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四十章 我要你
    管洪的捧哏水平不错,而且这人经得住场面,那小愣头青已经慌了神了,可他却还是一副镇定的模样,依然捧得非常出色。

    这也何向东对他的满意多加了几分,相声演员在台上会遇到无数情况,如果容易被台下影响,那这相声就没法说了。

    何向东到现在都还记得他们这个相声班子的名字,叫光逗不乐相声队,这名字是有够衰的。当初都还有六七个人呢,现在就只剩下三个了。

    瞧着这三个年轻人在台上说相声,何向东心中也有感慨,现在相声这碗饭是真不好吃啊,他们也就是周末过来当个业余爱好罢了,靠这个吃饭是不行的。

    不过这三个人也就只有管洪能瞧,其他两人的水平是真的不够,一看就知道是没有正经学过的,没有个明白人给他们好好规整过。

    何向东把目光再度落在管洪那个庞大的身影之上,面露思索。

    ……

    相声总算是说完了,那些大爷们也纷纷起哄说让何向东上去说一段,茶馆小伙计也是一脸期待的样子。

    四方茶馆就是因为和向文社合作,所以现在生意才会这么红火的,茶馆行当这些老板们都夸邱武宇好眼光呢。

    如果万一何向东把向文社分社开到这家茶馆来,那到时候……小伙计已经浮想联翩了,可是看看眼前稀稀落落坐着的几个大爷,他又叹了一口气,闹心啊。

    何向东还是没有答应大爷们的请求,这是别人的场子,人家演员都在这儿呢,自己上台说相声算是怎么回事,这属于砸窑,在行内是大忌。

    非得是人家来请你帮忙演出了,这叫帮场,你过去了是给人家站脚助威帮忙去了,这是可以的,也是美德。

    演出结束之后,那边那三人都挺不好意思的,尤其是那愣头青,一个劲儿尴尬地笑着。

    何向东看着管洪,笑了一声,说道:“这都快中午了,要不咱一起吃个饭?”

    愣头青抢着道:“好呀,吃饭好呀,你想吃点啥?”

    何向东笑着说:“我都行啊,就在旁边找一小馆子,随便吃点就行,卤煮啊或者炸酱面都可以。”

    管洪抿抿嘴,对愣头青说道:“小高,你和方方去老季火锅排队等位子吧,我跟何老师说几句话。”

    愣头青不愧是愣头青,这都好几年过去了,这小子还是一副傻乎乎的样子,他当时就说道:“说什么话啊,怎么还不能让我们知道啊?”

    管洪一把就把这愣小子推开了,没好气骂道:“一边玩去。”

    愣头青还郁闷不已呢,自己都没法听他们的私密谈话了,这帮人里面的另一个叫方方的人就稳重多了,知道他们有事情要谈,就拉着愣头青走开了。

    何向东和管洪就在茶馆里面找了一个角落靠窗的位置,这里安静,伙计重新上了茶,何向东让他来了壶高的,高的就是好的的意思,这是经常泡茶馆的人才懂的规矩。

    管洪就坐在何向东对面,这人太胖了,他往下一坐,椅子就没影了,被他庞大的身躯给挡住了,看起来就像是这人在练习扎马步似得,扎的那叫一个稳当啊。

    何向东饶有兴趣看了好久,就是他手上没照相机啊,这要是拍下来,一定超有意思。

    管洪发现自己现在住在面对何向东的时候竟有些局促,又发现对方老是盯着自己看,他便更加紧张了起来,心头都微微有些慌乱了。

    毕竟他对面坐着的就是现在最当红的相声演员啊,而且这人身上还有那么多的传奇色彩,这怎么能让他不紧张呢。

    何向东倒是也没说话,等伙计把茶壶端上来,他先给管洪倒了杯茶水,送过去说:“来,喝茶。”

    管洪赶忙用双手去接,嘴里连声说道:“哎,谢谢谢谢。”

    “嗯。”何向东应了一声,也给自己倒了起来。

    管洪看着何向东倒茶的动作,嘴里发问:“额,何老师,您今天是特地过来的吧?”

    何向东没抬头,就说:“对,我就特地过来看看你们。”

    管洪非常客气道:“哎,您多批评。”

    何向东把茶壶放好了,笑着说道:“你甭客气,没什么批评不批评的,咱俩是同辈人,你要不介意我长你几岁呢,你叫一声师哥就行。”

    管洪微笑道:“何师哥……”

    何向东笑着点点头:“嗯,你这边说相声怎么样啊?”

    管洪有些不好意思:“还能怎么样啊,就您瞧得这样呗,反正也不挣钱,就当一个业余爱好呗。”

    何向东道:“那你们还能坚持这么些年,挺好。”

    管洪道:“就是喜欢,反正我们都有工作,也不指着这个吃饭,就周末放假来说说。”

    何向东听着管洪在说话,又用手试了试茶杯的水温,发现还是烫的厉害,遂放弃,他道:“说相声就得能挣钱才行,挣不了钱的相声可长久不了。”

    管洪神色有些黯然:“理儿是这个理儿,但是现在行业不景气,说相声能赚钱的可真不多,北京城好几家相声园子,也就您的向文社挣得厉害。”

    说到这里,管洪心里头有些犯腻味,当初何向东还邀请过他呢,让他自己留在向文社一起搭班演出,可是那时候他们这帮毛头小子实在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等真正出来了,他们才发现要靠说相声挣钱太难了,到外面随便翻几个垃圾桶,捡点破烂挣得都比他们多啊,他们说这玩意儿还不够丢人钱的。

    梦想和现实是两回事,一旦梦想换不了钱,嘲笑就会随之而来,他们相声队就有好些人经受不住家人朋友各种嘲讽,才退了回家的,能一路坚持下来的也就他们三个人而已。

    何向东主动把话题引了过来:“向文社现在是还行,但是缺陷也很明显,就是缺人啊,缺那种能真正上台演出的人,明年我们就要开分社了,现在演员都找不齐呢。”

    这话一出,管洪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何向东看着管洪的胖脸,温和笑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向文社来说相声啊?”

    管洪胖脸上露出了惊讶和惊喜之色,现在的向文社可是块抢手的饽饽啊。现在就向文社能赚钱,而且福利也好,前景也好,这个时候加入向文社是最好的时机。

    因为现在人少,资源多,何向东作为班主也愿意捧下面的人,现在向文社在的那几位演员在北京都已经很有名气了。

    这可是最好的时候啊,不然等向文社壮大之后,他们就没那么容易出头了。所以现在好多相声演员都想加入向文社,其中就不乏许多前辈高手。

    刚前几天愣头青还说想去向文社试试看呢,说不定能去里面说相声,结果他一句话没说完,就被管洪一脚踹开了,向文社现在那么红,那么多人抢着进去,哪会轮到你这个毛头小子。

    那话现在都还在耳朵边上萦绕呢,结果好家伙,这才过了几天啊,人家居然主动找上门来了,那些前辈高人也没这个待遇吧?

    管洪真的是惊喜莫名了,肥胖的脸上神色变换的厉害。

    何向东只是笑盈盈看着他。

    管洪眼珠子都放光了,道:“哎呀,哎呀,我这……我这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得把这好消息告诉小高他们去。”

    何向东赶紧伸手压了压,说道:“我就要你一个。”

    管洪瞬时笑容凝固在脸上,愣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