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五十章 我们来了
    听到有人质疑,媒体圈的朋友们最先兴奋起来,他们早就有这个疑惑了,正准备等演出结束之后去后台问问何向东呢。

    其实很多媒体对这场商演都只是做一个例行报道而已,也就是到现场来拍几张照片,编辑点文字就好的。

    只是向文社这场商演委实有点怪异,何向东已经连续两场出来了,明明票都卖完了,可是观众却只来了一半。

    他们心中有太多疑惑了,所以一直等到现在都没走,他们是打算等演出结束再去做采访解惑的呢,作为记者他们敏锐地感觉到这里面可能有大新闻。

    只是他们没想到现在居然有人在现场把他们的疑惑给问出来了,他们大喜,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先了解一点,看看何向东他是怎么解释的。

    观众听了这话,也才想起来这茬,他们四周看看,也觉得奇怪。

    苟启福面色一沉,目光如隼,在他周边扫视着,这声音刚刚就是在他身边响的起来的。

    童文声老爷子当时就骂出声了:“是哪个小王八蛋在瞎喊,在这儿瞎捣乱?”

    郭文强脸色也不愉,但还稳得住气。

    少马爷和常四爷纷纷皱起了眉头,其实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向文社后台肯定是发生变故了,少马爷和常四爷想的是去帮衬一把,给人家站脚助威,结果这里怎么还有人等着看热闹呢。

    台上,何向东倒是也没慌,他见过的场面多了,这点状况可拦不住他,只见他呵呵一笑,回道:“人为什么没来,那你得问他们去啊,反正该给我的钱我都拿了,我管呢。”

    “噫……”观众们纷纷发出嫌弃的嘘声。

    何向东还很得意地挥手:“好,谢谢谢谢,我不骄傲。”

    在坐同行也不得不在心中暗叹一声,这人还真是有几分急智啊,简简单单一句话就把事情给糊弄过去了。观众没来,问观众啊,问他也不管用啊。

    他还顺势抖了个包袱,惹得全场观众大笑,把气氛又给调动了,现在还有谁管为什么这么多观众没来啊。

    这人不简单。

    何向东等观众嘘声歇下去了,他才道:“今天天津大雾,路上都瞧不见人了,我早上出门买早点去,跟一大爷说我要一煎饼果子,大爷不理我。嗬,没这样做生意的啊,不知道顾客是上帝吗?”

    “我怕他没听见,又大声喊了一句,‘大爷,我要一煎饼果子。’大爷还是没理我,我就忍不住了,哪有这样了,当时我就说了‘大爷,可没您这样做生意的,不理人哪里行啊’。”

    “那大爷终于说话了,不过这大爷的说话态度还是比较好的‘滚,我是你大妈’。”

    “哈哈哈……”何向东用了一个相声里面一个非常典型的三翻四抖技巧,把观众逗的哈哈大笑。

    何向东也笑了一下:“所以啊,不一定是我们观众没来,可能是这外面天降大雾,人家还没找着道儿呢。”

    “噫……”起哄声掌声骤然而起。

    “来了,人来了,人来了。”

    何向东抬眼望去只见乔宇在剧场入口处激动地跳了起来,双手拼命挥着,嘴里也在大声叫嚷。

    剧场内所有人都回头看了过去,接下来这场面可让他们吃惊不已。

    这剧场有四个门可供进出,而现在这四个门里同时闯进来一大批人,黑压压一片全都堵在了门口,这些人一瞧见台上的何向东瞬间便激动了起来,大声叫着喊着,声音非常吵杂,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在最前面,出来了三个人,田佳妮、薛果还有张文海,薛果和张文海冲着何向东微笑点头,田佳妮激动地挥了挥手。

    何向东长出一口气,演员总算是到位了,看样子观众也都来了。何向东前面心里就有猜测,还有那么多观众八成就是北京的,可能也在高速上堵着呢,现在看来就是了。

    媒体朋友们也傻眼了,刚刚不是说只来了一半人么,现在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了,怎么回事?新闻界的吉祥物果然名不虚传啊,这里面肯定有大新闻。

    同行们见着此景也是一头雾水,有好些人脸色当时就精彩起来了,他们刚刚前面还在等着看热闹呢,结果好家伙,现在居然来了这么一出。

    那些新来的观众全都大叫着过来了,这些人还不是去找座位的,全都是冲着台上的何向东去的。

    何向东还被吓一跳,这场面。

    不过还好这些人不是来捣乱的,他们手上都拿着礼物呢,只是一瞬间,何向东台前就挤满了人,这些人纷纷举着手上礼物。

    何向东大叫一声:“嚯,我这上货来了。”

    他不敢怠慢,赶紧上前两步去接观众手上的花,片刻后,舞台上已经是花的海洋了,这都变成一块花地了,送花的观众太多了。

    何向东不断道谢,弯腰接礼物,东西太多了,他腰都快累断了。观众们送东西太杂了,不只是花,还有别的小礼物,大礼盒小礼盒的,最夸张的是有人送了一个大蛋糕,估摸着是从北京带来的,也真是够可以的了,也不嫌累得慌。

    还有人拿了半袋橘子也举上来了,何向东哭笑不得,这人是真实诚啊,要是再来个盒饭就好了,因为他晚饭都没怎么吃呢,前面也没心情吃,这会儿是真有点饿了。

    有些事情还真经不住念叨,还真有人送盒饭了,不过不是饭,而是卤味,估计也是路上吃剩下的。

    今晚上后面来的那些观众太激动了,也兴奋了,来的那些人基本上都送点东西给何向东了,手上拿的,兜里揣的,连小包餐巾纸都送了好些了,仿佛他们不送点东西,就不足以表达他们内心的激动之情。

    他们在送东西的时候还一直在跟何向东说着话,但是因为太吵杂了,何向东根本听不清楚,只是听见什么大雾、堵车、吃饭、自行车,这些字眼。

    虽然听不真切,但何向东还是点头应着:“哎哎,是是,我听着呢,辛苦了,受累了,来了就好,没事,快回去坐着吧,哎,来了就好。”

    足足半个小时,新来的那些观众足足送了半个小时的东西,他们在台前也足足逗留了半个小时。

    同行们都傻眼了,所有人心中都打翻了五味瓶,泛起了酸水。他们这些相声演员何曾得到过这样的待遇啊,观众什么时候这么捧过他们啊,凭什么这个何向东能有这个待遇,这小子何德何能啊?

    苟启福摇头一叹,苦笑出声,何向东果然是何向东,昔日那个相声天才不也是这么受观众欢迎么,比不过啊,没法比啊。

    童文声和郭文强相视而笑,有落寞也有欣慰,他们也在民间办相声社团,他们连饭钱都不一定能挣得出来,可人家却都红成这个样子了。

    不比了,扎心啊。

    少马爷和常四爷皆是欣慰一笑,他们早就退出江湖了,也不争名夺利了,现在就是单纯希望这个行业能好,现在出了何向东这个优秀的后辈,他们当然只有欣慰了。

    把观众都送走了,何向东艰难地直起了腰,舞台现在已经没地儿站了,全都是东西。

    他捶了捶老腰,都酸的不行了,手上还提着一袋子卤味,从里面抓出几片酱牛肉,扔进嘴里咀嚼几下,笑道:“以后让他们少放点盐。”找本站搜索"CM"或输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