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太平年
    “不好了,出事了。”

    “不好了,观众有人闹事了。”

    “观众席上闹起来了。”

    ……

    向社的演员们是都上台了,可是后台还有人呢,北京曲艺界好多前辈都还在后台待着呢,侯三爷这些人也还在,王弥苇和张阔如这两位镇山宝,也都还在呢。

    包括向社的行政团队还有环天传媒的人,大家都在后台忙碌着呢,剧场里面一出事,后台就得到消息了。

    侯三爷当时就道:“走,过去看看。”

    一众前辈纷纷跑到了上场门下场门这边看现场的情况。

    乔宇也马上道:“让我们的人赶紧去看看,看看是哪些人在捣乱,按照预案来处理。”

    两家的团队也动起来了。

    反倒是张阔如和王弥苇这两位老爷子最不慌了,尤其是王弥苇,老头儿还在逗小何玩呢,你看看……

    他们太清楚何向东的本事了,他们自己也吃过见过,观众闹点事情不算什么,他何向东要是连这点平事儿的能力都没有,那他这商演也甭办了。

    今天剧场里面也来了不少媒体记者,他们一见这场景也都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台上,向社一众演员面色都变了,尤其是何向东的那些徒弟,他们哪儿见过这个啊,当时就慌了神了。

    何向东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冷眼观瞧这乱糟糟的现场。

    观众席上现在可是有够乱的,有不少人在乱喊捣乱;也有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跟着起哄瞎喊的;还有那受不了这吵乱环境的,出声吼骂的;当然也有让大家安静好好看演出的……

    怎一个乱字了得啊。

    台上众人相互看看,再都把目光齐聚何向东身上,他是班主,现在又站在台上,这种情况肯定是要他处理的。

    后台上下场门的艺界前辈们面色也沉了下来,曲艺界好不容易做了一场不赔钱的商演,还没高兴多久呢,好家伙,这才刚一开场就闹出这么大事情。

    到底生什么了?

    其他行当的人不清楚,侯三爷这几位相声行内部人士心里怎么会不知道啊,瞧着架势很明显是有人在故意捣乱啊,至于是谁,这还需要问吗?

    本来以为他们只是在报纸上骂骂街,打压一下罢了,谁知道他们居然还跑到了剧场里面来捣乱了,这也太下作了吧。

    “无耻之极。”楚城含愤而骂。

    “不识大体,下作之极,一帮败类。”这话是侯三爷骂的。

    “不行,我忍不住火了。”楚城撸着袖子就想去台上帮忙,有些话何向东不好说,说了容易惹事,他楚城可不怕,他都快退休了,早就无所畏惧了。

    张宝老爷子也在,老爷子一把就抓住了楚城,说道:“老实呆着,你干嘛呢,毛毛躁躁的。”

    楚城急道:“可是现在台下这么乱,我们难道就这样干看着他们捣乱啊?”

    张宝老爷子沉声说道:“行了,沉着点气,一把年纪的人了,养气的功夫怎么还这么差,让那小子自己去处理,你现在上去算是怎么回事啊?”

    楚城满心的郁闷:“老爷子,您说说,您看看,向社能办商演这对我们相声来说是一件多好的事情啊,您再看看那帮人,他们都干什么了啊,连在演出上捣乱这种事情都干的出来,有这么下作的吗,还要不要脸了?”

    张宝脸色也阴沉下来了,冷声说道:“这些人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

    台上,何向东沉着脸,冷眼看着现场,一直未说话,过了半晌,那些人见何向东一直瞧着他们,但是也不说话,他们的声音反而渐渐小了下来。

    这时候何向东提气起来,声音打远而出,把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送到现场每一位观众的耳朵里面,这是真功夫:“诸位,如果是我们向社的观众,就请你们安静下来,让那些捣乱的人现出原形,我今天倒要看看是谁在我们演出上捣乱。”

    这话一出,每一个观众都听清了,现场顿时便安静了下来,众人也都狐疑地四处看着,那些捣乱的人也不敢说话了,生怕成为众矢之的。

    现场是安静下来了,可是何向东心中却是怒火滔天,欺人太甚了,他们在外界骂街也就算了,还捣乱捣到自己演出上。

    这可是业内大忌啊,相声艺人讲究的就是戏比天大,就算家里死人了,也得把演出演完才能回家奔丧去,演出就是艺人的天。

    可现在他们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来搞破坏,这都跑到人家家里来砸饭碗了,这可是不死不休的大仇啊。

    何向东怒目而视:“我们向社只是一群民间的草根艺人,没什么势力没什么本事,只想好好给观众说相声,仅此而已,你们至于如此苦苦相逼吗?还跑到我们演出上来捣乱,我知道你们是谁,你们有种现在就给我站出来,让我看看都来了哪几位老朋友。”

    “好。”来的观众绝大多数都是支持向社的,听了何向东这一番痛骂之后,他们全都用鼓掌来支持何向东。

    何向东接着道:“开场小唱是我们相声十二门功课之一,也是重大演出必唱的东西,想捣乱是吧,接下来这个曲牌就送给你们。”

    “来,太平年。”

    台上演员纷纷一愣,太平年?这个曲牌之前是没有对过的,新活儿吗?

    何向东目光泛着冷意,把扇子拿在手上,戏架子使出来,张嘴而唱,调门极高:“诸位老少爷们,寻到了茶馆来,请捧的向社这块金字招牌,看西山到北海谈狐说怪。”

    一声而出,观众都惊了,这调门,这是真卖力气啊。

    演员们马上反应过来,合苏齐唱:“太平年。”

    何向东接着唱:“谁艺高哪个糊弄,大伙儿心里明白。”

    众人再合苏:“年太平。”

    “好……”观众嘶吼着叫好,那些捣乱的家伙脸色都变了,短短两句唱,观众就已经全都归心了,这时候他们要是再捣乱,恐怕真的要被现场观众撕吧了。

    后台前辈们纷纷对视,疑惑不已。

    张宝老爷子还问:“他这是什么时候写的?”

    侯三爷摇头:“不知道,从来没听到过啊。”

    楚城问:“这总不会是他刚编出来的吧?”

    “不会吧。”石先生说着,却又摇了摇头:“还真说不好。”

    台上,何向东还在唱:“大清朝一倒铁杆的庄稼埋,老前辈明了相声江湖引笑来,张三禄穷不怕音容犹在。”

    “太平年。”

    何向东唱:“长江水后浪就把那前浪推起来。”

    “年太平。”

    何向东再唱:“说了声传统相声,骂声响起来。你们他妈会狗屁,一辈子巧安排。这年头真真假假难分好坏。”

    “太平年。”

    “装什么大尾巴狼啊,这是你的大不该。”

    “年太平。”

    “好。”现场气氛被何向东这曲子鼓动起来了,全场观众都义愤填膺了。

    后台前辈也是一惊,你还真敢唱啊。

    现场媒体也都激动起来了,他们是真的要把何向东封为他们的祖师爷了,太赏饭了,每次来向社都能弄到大新闻。

    至于捣乱的那几位主儿,脸都白了。

    何向东再唱:“也别说高山流水登什么大舞台,也别说下里巴人茶馆的小舞台,哪怕你帝王将相也得来点痛快。”

    “太平年。”

    何向东拱手而唱:“愿诸位合家欢乐,笑口常开啊。”

    “年太平。”

    “好……”观众掌声起,久久不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