露出来,都是自己买票进场的,偷偷摸摸躲在最远处看着。

    当初牡丹奖评选的时候,他们就这样远远看过何向东,现在也是如此,只是这个舞台现在却只是属于何向东了,他们现在也只剩下远远观望的资格了。

    唉……时移世易啊,人生事,难料分晓。

    何向东对薛果说道:“你父亲小时候身体不好,就给送到了寺庙里面去了。小和尚嘛,也干不了什么活儿,就是每天念念经啊,扫扫地啊,周边也没有什么小伙伴,很无聊,所以哼哼唧唧唱了这么一首小曲。”

    薛果恍然道:“哦,原来是这么来的。”

    “我唱给你听听啊。”何向东双手合十,扭过头问薛果:“哎,你看我这样子像不像你爸爸。”

    “去。”薛果气的一挥手。

    观众又是大笑。

    何向东正经了一下,张嘴而唱:“小呀么小和尚,头光光,袈裟披身上,小木鱼敲个乒乓,念佛又烧香,突然刮过一阵风,一阵香味飘过来。阿弥陀佛,是什么,贼拉拉的香。”

    很轻松俏皮,也很活泼,很好听。

    薛果讶异道:“哟,还真好听。”

    观众们也是眼前一亮,这首小曲很小清新啊。

    何向东笑了一下,说道:“一股香味飘过来,为什么这么香。”

    薛果赶紧接茬:“对,这香味从哪儿来的?”

    何向东道:“因为这和尚庙啊,旁边挨着的就是一个尼姑庵,就隔着一堵墙。”

    “啊?”薛果整个人都不好了。

    观众也傻了。

    薛果问道:“不是,哪有尼姑庵建在和尚庙旁边的?”

    何向东解释道:“不有那句话嘛,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薛果都无语了,憋了半天才道:“嗬,您还是真讲理。”

    何向东点头:“对咯,就这么讲理。这墙边还不止飘过来香味,还有一阵歌声。”

    薛果疑惑道:“歌声?”

    何向东道:“对,这首小曲儿的名字叫尼姑叹。”

    薛果愕然道:“尼姑也有叹啊?”

    何向东道:“有啊,您的母亲就是尼姑。”

    薛果道:“得,我妈是尼姑,我爸是和尚,两人怎么凑一块的?”

    何向东道:“因为你母亲也不是正经的尼姑?”

    薛果吓一跳,赶紧拦他:“嚯,这尼姑要是不正经起来,那可太吓人了。”

    “噫……”观众全场大起哄。

    何向东都被逗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