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力捧蔡生意
    蔡生意终归还是有水平也经历过许多实战的演员,经过最初的不适应和紧张之后,现在他的状态就已经恢复正常了,捧哏的功力也显现出来了。

    何向东心头也就放松了许多,不紧张就好,相声演员上台说相声就是要放松,国外喜剧界有一句话叫做“再没有比过火更能扼杀笑声的了”,紧张就是过火的一种,越是刻意观众越是难笑,就是要轻松自在才行,等你相声修炼到聊天就是相声的境界的时候,那时候你的水平就是一代名家了。

    何向东冲着蔡生意连连摆手:“不敢不敢,我不是这种人。”

    “哦,呵呵……”蔡生意冷笑两声。

    何向东讨好道:“跟您没法比,我一外来和尚在本地吃不开,您在本地可是号人物。”

    上台前,他们也没对过活儿,也没本子,蔡生意也不知道何向东要说什么,所以他只能是慎着一点往下捧,说实话,他还从来没这样说过相声,这感觉真的是太刺激了。

    蔡生意也摆了摆手,说道:“称不上,就是一普通人。”

    何向东却道:“不能,你在天津地界上的名气我在北京都听见了,您还有人物字号呢。”

    蔡生意微微有些讶异:“嚯,是嘛,那您给说说。”

    何向东朗声而道:“您是恨天无把恨地无环,代管天津及周边各县的真正大英雄,红桥区果蔬市场一哥蔡生意。”

    蔡生意都惊呆了,脱口而出道:“什么玩意儿?”

    “哈哈哈……”

    “噫……”

    观众又是笑又是起哄,现场气氛十分活跃,委实这名号太有意思了。

    站在舞台下面拍照的记者们也被乐的连照相机都拿不稳了,来的大部分都是天津当地的媒体,向文社是北京来的,现在演出的时候多了一个天津演员上台,他们想不报道都难。

    而看这些人的样子,这个老长老长的名号他们是不会放过的,这样一来,蔡生意这名气可就要打响许多了。

    童文声和郭文强两位老爷子脸上也满是笑意,童文声赞道:“这小何是真不错啊,这可大大捧了小蔡一把了。”

    “是啊。”郭文强感慨地点点头,看着何向东的眼神充满了欣赏之色,心中的那个决定也下的更重了。

    在场坐着的同行们心中滋味万千,艳羡者有之、妒忌者有之、欣赏者亦有之。

    台上的蔡生意则更加窃喜了。

    何向东就没有那么多在意的了,在现在向文社出了状况的情况下,蔡生意还肯上场,这可是帮了他的大忙了,作为回报,何向东肯定是要捧他的,有恩不报可不行。

    何向东看了一眼蔡生意赞道:“您是大英雄。”

    蔡生意道:“别别,您可别胡说了。”

    何向东道:“没有,不过话说过来,我得感谢您。”

    蔡生意疑惑道:“哦?”

    何向东解释道:“您对我有帮场之恩呐,您看您还上到台上来帮衬着我们说相声。”

    蔡生意客气道:“这是应该的,这是同行情谊,帮帮场不算什么的。”

    何向东点点头,轻声嘀咕道:“要是北京那些同行跟你一样就好了。”

    这话一出,全场观众又是大笑,何向东在北京那点破事,都已经传到天津来了,天津观众也是知道这事儿的。

    少马爷听了也是苦笑摇头,何向东说的话他是感触很深的,别看他们马家好像在相声界有几分名气,但那都是虚的,他和他父亲马三爷可没少挨同行暗算。

    台上蔡生意也是一声苦笑,没有回话。

    何向东自己把话头找寻回来了:“您是真好。”

    蔡生意捧道:“您客气,这是应该的。”

    何向东道:“要是我有一天当了皇上,我……我就……我就封你做我的大太子。”

    “噗。”观众笑喷出来。

    蔡生意则是傻了眼了:“啊?我成您儿子了啊?”

    何向东宽慰道:“你是大儿子。”

    蔡生意不满道:“那也不成啊,那我也是儿子啊。”

    何向东道:“等朕死了之后,这江山就是你的了。”

    蔡生意张嘴就是一句:“那你什么时候死啊?”

    “哎?”

    观众乐了。

    这就是蔡生意的捧哏特点,他不会像薛果那样完全是受着来的,他会寻找机会刺回去,属于进攻性捧哏。但是他跟张先生又不一样,张先生嘴太碎了,容易给逗哏的添麻烦,逗哏的要是水平不够都来不了这个,蔡生意话少能捧但会刺人。

    何向东不乐意了:“你要是在这样,朕就不给你封地了。”

    蔡生意讶异道:“还有封地呢?”

    何向东傲娇道:“那是。”

    “哪儿呢。”

    何向东非常骄傲道:“就在天津,京畿重地,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恨天无把恨地无环,代管天津及周边各县,真正的大英雄,红桥区果蔬市场一哥蔡生意。”

    “去,我都大太子了,怎么还卖菜呢。”

    “哈哈哈……”观众都乐的不行了。

    何向东反正是打算在这场商演里面把蔡生意捧出来了,他也在仰头笑着。

    等到观众笑声歇了下去,他才道:“这是你的封地,等朕死了之后,你还是可以登基称帝的。”

    蔡生意道:“哦,我还能当皇上。”

    何向东理所当然道:“那当然,我就把给你传位的诏书写一份藏在乾清宫那块正大光明的牌匾后面,等我死了,你取下来就可以了。”

    蔡生意捧着问道:“这我取了就能当皇上了?”

    何向东点头道:“对,等我驾崩之后,你就坐一个大巴车走京津高速,出来再去买地铁票,坐一号线到紫禁城。”

    蔡生意傻眼了:“你等会儿吧,我这大太子当的也太惨了点吧,坐大巴坐地铁去继承皇位啊?”

    观众都笑的不行了。

    何向东却道:“还不止呢,等到了过了天安门,你再去排队买张票就能进去了。”

    蔡生意都无语了:“我回趟家还买门票啊?还排队?”

    何向东理直气壮道:“废话,你太子你还想加塞是怎么着啊?”

    蔡生意凑合道:“行吧行吧,那就排队吧,遵守秩序是美德。”

    何向东道:“从早上六点排到夜里八点。”

    “啊?排这么久啊?我这皇位还继承不继承了?”

    观众眼泪都笑出来了,现场气氛特别好。

    虽说现场只坐了一半人,但气氛还是非常热烈的,何向东抖出来的每个包袱都响了,这场面就让在坐的某些嘲讽何向东弄虚作假的同行脸色不好看起来了。

    何向东解释道:“那没办法,现在元旦黄金周啊,紫禁城都是旅游的人,都排到前门大街了。”

    蔡生意一拍大腿:“好嘛。”

    何向东道:“一直到夜里八点,终于买着票了。”

    蔡生意松了一口气:“终于能进去了。”

    何向东却道:“晚上休息,不招待游客。”

    “去。”蔡生意大吼一声。

    何向东立马接道:“明早去,一大早就进去了,有票了。一路直奔乾清宫,拿下诏书。”

    蔡生意应道:“终于要当皇上,这都不够累人钱的。”

    何向东道:“诏书上面就写了一句话。”

    “什么?”

    何向东朗声而道:“传朕皇位于大儿,恨天无把恨地无环,代管天津及周边各县,真正的大英雄,红桥区果蔬市场一哥,蔡生意。”

    蔡生意都崩溃了:“一边玩去,没听说过。”

    观众却是笑个不停,起哄声一阵接着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