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五十二章 露一手
    何向东和薛果是园子里面力捧的两位角儿,现在观众买票也主要是为了看他们俩,是冲着他们来的。

    所以他们得多出场才能让观众满足,让他们觉得这票钱值了。他们说的是花钱的相声,观众是花了真金白银来这里的。

    花钱的相声难说就难说在这里了,你是一定要让观众觉得他这票钱花的值了才行的,不然人家下次就不会来了。

    小剧场25一张的门票还好说,毕竟便宜。但是商演都要好几百一张呢,演员不拿点真本事出来,人家观众能满足吗?

    陈军和老三说完一段也就下来了,这俩孩子也挺兴奋的,观众的反馈太好了,所以他们的发挥也变得更好了起来,较之以前都算是超常发挥了。

    何向东和薛果第二场又上了,两人一出场,全场观众瞬间便爆发了无与伦比的欢呼声,这场面简直吓人。

    同行们都傻了。

    站在最前的记者媒体朋友们也给吓住了,呆呆愣愣回头看着,这场面也有点太吓人了吧。他们都没舍得走,正等着何向东给他们解惑呢,今天发生太多诡异的事情了,他们总觉着这里面有大新闻。

    两人走到台中间,刚刚站好,又有观众来送东西了。何向东无奈苦笑一声:“要不你就把东西扔上来算了,这里太满了,我都动不了了,都走不过来了。”

    薛果也是呵呵一笑:“是啊,观众太热情了。”

    何向东真心道:“何德何能啊,难为诸位这么捧了,好些人还是从北京赶过来的,都是大早上就出发,还在高速上堵了大半天了,到这么晚才赶过来,真是感激感动感谢啊。”

    少马爷和常四爷终于明白了,原来向社演员被堵在路上了,难怪半天不见人了,今天这该死的大雾。

    童声还有郭强两位老爷子也都无语了,他们前面就知道向社演员在高速上被堵了,谁成想居然被堵到现在,也真是够可以的。

    媒体圈的朋友也愣住了,他们心中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台上,何向东和薛果站好了,何向东还对观众说:“行了,都快回去吧,小心座儿丢了。”

    观众又是笑。

    何向东也笑了一下,眼睛又往远处打眼一瞧,又看见来一人,他道:“哎呀,又来一位,孩子,我们这儿东西放不下……哟,空着手呢。”

    “哈哈……”

    薛果也在笑,拦了何向东一下:“没您这样说话的。”

    何向东笑道:“说的就是那个意思,一说一乐的事儿,反正就是感谢吧,感谢您这么捧我们,受之有愧啊,我们就是一帮说相声的,真是难为各位了。”

    何向东抱拳鞠了一躬。

    观众掌声叫好声又起来了。

    何向东直起身子来,说道:“既然诸位都喜欢听相声,我们就一定好好说,你们能听多久,我们就说多久,只要你们爱听,我们就说到死。今晚上你们不走,我们绝不先走。”

    最后一句话,何向东咬的特别有力。

    “好……”观众席上响起了轰然叫好声。

    何向东伸出双手压了一下:“哎,别别别,停停,别停啊,别停啊……”

    刚刚歇下去的掌声又被何向东的不要脸给鼓动起来了,又是惹来一阵轰然大笑。

    “噫……”

    “吁……”

    嫌弃声音一阵接着一阵。

    薛果捧道:“没您这样的,您这是公开要掌声啊?”

    何向东摆摆手,道:“没有没有,这都是观众多捧,我们上台就是给观众说相声来的,好好说相声就是了。”

    薛果点头:“这话没错。”

    何向东转过身来问道:“薛老师,我请教您一个问题。”

    薛果道:“哎哟,您客气,您请问。”

    何向东道:“都说咱们相声有四门功课,吃喝……额,您知道有哪四门吗?”

    “噫……”观众起哄声音起来了。

    薛果乐了:“不,你等会,你说什么,吃喝?”

    何向东含糊其辞道:“不都是这么说吗?”

    薛果没好气道:“那叫说学逗唱,什么吃喝,除了吃喝你还想干嘛?”

    何向东舔舔嘴唇,一脸猥琐。

    薛果整个人都不好了,露出了非常嫌弃的表情。

    “噫……”观众也相当嫌弃。

    何向东非常不好意思说道:“还有嫖嫖。”

    “噫……”这一次的嫌弃声音就真的是惊天动地了。

    薛果也笑了,打趣道:“挺好,您倒是不赌啊。”

    何向东挥挥手,不好意思道:“嗨,这不是怕赌输了,没钱去嫖嘛。”

    “嚯……”薛果吓了一跳。

    “噫……”全场起哄。

    何向东还在骄傲着挥手:“好,谢谢,谢谢。”

    薛果赶紧拦他:“谢什么啊?”

    “我不骄傲。”

    薛果道:“骄傲什么啊?你骄傲得起来吗?我说你要脸吗,啊?哦,好家伙,一上台来吃喝嫖赌,咱们相声四门功课你不知道吗?”

    何向东讨好道:“知道,知道,说学逗唱嘛,这四门功课我样样精通啊。”

    薛果好整以暇问道:“哦,您都会什么啊?”

    何向东道:“都行啊,我个人比较擅长的是唱。”

    薛果问道:“唱?你都会唱什么啊?”

    何向东道:“都会,京评梆曲,各地小曲小调我都能来。”

    薛果微微有些讶异:“嚯,会的还不少呢,你随便给我们唱点什么。”

    何向东道:“好,那我就唱一段小曲小调,有些小曲唱起来非常好听,其中有一首小曲叫《和尚叹》,你听过没有?”

    薛果摇头道:“这个还真没有。”

    少马爷在台下看着,嘴里轻声说道:“新改的传统段子。”

    常四爷也说:“考柳活儿a。”

    这段相声的名字叫《学小曲》,是一段传统相声,但是非常灵活,跟杂学唱一样。

    你可以往这个段子里面套上任何故事,也可以在这上面换上任何曲子,这都是可以的,非常灵活,可以尽情发挥。

    但也正是因为可以尽情发挥,所以想把这段相声说好了不容易,一个演员一个说法,考验的是真功夫。

    何向东这是想给同行前辈们露一手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