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鬼见李逵
    尴尬啊,没见过这么尴尬的,管洪脸都臊红了,话都说不出来了。那瘦瘦的愣头青也是如此,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何向东只是脸上带着笑容,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

    刚刚愣头青说的那个迎门包袱是何向东的,何向东基本上每场演出都会说这个包袱的,这都已经变成是他个人专属的了,都打上他的个人标签了。

    自从何向东走红之后,他们也经常听他的相声,也想起来这人就是他们当年在四方茶馆里面比试的那个对手了。

    当年一别之后,谁能想到这人现在居然会红成这个样子,真是世事难料啊。愣头青他们也挺兴奋的,说何向东是目前最当红的相声演员也不为过。

    而他们当年还跟何向东干过仗,这说出去多有面子啊。他们倒是一点都不妒忌何向东,因为完全妒忌不上啊,这都不是一层面上的,何向东一场商演票房过百万的,他们说一场相声到自己手上才几块钱,这能比吗?

    既然完全没有可比性,妒忌也就不存在了,妒忌只发生在差距不大的双方身上,像他们这样的云泥之别,没有妒忌,只有崇拜。

    何向东跟他们一样都是民间艺人出身,人家现在取得了这么大成绩,这岂不说他们未来也有可能如此,这是一件多么振奋人心的事啊。

    所以在他们说相声的时候,愣头青就非常喜欢用一些何向东的包袱,也会拿何向东抓哏砸挂,乐在其中,今天一开场他们也是一样,愣头青随手就抓了一个何向东的迎门包袱,本来是他们是打算用这个包袱逗闷子的。

    结果好家伙,人家正主儿就坐在下面。

    这就好尴尬了。

    李鬼撞见李逵了,完了完了,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何向东的突然到访啊。

    相声演员拿人找包袱砸挂,也是有讲究的,不是说谁都可以。这个对象必定得是同行,不能是外人,尤其不能是观众。

    因为怕惹人家不高兴,你说拿人找包袱,有些人是开不起这个玩笑的,这就容易引起纠纷了,所以行规就出来了。

    但是同行就没关系了,不是说你拿人家开玩笑人家就一点不介意,只是你没有资格去介意罢了,你吃的就是这碗饭,你应的就是这个差事,你挣得就是这份钱,所以你就得遭这个罪,这是职业要求,跟工地扛活晒太阳是一个道理。

    不过这里面也有细分,就是找包袱的对象一般是自己认识的亲近的人,见都没见过,聊都没聊过的,你突然拿人家找包袱,这就有点不像话了。

    所以这愣头青还有管洪尴尬就尴尬在这里了,平时何向东不在的时候,他们还是说的挺欢的,这回人来了,他们却哑火了。

    那尴尬劲儿就别提了。

    何向东只是嘴角噙着笑意,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也不说话。

    还是胖子回过神的快,不管台下坐着的是谁,但是既然上了台,就不能让自己死在台上,要死也得去台下死去。

    胖子管洪拉了愣头青一把:“你行了吧,这都别人的东西,别瞎用啊。”

    愣头青都快哭了,委屈道:“我也不想用啊。”

    管洪张嘴就是一句:“那还谁逼你了啊?”

    愣头青看着何向东,眼泪水都快下来了:“我也不知道人家正主儿就在这儿啊,我都快吓尿了。”

    管洪都接不下去了。

    坐着的这些老大爷也有些疑惑,纷纷对视,脑子一下子没转过弯来。要不怎么说还是年轻人脑子快了,那坐在一边的年轻小伙计一下子就把目光注视在刚刚来的那个人身上了。

    用疑惑和思索的目光看着新来这人,从来人胖乎乎脸上来回看到第四遍的时候,他才猛然惊醒。

    “哎哟哦豁。”小伙计蹭的一下子就站起来了,眼珠子瞪着何向东就不放开了。

    那些大爷们也纷纷责怪呢:“干什么,瞎叫什么,被开水烫着了还是怎么着了?”

    小伙计压根没理他们,他看着何向东都傻了眼了,这是明星啊,哎哟呵,可了不得了,茶馆来明星了。

    何向东对着台上俩人笑着喊道:“没事,大胆说吧,我们这儿还给了钱的呢,这算花钱请你说了。”

    大爷们纷纷扭头看何向东,这回终于有人认出来了:“哟,这不说相声的那何向东嘛。”

    “哟,您怎么在这儿呢。”

    “哎哟呵,我还每晚都听您相声呢,居然没认出您来。”

    何向东也是仰头在笑,他从来没把自己当成明星看过,出门也就大大方方出门了,弄什么口罩,带什么墨镜啊,到了茶馆他也就点了一壶高沫,和大家一起听相声了。

    委实何向东红的时间太短了,好些人都没反应过来呢,这里就有好几位大爷爱听何向东的相声,可是何向东坐在他们身边,他们愣是没认出来。

    何向东也很和煦地笑笑,对着众人说道:“哎,谢谢,谢谢您诸位,多捧了多捧了,咱们先好好听相声好吗?待会儿咱们再聊啊。”

    毕竟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就算是看见明星了,他们也不会像小年轻那么激动,顶多多看两眼就是了。

    茶馆伙计可是个小年轻,这年头手机还没法拍照呢,他也没照相机,不能和何向东合影留念。于是,他就赶紧去柜台那边拿了张纸,请何向东签了个名,何向东还特地问了小伙计的名字,还给他写了一句小赠言,小伙计幸福地快要晕过去了。

    他对何向东的回报就是各种瓜果点心伺候,知道何向东喜欢喝高沫,他还特地包了一小包花茶的高沫送给何向东,说是他请的,何向东哈哈一笑也就道谢收下了。

    台下挺欢乐的,台上那帮小子可都没怎么见过世面,台下一下子坐了这么一位大高手,他们全都紧张起来了,尤其是那瘦瘦的愣头青,因为前面用何向东包袱被抓个正着,这会儿心里都羞臊的不行了,所以他的相声说的是云里雾里的,何向东都替他心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