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四十八章 探亲家
    重复就是力量,就像何向东说的那句万年不变的迎门包袱,这都已经变成了他的个人标志了。

    现在何向东给蔡生意捧的话也是这个道理,这种做法也叫艺术标签,给蔡生意牢牢固固打上一个艺术标签,以后观众只要想到这个人,就能很快想到他特点还有他的标签。

    这样他就更容易被人记住,尤其这场还是向文社到天津的第一次商演,台底下坐着那么多观众还有记者媒体,等到报道出来之后,只要运作的好,甚至都能成名立腕呢。

    何向东以前也这样捧人,只是在以前他自己的名气有限,向文社的资源也有限,所以他捧归捧,但是效果一般。

    但是现在不同了,今日不同往日,现在的何向东可是当今相声界最当红的演员,再加上向文社商演的名气,他嘴里说出来的话那真可以说是一字千金,蔡生意这回是真捞着了。

    蔡生意在台上无比嫌弃道:“没有,这都没有啊,这皇位我不要了,谁爱要谁要吧,敢情当了皇上也还得卖菜去。”

    何向东摆摆手:“嗨,不能,这都是玩笑话,一说一乐的事儿。”

    蔡生意道:“还是的嘛。”

    何向东道:“什么太子不太子,这都是逗闷子呢,各位,咱们蔡老师的父亲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蔡生意好奇问道:“哦?怎么说?”

    何向东一拍手,对观众道:“各位,人家父亲以前在宫里上班呢。”

    “哈哈……”观众大笑。

    蔡生意赶忙拦着他:“你等会儿吧,什么叫在宫里上班啊,这都像是人话嘛?”

    何向东解释道:“我是说您父亲在故宫里面上班,做文物维护呢。”

    “哦,这样啊。”蔡生意恍然。

    何向东挤兑道:“不然你以为呢?”

    “额……”蔡生意愣在当场。

    “噫……”观众开始起哄。

    何向东脸上全是坏笑。

    蔡生意尴尬默默鼻子,糊弄道:“我以为是卖门票呢。”

    “哈哈……”何向东大笑出声。

    蔡生意也在笑。

    笑罢,何向东对观众说道:“咱们蔡老板是天津人,也在天津说相声,但是人家父亲还有岳父岳母都在北京。”

    蔡生意应承道:“对,媳妇是北京人。”

    何向东道:“蔡老板的父亲就住在北京西城的鸡脚胡同里面。”

    蔡生意吐槽道:“干嘛不叫旮旯胡同呢,还鸡脚。”

    何向东笑了一下:“名字就这个嘛,您媳妇还住八大胡同呢。”

    “去。”蔡生意怒吼一声。

    “哈哈……”观众都笑翻了。

    蔡生意怒道:“你媳妇才住八大胡同呢。”

    何向东解释道:“这就是一个名字而且,这胡同住了八个老太太,所以叫做八大胡同。”

    蔡生意道:“那这生意好不了了。”

    观众刚刚歇下来,又全被逗笑了。

    何向东笑着指着蔡生意说道:“你说这种相声在北京是要挨骂的。”

    “去你的。”蔡生意挥了挥手。

    观众起哄声连连。

    何向东等了一会儿,观众消停了他才道:“就是说的那个意思,你看我们蔡老板和他爱人都在天津,北京就是双方老人在,老爷子也经常会去看看蔡老板的岳父岳母。”

    蔡生意道:“这是探亲家。”

    入活儿了。

    何向东道:“这老爷子周末放假了,手里拎着点东西从鸡脚胡同出发去八大胡同了。”

    蔡生意道:“行了行了,你就别提你那八大胡同了。”

    何向东在手上比划着:“上门做客呢,总是要带点见面礼的,也不需要特别好的东西,也就是点水果点心之类的。一路上抹角拐弯拐弯抹角就来在了八大胡同,啪啪啪一打门。”

    蔡生意也应道:“哎,到家了。”

    何向东侧过身子,装作是里面的人在喊:“谁啊。”

    蔡生意又应道:“问人了。”

    何向东一拍胸脯,高声道:“是我,恨天无把恨地无环,代管天津及周边各县的真正大英雄,红桥区果蔬批发市场一哥,蔡生意他父亲。”

    蔡生意都要崩溃了:“嗨,提这个干嘛?”

