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夫妻夜话
    何向东现在和北京台正是蜜月期,双方合作很好,台领导也非常看重何向东这个人,在各个方面都给予了很多的便利和帮助。

    向文社的商演也是北京台全程录制的,剪辑完了之后也在万象归春的节目上播出了一下,在京城台的文艺频道上更是经常滚动播出。

    只不过这里所有的相声都是经过大量删减的,一段相声顶多也就二十分钟时间,这还是何向东努力之后的成果呢。

    所以电视是传播相声的最好的媒介,但是电视上的相声的精彩程度是远不如小剧场里面的。

    何向东和向文社借助京城台这个平台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短短不到一年时间,何向东在北京的知名度已经相当高了,随着广播电视把向文社的相声送进前家万户之后,北京城无数人都想着去向文社的小剧场里面听场相声。

    就是老买不着票,说实话现在票价也就二三十一张,真的不算贵,也就几斤猪肉的价钱,但是这种低价票太难买到了,黄牛那里的高价票他们又不舍得。

    刚前些日子北京城里一老太太过八十大寿,人家老太太的生日愿望就是想听一场向文社的相声,这么大年纪的老太太都发话了,家里人肯定是要满足啊。

    孝子贤孙找了个周末,天没亮就去排队了,他们倒是知道向文社票卖的火热,兜里揣俩烧饼当早饭,就等着票房上班买票了。

    还真别说,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他们买到了,可惜啊,是一个星期以后的,而老太太的生日就在明天了。

    这爷俩差点眼泪没下来。

    向文社的票太火了,票房能打印七天之内的票,所以你要想看某一天的票,不好意思,请提前一个礼拜去买吧,不然是买不到的,多绝望。

    这爷俩差点没哭出来,白费功夫嘛,这不是。但是老太太过寿,又不忍心拂了老太太的意,本来都打算花高价去买黄牛票了。

    可是运气好的他们居然遇上了前来采访向文社的报社记者,记者一问就知道这是个绝好的报道题材了,大喜。采访之后,就把这爷俩领到后台去见何向东了。

    何向东得知之后也是一笑,但是空座儿也没了啊,就在舞台上给他们留出了点空地儿,得,坐台上吧。

    那家人经济条件也不是太好,可不舍得买黄牛票,坐台上就坐台上吧,还能瞧得真切。

    开演那天,何向东还让人给老太太搬了张软和的椅子来,他还鼓捣着大伙儿给老人家唱了个生日歌,众人尽欢,老太太咧着没牙的嘴乐的不行。

    这事儿经媒体报道后,也成为了一桩美谈,向文社名气更上一层楼。

    其实很多艺人是不会去管粉丝的生日的,或者其他的私人要求,因为你一旦满足了这一个,那其他人怎么办,以后你所有的表演人家都让你唱生日歌怎么办,那么多人肯定有过生日的,那你唱是不唱啊?

    艺人也会难办的。

    但是对何向东而言,他想的就没那么多了,反正观众都是自己的衣食父母,不就是过个寿,遇上了,说两句吉祥话也就得了,每场说点也不算什么,想那么多干嘛。

    纯粹的艺人,纯粹的思想。

    ……

    自从上次商演捣乱事件发生之后,蔡国强和刘卫东他们已经偃旗息鼓好久了,至于赵峰华,这家伙已经被人人喊打了,委实是做事情太下作了,让人瞧不起。

    严小华反而是好了许多,一直在家反省,倒是也没沦落到人人喊打的地步,可见这年头有个好爹还是相当重要的。

    至于黄高柏和李远功两人,他们早就不敢和何向东对着干了,何向东和向文社的气势太盛了,他们已经连何向东的项背都望不到了,也就绝了和人家作对的心思了。

    再说他们还在侯三爷手底下做事呢,就他们这点本事,他们可没有去闯荡民间的勇气,所以他们还是要注意点的,端好手上这铁饭碗最重要。

    文工团那边的人尤其感慨,这才过去几年啊,当初在团里面的那个毛头小子居然成长到今天这样一个地步了,真是谁都没想到。

    当初退团的时候,大家伙儿都以为这小子是要完蛋了,结果现在人家的民间草台班子居然已经不比他们这个国有大团差了。

    甚至说他的草台班子的风头一力压下了北京城里这么多的国有大团,真是没话说了。

    ……

    对何向东而言,向文社走红之后,他的事情也多了起来,现在就有不少人上杆子要加入向文社的,也还有那么多观众买不到向文社的门票,何向东也一直在想着要开分社的事情。

    开分社容易,可是招成熟合适的演员难啊,体制内的演员好多都不适合民间说相声的环境,他们说不了卖钱的玩艺儿,民间的有好多人自身本事也不济,一时半会都上不了,这都需要好好拾掇拾掇。

    何向东很头疼,人才难得啊。

    家里,田佳妮也在跟何向东说向文社的事情,何向东很忙,大白天都没多少时间,也只能是抽晚上说了,反正是夫妻,倒是也方便。

    田佳妮靠在床上,这还是前不久新买的席梦思大床,田佳妮调解了一下床上靠背,好让自己靠的更舒服一点,然后道:“哎,我说,演员跑穴的事情你就真的不打算管了?”

    这事儿,他们争论过很多次了,田佳妮的意思是这些演员都是向文社的员工,接私活这种事情肯定是不好的,他们是顶着向文社演员的名头出去的,顶着公司的名头给自己捞钱,没这个理儿的啊,到时候演砸了坏的是公司名声。

    向文社是一家相声社团,可也是一家经纪公司,任何一家经纪公司都不会允许旗下演员乱接私活儿的。你出去的至少要跟公司说一声,所有的演出都要公司批准才行。

    反正田佳妮就是这么想的。

    何向东往下一抻,整个人就躺倒在床上了,舒服地发出一声呻吟:“管那么多干嘛呢,出来卖艺就是为了赚钱嘛,不影响正常演出就行。”

    田佳妮都无语了,一指头戳在何向东脑门上:“你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