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四十一章 情利难两相全
    人的一声会面临无数选择,大到人生大事,小到鸡毛蒜皮,人每天都要做选择,哪怕是晚上睡觉都会选择先闭左眼还是先闭右眼,不过,大部分人都是一起闭的。

    选择有轻松的也有艰难的,最艰难的选择无非就是名利和情义之间的选择,这种选择无分对错,但会让人痛苦,无论选择了什么。

    现在的管洪就陷入了这中抉择之中,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向文社的潜力,只要在这时候加入进去,那成名立腕就指日可待了,届时,名利双收就都不算什么了。

    说相声为了什么,混娱乐圈为了什么,除了仅有的那几个饿着肚子也爱艺术的家伙之外,其他人不都是为了名利么。

    人活一世,难逃名利啊。这几人能在不赚钱的情况还能坚持说相声这么多年,可以证明他们是真的喜欢这个,现在又有向文社这个好平台,又能有名利,又能好好说相声,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啊。

    向文社就是给了他们一个把爱好变成职业的机会,真心喜欢这行的人是希望能靠着这个吃饭的,是希望能变成自己职业的。

    管洪也很清楚,只要他加入了向文社他就可以不用去动物园上班了,在园子里面说相声可忙了,可没时间再去动物园坐班了,而且挣得也更多,更关键是能好好说相声。

    我爱说相声,又能靠着说相声赚钱吃饭,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可是自己要是走了,自己这两位兄弟要怎么办?他们该如何自处,当初相声队成立的时候有八个人呢,现在就剩他们仨了,然后现在他这个队长也要走了,就这样抛弃了他们,这样真的好吗?

    管洪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之中。

    何向东也没有出声干扰,就是用手试了试杯子温度,唔,刚刚好,他端起茶杯不慌不忙地啜饮着,眼睛看着窗外景色,惬意自在。

    好半晌之后,管洪说话了,何向东扭头看他,发现这人眼睛里面都有血丝了。

    管洪盯着何向东的眼睛,嘶哑着嗓子说道:“真的就只能有我一个吗?”

    还不等何向东回话,他自己就道:“是了,是了,他们本来就说的不怎么样,你看不上也是正常的。可是这也不怪他们,他们都没拜过师父,都没有正经学过,就我没事教他们一点,他们的本事能好吗?”

    “不怪他们,怪我,都是我没能耐,可他们是真的都喜欢相声啊。这么多年了,他们被无数人嘲笑过,家里人朋友们,都在嘲讽地叫他们相声艺术家,还问他们能挣多少钱,他们到现在女朋友都没找一个。”

    “就是这样他们都坚持了这么多年,如果不是真喜欢相声又怎么会这样做呢,何师哥,这情感您应该是很理解的……”

    何向东放下茶杯,点点头:“我当然懂,既然这么喜欢相声,那就都去吧。”

    “啊?”这回愣住的反倒是管洪了,他前面嘚吧嘚那么半天,就打算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为自己那两位兄弟争取一下的,虽说他心里并不抱半点希望,但试都不试就放弃,这总归是说不过去的。

    可是他这都还没到正题,他连一半话都没说完呢,连请求都没提,结果人家就这么干脆答应了,哎哟卧槽,你要不要这么好说话?

    何向东却是笑了:“行了,向文社就是个说相声的地方,只要是真的喜欢说相声,爱相声的都可以来,本事不行可以学,要是连热爱的态度都没有,那就没得治了。”

    “那两人呢,水平确实一般,也没人好好给他们规整过。这样吧,先到我们那边去,跟着我师叔范文泉好好学,从头学,跟我的那些徒弟一样。”

    “好好。”管洪忙不迭点头,范文泉这可是大角儿啊,有这样的人物教导那两个傻小子,这是他们的造化。

    范文泉现在主管向文社的相声教育,何向东的那些徒弟全都是跟着他在学,当然何向东这个师父也是没有放松过教育的,只要有空他肯定也是会抓的。

    不过他现在太忙了,到处忙到处跑,老范现在基本上是已经不上台了,就管教学了。刚前不久何向东给他买了套房,他还不肯要呢,非要何向东这个钱拿出来建一个相声研习班,他都准备要开学校了。

    相声研习班的事情,何向东答应下来了,打算年后再弄,房子依旧是给了范文泉了,现在就把这两个年轻人交给范文泉拾掇去吧,也算是他给研习班添砖加瓦了。

    何向东对管洪继续道:“丑话我说在前头啊,他们的水平要是没到程度,我可是不会让他们上场的,这一点你最好跟他们说清楚。”

    管洪满口答应道:“这您放心,这是一定的。”

    何向东道:“我们行内的规矩你也懂,学艺期间,是没有收入的,但是我们管饭,等到哪一天他能上场了,那再另外算钱。”

    管洪回道:“好,我们反正现在说相声也不挣钱,说的钱都还不够一顿午饭呢,这都是亏本的,去向文社是学本事去了,哪能谈钱。”

    何向东点点头:“嗯,那就好,反正你跟他们说一声,要是想去我就等你们,你自己也考虑考虑吧。”

    管洪真心实意道:“嗯,好,谢谢谢谢。”

    何向东摆摆手:“不用道谢,愿意好好说相声比什么都强,自古情利难两相全,那时候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都会让人腻歪,所以这决定还是不做的好。”

    ……

    管洪这边的结果自然是明显的,他们都愿意去向文社,何向东也放心了不少,至少为分社弄来了一个好演员。

    搞定这边的事情之后,天津商演的门票也开始出售了,毕竟向文社在天津的影响力还是有限的,这票并没有太好卖,可不像是在北京那么红火。

    但时日一长,这两千张票还是给卖完了,何向东也松了口气,票房没问题,这商演也就成功了大半了。

    可是就连何向东自己都没想到在天津这场商演居然会险象环生到那样一个地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