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二十二章 愣神的大胖子
    北展剧场的全称是北京展览馆剧场,是1954年建成的,今年正好是五十周年,这剧场位置是在西城区西直门地铁站旁边,挨着北展剧场的就是北京动物园。

    北展剧场一共有四十三排,有两千七百多个座位,算是一个比较大的剧场了。

    北展剧场以接待大型芭蕾舞、交响乐、歌剧、舞剧及大型会议为主,偶尔也会有明星演唱会选在这里,接待相声商演,这地界儿还是头一次。

    算是破了处了,不只是北展剧场,更是相声界。

    11月15日,这一日,阳光甚好。

    向文社的演出团队中午就到北展剧场后台了,看着明晃晃敞亮装修极好的后台,这群土老帽都花了眼了,真不愧是商演啊,这待遇太赞了。

    下午先是熟悉剧场,这也是何向东的老规矩,带着园子里的演员们在场子里面看看,熟悉熟悉观众的位置还有角度,方便等会儿演出。

    顾柏墨这些中年演员都隐隐激动起来了,就更别说何向东的那些徒弟们了,陈军这孩子现在眼睛里面就全是精光,艳羡地看着这一切,都激动的不行了。

    范文泉和张文海两位老爷子也微笑着颔首不已,内心感慨,想当初向文社初建的时候,只有他们和何向东这爷仨,根本没人来听相声,台下观众都没他们人多,那时候怎一个惨字了得啊。

    一路辗转,八年多了,向文社终于迎来了今天,终于迎来了属于它的辉煌。能见到如此,昔日吃的那些苦也就不算什么了,一切都值了,真的值了。

    何向东回头看着范文泉和张文海,三人相视而笑,眸中含泪。

    ……

    再过一会儿,侯三爷等人也来了,他们都是带着花篮来的,来恭贺向文社头次商演成功。

    众人相会,谈笑风生,一下午时间,何向东接到了北京曲艺界诸多名家的祝贺,花篮收了一摞,包括评书门的古老师,还有大鼓门的苏晓生,口技一门的牛老师也送来贺礼了……

    向文社的这次成功商演对整个曲艺界都是有非常大的影响的,就连梨园行的一切前辈也送上了祝贺。

    后台气氛非常好,不过来访的宾客也都知道何向东他们要准备演出,就没有多打扰了,聊几句天也就是了。

    何向东也让自己的经纪人去陪着这些艺界前辈,这时候就能瞧出经纪人的好处来了,这种时候就能派上用场了,然后再让自己的几个徒弟去伺候这些长辈们。

    现在过来的可都是艺界真正的腕儿,人家的艺术水平可高了,自己徒弟能得到他们指点,这是大好事。艺人学艺就是这样的,都得在老艺人跟前端茶送水,把人家伺候高兴了,人家才会教你点东西。都一样,何向东小时候也是如此。

    一直快到傍晚了,张阔如和王弥苇两位老爷子来了,两老头儿是带着小何过来的,他们现在反正也没什么事儿,何向东也都继承他们的本事了,也没什么好教的了。

    但是年纪大了也不能在家天天发呆啊,尤其是张阔如,他儿子张清丰到现在也没给他生个孙子或者孙女,他都没心思说他们了,说了也心累。

    他现在就把小何当成是亲孙子了,张清丰也大松一口气,总算是不用来烦他们了,他也怕烦的。

    至于王弥苇,这孤寡老人就更加没话说了,他宠小何都宠的不行了,他非说要收小何做亲传弟子,把一身本事都教给他。

    何向东鼻子都差点没给气歪掉,没见过这么混账的话,他都认王弥苇做老师了,结果人家还要收小何做徒弟。

    以后爷俩见面怎么办?小何管自己叫师哥啊?王弥苇这老头儿太坏了。

    田佳妮也在,她带着向文社的行政团队正在忙碌着呢。环天传媒的乔宇夫妇也过来了,这次商演办的很成功,他们最近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

    当然也不能志得意满,毕竟演出还没开始呢,他们今天也带着团队过来了,做好各种后勤工作,他们是一定要让向文社的商演顺利进行的。

    ……

    后台很忙,剧场大门那边也很忙,北京城大半黄牛都跑过来了,今天可是收票卖票的最后一天啊,稍微弄一下能挣不少钱呢。

    西直门外大街上非常热闹,有来听相声的,也有没买着票准备找黄牛的,还有北京城的黄牛,再加上记者媒体,街上满满当当都是人,剧场还没开门放人呢。

    警察也过来维持秩序,像这种大型演出,警察都是很辛苦的,出了一点事情他们就要承担责任。可是好好维持秩序吧,就容易得罪人,还容易挨骂,吃力不讨好的,也比较惨。

    现在天快黑了,北展剧场门口已经是人山人海了,这时候从北京动物园里面晃晃悠悠走出来一个大胖子,他一过来,门口的光线更暗了几分,这人就跟一座山似得。

    大胖子走到人堆里面找一人问了一声:“劳驾,我问一下向文社商演是在这地儿吗?”

    那人腰上缠着个包,忙道:“没错,就这儿,你有票吗?”

    大胖子摇头:“没有。”

    那人摇了摇手上的票,问道:“我有,要票吗?”

    得,大胖子遇上黄牛了。

    大胖子问道:“多少钱一张啊。”

    那人回道:“你要前排后排的啊,位置不一样,价钱是不一样的。”

    大胖子回道:“给我一张最便宜的就行。”

    那人从包里面拿出一张来,说道:“五百。”

    大胖子声调都变了:“多少?”

    那人抖了抖票,说道:“您还别嫌贵,现在向文社的票太抢手了,我们也收不到几张,我们收票价钱也高,所以卖的也就高了,我们也就挣一辛苦钱,这样,你诚心要我488出给你。”

    大胖子一时无言了,怔怔看着北展剧场的大门,愣神了。

    ……

    六点钟,离演出开始还有一个小时,剧场开始放人了,观众检票进场。

    黄牛这时候也开始蹦跶起来了,手头上有票的都要出了,不然等开演了,票就不值钱了。

    观众是进场了,可进场却不仅仅只有观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