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三十章 猪队友
    商演一直演到了凌晨才结束,观众的热情一点都没消退,何向东和张文海攒底的相声更是成为经典,是一段可以反复听的相声,多少辛酸泪,都付笑谈中。

    演出结束之后,媒体自然是不遗余力的报道了,这次报道的口径相当一致,全都是在谈论何向东攒底的相声的事情,而且全都是大肆赞扬。没办法,到场的记者也全都被何向东给感染了,没到场的也搞不出什么新‘花’样来。

    但是他们没太敢在相声本质上做什么文章,因为现在要求的宣传口径,包括主流的价值观都是要求相声要有教育或者讽刺意义的,单纯追求搞笑可不行。

    所以说何向东目前的观点还是很离经叛道的,也是不被主流所认可的,但是他却被观众认可了,这对何向东来说足够了。

    开场捣‘乱’的事情也被媒体报道出来了,再加上何向东在最后攒底的节目上泣血痛指,这一次舆论的力量全都目标一致了,所有人都站在了何向东一边。

    何向东就仅仅只是一个爱相声的相声艺人而已,他就是想让相声好好传承下去罢了,为了这个目标,他宁愿饿着肚子,也要搞向文社,张文海宁愿不要养老也要加入进来。

    这份‘精’神多感人啊,他们为了相声付出了多少啊。现在好不容易有点成绩了,就有那么多人跳出来打压,什么人啊,那些跳出来的人他们为相声做出了什么啊,就敢这样横加指责?

    见不得别人好是不是?

    要是单纯骂战,还可以说是对相声艺术的理念不同,但是你跑到人家商演上捣‘乱’又算是怎么回事啊?

    这一次,刘卫东还有蔡国强瞬间便被舆论碾压了。

    还有相声界的前辈们都坐不住了,电话都打到蔡国强还有刘卫东家里了,向文社的商演对现在的相声界意义深远啊,你们就算对他再有意见也不能在人家商演上捣‘乱’吧,这也太没品了吧。

    不仅是相声界,北京的曲艺界也是如此,就连曲协开会的时候都谈到了这件事情,蔡国强和刘卫东瞬间便成了众矢之的了。

    他们冤呐。

    蔡国强都已经说停止一切行动了,暂时别动向文社了,刘卫东也是这个意思,可是千算万算,谁知道赵峰华他们根本不听啊,还跑到别人商演上去捣‘乱’。

    蔡国强还有刘卫东这回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没办法,这个锅他们是背定了。有同行在剧场里面还见到赵峰华还有严小华了,前段时间他们打得那么狠,现在又跑去人家商演上,你说你是去捧场的,谁他妈信啊?

    而且赵峰华的师父就是刘卫东,刘卫东刚前几天还在报纸上骂何向东呢,蔡国强也是一样,你敢说让赵峰华去何向东商演上捣‘乱’这事儿不是你们两个人指使的?你说不是,谁信啊,就这两个家伙敢有这种胆子?

    现在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是蔡国强和刘卫东指使的,可曲艺界又不是法院,人家不讲证据啊,心里认为是你,那肯定就是你了,没跑了。

    蔡国强还有刘卫东都快哭了,这段时间可没少挨骂。别看人家蔡国强位高权重的,前辈们骂他他还是得受着。一来年纪辈分在这儿,人家是长辈;二来呢,这些人早就退休了,蔡国强也管不着人家,人家早就无所畏惧了,你能怎么着吧。

    至于刘卫东,刘卫东就更惨了,蔡国强好歹是位高权重,别人还得顾忌点影响,不愿意太得罪他,但刘卫东就不一样了,他就是一个经常自吹自擂的表演艺术家啊。

    没本事还没什么地位,名气倒是有一些,但这个不管用,而且赵峰华还是他的弟子,他弟子都跑去捣‘乱’了,这师父还能讨的了好吗?

    于是,人民表演艺术家刘卫东同志一个人就扛了大部分火力,差点没被轰成了渣渣。

    关键这事儿他们还没法解释,别人也不信啊,谁让他们之前下场‘肉’搏的,而且去捣‘乱’的还是他们的晚辈。

    这个锅他们是拿不下来了。

    也得亏现在是新社会,相声界的江湖习气被消耗的差不多了,辈分师‘门’观念也看的不重了。

    这要是在旧社会,刘卫东和蔡国强被这么多老前辈们批评围攻,他们就不用活了,相声这个饭碗他们恐怕都端不了了。

    那年间的江湖可是大辈儿说了算的,现在大辈儿也就只能是骂骂闲街了,还不敢大声骂,如果人家不鸟他们,他们骂了也是白骂。

    ……

    刘卫东和蔡国强算是受了大委屈了,赵峰华自然就更加悲剧了,唉,怎一个惨字了得啊。

    赵峰华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愣是挨了刘卫东一记大耳刮子,在刘卫东的愤怒咆哮中被赶出了‘门’。

    站在凄风冷雨里面,赵峰华眼泪和雨水‘混’在了一起,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啊。

    委屈啊,就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他都一把年纪了,脸皮还被人狠狠踩在了脚下。

    他只是一时气不过,才过去捣‘乱’的,谁知道事情变成了这样啊。悔啊,他悔的肠子都青了,蹲在街头,任雨淋湿。

    恐怕相声这行他以后都不好‘混’了,他自己也懊恼啊,当时怎么脑子‘抽’了走了这么一步昏棋啊。

    现在整个相声界都知道这件事情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卑鄙小人了,去人家演出上捣‘乱’,没有这么下作的,完了,再没有人会看得起他了。

    而且何向东最后的攒底的相声太厉害了,这是一定会成为经典之作的,也一定会被无数人观看和讨论的,恰恰这段相声的表演背景就是他去人家演出上捣‘乱’。

    只要谈到这段相声,这件事情是躲不了的,他赵峰华也是躲不了的,完了,这下全完了,这次是真的要被钉在耻辱柱上,被所有人唾弃了。

    赵峰华躺在街头雨水中,眼往乌黑天空,面‘色’苍白如纸。

    严小华日子也不好过,严亮这次是动了真火了,把严小华禁足家中,到现在都还没放出来。

    ……

    京城,蔡家。

    蔡国强和刘卫东在客厅里面‘抽’了好几包烟了,到处都是浓烟,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蔡国强的保姆和爱人都躲出‘门’了,家里是真待不了了。

    他们最近可真是郁闷极了,被赵峰华这个蠢蛋连累到心累了,他们都活了大半辈子了,就没见过这么蠢得人,真是服了。

    “老蔡啊。”刘卫东长吐一口烟,最近他都憔悴了许多,声音也变得有些嘶哑。

    蔡国强狠狠嘬了一口烟,一边喷烟一边说:“你别说话,我什么都不想听。”

    刘卫东面‘色’一滞,长叹一声,默然无语。

    这时候,丁以群匆匆进来了,他是蔡国强的徒弟,也是那几个蠢蛋里面的唯一一个聪明人,他神‘色’凝重,进来就说:“师父,不好了,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