    观众又是大笑。

    何向东又侧过身子:“哟,亲家来了,来来来,快进来。”

    蔡生意道:“这就给迎进来了。”

    何向东道:“迎他父亲进门的是他的岳父啊,刚刚进门没走几步,就瞧见他岳母了,他岳母脸色当时都变了。”

    蔡生意也问道:“哟,这怎么了?”

    何向东做出一副很谨慎的样子,就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似的,轻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观众一下子就笑了。

    蔡生意都懵了:“这怎么回事,还不让来了?”

    何向东继续做出那副死样子道:“不是说不让来嘛,我家老头子在家呢。”

    “哎呦嚯。”蔡生意吓一跳。

    观众笑了。

    蔡生意赶紧拦住何向东:“不是,您等一会儿吧,这话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什么老头子在就不让来了,这怎么不让来了。”

    何向东还真给问住了,嗫嚅半天答不上来。见状,观众更是起哄声不断。

    蔡生意心里也悬起来了,不会真给问住了吧,真答不上来了吧?

    很显然,他是想多了,何向东道:“因为你父亲好唱戏,你岳母也喜欢唱戏,你父亲经常会上门找老太太唱戏去。但是你岳父他不让你岳母唱啊,所以这回你父亲来了,你岳母就紧张了,说老头还在呢。”

    蔡生意恍然道:“哦,这样啊。”

    何向东擦擦冷汗:“得亏我能给圆回来啊。”

    蔡生意道:“嗨。”

    观众笑。

    何向东道:“你父亲这是戏瘾犯了,找你岳母唱戏去了。家里来客人了,总要买菜做饭吧,你岳母就把你岳父支出去了,两人在屋里唱戏了。”

    蔡生意道:“真唱上了。”

    何向东猥琐往外面探出身子,学他父亲轻声说道:“嘿,他走了,快来吧。”

    蔡生意推开何向东的手:“来什么来啊。”

    何向东道:“来唱戏啊。”

    蔡生意道:“唱戏就唱戏,来这动静干什么?”

    何向东凑合道:“行吧行吧,那就唱吧,您岳母先来了一段。”

    蔡生意问道:“来一什么啊?”

    “唱了一个小曲儿。”何向东张嘴唱道,“一呀一更里啊,有啊有月牙儿,月牙儿照楼台,满脸的愁容等秀才。郎君哥哥多怎才来啊,哪里去吃酒啊,哪里去打牌,哪里贪恋人家的女裙钗,好叫小奴挂在心怀呀~左手解开了纽啊,右手解开了怀……”

    “哈哈哈……”观众爆笑。

    “等会儿。”蔡生意赶紧拦人,他前面都还沉浸在何向东优美的小曲里面呢,结果人家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他差点没给错过。

    他摆手道:“不像话了,要是照您这么唱,他们俩还是有事儿。”

    何向东道:“这是戏文写的吗?”

    蔡生意整个人都不好了:“什么戏啊?唱这种东西?”

    何向东道:“西厢记嘛,这一版不是后来不让唱了嘛。”

    “好嘛。”

    “噫……”观众起哄。

    何向东说道:“我们这都艺术的探讨,老太太还没唱完呢。”

    蔡生意也认命了:“那您接着往下唱吧。”

    何向东唱道:“皓月当空啊,如同白昼啊。有妓女稳坐啊,就在青楼啊,牵着栏杆两泪交流啊。”

    听到这里,观众又笑出来了,不得不说何向东的柳活儿真的让他们很享受,这词儿也很正常,但是放到现在这个语境里面,就太逗了。

    艺界同行们心中也沉了几分,苟启福深出一口气,还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土啊,这人厉害。

    何向东接着唱:“我有心从良啊,跟着那山东哥们走,怕的是天天喝粥啊,一顿一个窝窝头啊。我有心从良啊,跟着那说相声的走,怕的是果蔬市场走批发呀。”

    蔡生意拦了一下何向东:“去,别挨骂了。”

    底响,结束。

    何向东看了一眼上场门,苏生德冲他摇头,演员们还是没有来。何向东微微颔首,心中沉重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