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天价票
    向文社商演的票价一直是媒体炒作的一个热点,说实话他们的定价不低,都能赶得上一线歌星演唱会的门票了。

    这在曲艺界可是独一份的,曲艺界以前也办商演,因为都是赔本买卖,所以他们的票价定的很低,这样还能少赔一点。

    一直以来曲艺相声给社会各界的印象就是腐朽陈旧苟延残喘,整天在某些文教类节目上高谈教化,也包括各种卖惨。

    让人腻味。

    向文社的走红确实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他们也没想到相声还能这么好玩,电视上的东西他们都觉得腐朽不堪了,可这家社团明明说的还是传统相声,可听起来竟然还会这么好玩,而且还滋味十足。

    所以向文社红了,一门传统艺术已经红到不比任何流行艺术差了,或者说向文社的相声就是流行艺术,这一点从这次的商演的票价就能看出一二来了。

    离正式演出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可票早就被抢光了,还有很多想去听相声的观众买不到票,黄牛手上的票也少之又少,谁让他们没早点动手收票呢。

    所以向文社的票价这一回可真是被炒到了天价,最外排的188的门票居然被炒到了近四百块,至于888的最好的位置,成交价都在一千四徘徊,要知道这可是04年啊,一千四都够人家一个月的工资了。

    至于最高的都已经炒到五千多一张了,而且还都是有价无市,北京城的黄牛都快疯了,都下了死力气去找票了,委实票价太感人了。

    还有黄牛居然找到冬瓜藤论坛去了,现在干黄牛不懂新科技还真的干不了,人家都跑到大本营收票去了,还真别说,还真让他收了不少。

    向文社一直处在风暴中心,毁誉参半,但是他们商演被炒起来的高昂票价还是引起了媒体的关注,这些天北京城各大媒体一直在报道这件事情,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议论。

    不管外界怎么说吧,蔡国强是在家里狠狠摔了杯子了,他都已经下场肉搏了,可还是没有挡住向文社这头洪水猛兽。

    向文社的票价炒的太高了,简直高的都要吓人了,原本定的票价就已经相当高了,现在还被炒成这个样子。

    天呐,难道全中国的有钱人都挤到北京城来了吗?

    钱都不当钱了吗?

    妈的,五千多,都他妈疯了吗?

    ……

    蔡国强突然觉得有些颓然,他这样又蹦又跳的,还弄得自己一身脏,结果都没弄倒对方,而且他现在的阴谋也全都破产了。

    都不需要商演举办不举办了,就算是现在文化部门不批这次商演又如何,票价都已经这样了,明年北京城里的相声小剧场肯定会遍地开花,这个趋势挡不住了。

    挡不住了。

    蔡国强在沙发上坐了许久,点燃了许久不抽的香烟,一连抽了一包半,房间里面全是浓烟,让人眼睛都睁不开。

    好半晌过后,蔡国强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声音嘶哑着说道:“针对何向东的动作全都停止,先别乱动了,后面的事情听我安排。”

    挂了电话,蔡国强搓了搓脸庞,猩红着眼睛去了卫生间。

    蔡国强的确是个人物,他一见事已不可为了,便立刻停了下来,耐心等待时机,徐徐图之。

    说起来很简单,可有这种魄力和果断力的人很少,他们都已经和向文社撕成这个样子了,都已经下场肉搏了,都已经付出这么多了,换做旁人肯定不肯就这样断掉的,至少也得给向文社的商演添点堵吧。

    可蔡国强却是说停就停,说断就断,这魄力实在了得。

    ……

    丁以群挂了电话,眼神有些发怔,刚刚蔡国强就是打了他的电话,最近向文社的票价被炒到天上去的事情,他自然也是知道的,他们正在想对策呢,结果就接到了这样一个电话。

    赵峰华见丁以群发愣了,赶紧出声道:“嘿,你干嘛呢,愣着干嘛?”

    严小华也在皱眉看着丁以群。

    丁以群回头,眉头紧锁,看看两人,沉声言道:“我师父说停止一切行动,等待他的后面安排。”

    赵峰华声音当时就大起来了:“为什么呀?”

    丁以群沉着脸说道:“事已不可为,所以放弃。”

    赵峰华盯着丁以群,眼中都是怒火,粗声吼道:“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你跟我说放弃,你知道我们都付出了些什么吗?现在放弃,我们可以放弃,何向东他能放过我们吗?”

    “如果这次商演成功了,何向东将会成为整个曲艺界的典型,会有无数前辈支持他,我们会更难动他。难道真的等他羽翼丰满回过头来报复我们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再去徒呼奈何吗?放弃?我们既然动手了就没资格去放弃了,何向东从来都是睚眦必报的,他没那么圣人。”

    严小华也站了起来,看着丁以群,认真说道:“我也不同意就这样放弃。”

    丁以群看着两人,他知道跟这两个鼠目寸光的人解释不清楚,他也没有多少要解释的心思,就道:“反正我听师父的,我走了。”

    说罢,丁以群扭头便出了门。

    赵峰华冲着丁以群的背影狂吼道:“走啊,都走啊,滚吧。”

    严小华走到赵峰华身边,问道:“赵哥,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赵峰华已经红了眼了,眼中泛着寒意,粗声道:“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是卯着劲往前冲了。我就不信了,没有了他张屠夫,我们还就吃带毛的猪了。”

    “恩。”严小华重重点头。

    ……

    赵峰华之流能动用的能量很小,蔡国强都撤了,赵峰华的师父刘卫东也就没敢大动了,媒体的风向又渐渐偏向了何向东,再加上最近向文社的天价票事件,媒体都把向文社称作是传统曲艺的救星了。

    还有记者专门总结了向文社的发展之路,还把向文社的发展道路称作是向文社模式,还说这才是传统曲艺复兴的正确道路。

    反正好坏都有吧,总得来说是好话占主流。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切暂时平静,而万众瞩目向文社商演也终于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