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二十三章 捣乱
    时间一点点逼近七点钟,观众也陆陆续续进场就坐了,跟着门票找到自己的位置。

    舞台上的装台也都完成了,就是按照传统的相声园子那样装的,大背景是向文社的招牌,跟向文社的小剧场舞台没有太大区别,就是大了一些,豪华了一些,精美了一些。

    后台,演员们也纷纷换好了大褂,每人手上都拿着三支清香,何向东站在最前,后面向文社的演员们依次站着,最前方放着的是一座神像,这神像便是相声一门的祖师爷东方朔。

    相声老祖是穷不怕,普遍认为是他创造了相声,所以被人奉为了鼻祖。但是祖师爷跟鼻祖不是一个概念,旧社会时期艺人们的社会地位很低所以一般都会奉一个比较厉害的历史人物为祖师爷,以此来提高他们的地位。

    相声是奉了东方朔为祖师爷,而梨园行则是奉唐明皇为祖师爷,评书一门是奉周庄王为祖师爷,道理都是一样的。

    以前在旧社会时期,相声园子里面初一十五或者要办大型演出的时候,是一定要祭拜祖师爷的,求祖师爷庇佑,赏他们这些艺人饭吃,其他行当也一样。

    新中国后,这些传统习惯就被当成是糟粕打掉了,也没人搞祭拜祖师爷这种事情了,不过向文社还是继承下了这个习惯。

    今日是向文社的第一次商演,何向东便带领了向文社众人开始祭拜祖师爷了。

    侯三爷、石先生、楚城还有到后台来看望向文社的相声大腕儿们也都纷纷拿香在手,就连王弥苇老爷子也是如此,东方朔是他们这个行当的祖师爷,给祖师爷奉香是应该的。

    何向东是向文社的班主,所以他站在最前,也是他带着所有人祭拜,其他人就算是辈分比何向东高,也得要站在他后面。

    旁边其他艺界前辈,也在观礼。

    何向东表情肃穆,手执清香,面相神像,朗声言道:“向文社创社至今已八年有余,承蒙祖师爷庇佑,我向文社方有如今。今日乃我向文社初次商演,求祖师爷庇佑我们一切顺利,奉上清香,以表诚心,愿祖师爷佑我相声人。”

    众人齐声喊道:“愿祖师爷庇佑。”

    随即三拜而下,插香入炉。

    祭拜完成,何向东对众人说道:“好了,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该做的准备也都早就准备好了,都是老演员了,其他的话我也不用多说了,等会儿在台上好好演就是了。好,都散了吧。”

    众人点头散去。

    ……

    七点整,剧场内座无虚席,这种商演可就不像向文社的小剧场那么随意了,向文社小剧场要是座位不够还可以拿小凳子坐在过道里面,这里就不行了,只能是按照座位坐。

    大胖子终究还是没有买票进来,他在门口长叹一声,很是欣慰也很是落寞,转身便离开了。

    这一次商演的主持人是大彭,商演的相声也会放在电视台和广播上播出的,所以两家的录制组都过来了。

    大彭也来客串主持人,帮着向文社做一做主持工作,只不过他这个主持人要在后面上场,最先的一个小节目是相声大会的门柳儿。

    乐师们拿着笙管笛箫坐在了一旁,随着舞台的灯打开,乐队奏乐,演员们上场了。

    最先走出来的是何向东新收的两个小徒弟,面馆老板的俩儿子小龙和小虎,两人出来朝着观众一个鞠躬,就分开站到两边了。

    随后是高刚龙和陈博,再后就是小四和小五,这顺序都是有讲究的,基本上都是先小辈后长辈的顺序,如果是一场买卖的,那就一起出来。

    所以再后面的就是陈军和老三了,这两人现在是一场买卖了,老二和郭庆是一场买卖,他们稍晚一点出来。

    向文社的其他演员,包括顾柏墨和李泉江,还有鸡犬升天组合,范文泉和张文海两位老爷子,在最后出场的就是何向东和薛果了,两人一出来便引爆了全场气氛,观众欢呼声如雷。

    何向东和薛果站在台前,哈哈一笑,待观众欢呼声音歇了下去,他才道:“哈哈,人来的不少啊。”

    “噫……”话没说完,观众就开始起哄了。

    薛果也还在捧:“怎么呢?”

    何向东笑道:“那得等我找找有没有空座啊。”

    众人再笑。

    何向东笑笑:“挺好,爱听相声是好事儿,多听相声啊,你就……就不缺宇宙牌香烟抽。”

    何向东突然抓了个马老师的哽。

    薛果挥着手笑骂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何向东笑道:“就是说那个意思,这是我们向文社第一次商演,也我们相声界第一次不赔钱的商演,这是头一回。”

    薛果道:“没错。”

    何向东双手抱拳:“这全仰仗您诸位的厚爱,诸位,破费了。”

    薛果也道:“您多捧。”

    观众掌声起。

    何向东放下手,接着道:“你诸位都是花了这么多钱来的,所以我们得好好说,要对得起您诸位的票钱,如果您诸位都不忙着走的话,咱们就尽量多说一点。”

    “好。”观众鼓掌。

    何向东笑了一下,接着道:“在以前啊,在这种大型的相声大会演出上,在开场前艺人们会唱一个开场小唱,我们行内叫门柳儿,演员们都先出来站在台上给大伙儿唱点小曲小调,就跟我们现在这样,所以接下来我们就给大伙儿尝尝这门柳儿。”

    说罢,何向东看着众人,眉目一凝,先念定场诗:“曲木为直终必弯,养狼当犬看家难。墨染鸬鹚黑不久,粉刷乌鸦白不坚。蜜饯黄莲终需苦,强摘瓜果不能甜。好事总得善人做,哪有凡人……啪……做神仙。”

    “好……”观众再叫好。

    何向东道:“接下来的曲牌子叫发四喜,来,福禄寿喜。”

    何向东拿起折扇,横于手上,张嘴唱道:“福字添来喜冲冲,福缘善庆降玉瓶。福如东海长流水,恨福来迟身穿大红。”

    乐队伴乐,众人合苏:“豆豆起豆起豆强。”

    何向东再唱:“鹿星笑道连中三元,鹿衔灵芝口内含。鹿过高山松林下,六国封相高官为做。”

    众人再和。

    唱完福禄寿喜,何向东顿了一下,对观众说道:“接下来是两段架子曲,一上台来细留神。”

    这曲子本就动听,再加上何向东超绝的嗓功,自然就更悦耳了:“一上台来细留神儿,一边是财神,一边是喜神儿。财神怀抱着摇钱树,喜神怀抱着聚宝盆儿。聚宝盆上有金马驹子在……”

    何向东正唱到一半,就听见台下有人开始大声喊闹了:“我们要听相声,不听唱歌。”

    喊闹的人还不止一个:“我们花多么钱不是来听你唱这个的,我们要听相声。”

    “我们要听相声。”

    “我们要听相声。”

    ……

    众人齐呼,瞬间便成鼎沸之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