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一十九章 谁是主流
    商业和资本其实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东西,人的本性是逐利的,马克思曾经说过只要有十倍的利润,那么商人就敢践踏世间所有的道德、法律,他们将无所畏惧。

    这是资本的可怕之处。

    相声界没有办成功过商演,现在就算是送票给观众,人家都不一定肯来听,惨状已如斯。

    而现在向文社的商演却办的如此之好,那么高的门票半天就卖个精光,这得多红啊,观众得有多捧啊。

    他们这一场商演的票房的收入就已经接近百万了,谁家说相声的一场能说出这么多钱来啊。

    向文社实在太可怕了,这种可怕让蔡国强都感到了畏惧,他畏惧的不是向文社本身,而是接下去的相声界趋势。

    向文社已经用他们的实际行动证明了民间小剧场才是复兴相声的正确道路,也是未来相声发展的必然之路。

    可以想象这次商演过后,北京城民间的小剧场会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甚至可以说不仅仅是北京城,甚至于全国各地都会如此。

    这些可都不在体制内啊,一旦这种情况蔓延开来,那届时相声界的局面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现在体制内的相声演员被称作是主流相声演员,因为他们人多,他们掌握的资源多,他们占据着主流。

    可一旦民间小剧场蔓延开来,那到时候谁是主流可就真的说不好了。

    蔡国强本身的相声功夫不怎么样,可他这双眼睛可是毒辣的很,他很清楚民间小剧场比他们这些体制内的演员要灵活的多,也更加贴合观众的喜好和需求。

    这才是相声正确的发展之路,他太清楚这一点了。

    正因为清楚所以才害怕,一旦民间剧场呈鼎沸之势,那他们就再也不是主流了,他们再也不可掌握像现在这么多资源了,甚至于到时候体制内都不剩几个相声演员了,这事情太可怕了。

    体制内和民间是不一样的,体制内看职称看权力看人脉关系,你就算相声说的再差,你只要有关系还是有红的可能的,就算什么关系都没有,在这体制内,你这铁饭碗是肯定可以端着吃的。

    但是民间不一样啊,民间看的全都是能耐,手艺人凭能耐吃饭,你没本事,你就算关系再硬,观众不买票,你照样得饿肚子。

    蔡国强害怕就怕在这里,他太清楚他们这帮人的能耐了,他们根本就没有能耐,他们连相声都没学过几天,平时全靠糊弄事儿。

    至于他们的徒弟,他们做师父的都半点本事没有,教出来的徒弟能厉害到哪里去啊。

    也得亏他们现在是主流,手上握着的资源很多,还能帮衬着自己徒弟们,可一旦民间相声成为主流之后,他们这些徒弟全都得饿死,那到时候可就全完了。

    所以蔡国强岂能容得了向文社的商演顺利举办啊,人家这不是在举办商演,而是在他们敲丧钟呢。

    相声界有此想法的人可不在少数,基本上糊弄事儿的那帮相声演员全都坐不住了,他们才不会管相声前途如何,他们就管自己手头上的权力资源会不会减少。

    这一回,何向东还有向文社是真正触及到他们的切身利益了,所有人都必须要动起来了,不然到时候死的就是他们了。

    向文社再一次陷入漩涡之中。

    ……

    蔡国强公开在媒体上表示相声演员应该要想着为国家为社会为人民服务,不能一头钻进钱眼里面,相声艺术不能为市场随意支配,从而丧失它对国家和人民的有益性。

    洋洋洒洒一大篇文字,任何人看了都清楚,这是在向向文社开炮呢,在抨击他们这次相声商演,关键是他说的还挺冠冕堂皇的,一般人瞧了还会觉得挺有道理,这人的水平倒还是真不赖。

    至于刘卫东说话就没有那么客气了,他直接点名道姓批评向文社了,抓住了向文社相声里面的某些包袱开始大做文章,直指向文社的相声是在污染大众精神,是在糟蹋相声文化。

    如果放任向文社相声的发展下去,会形成一个非常不好的示范,这对相声产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另外也会给社会的文化和风气带来相当不好的影响。

    刘卫东可就不是开炮了,他都直接放炮了,而且还脱光了赤身下场肉搏了,血淋淋,**裸的,一点遮掩都不要了。

    相声界其他人也纷纷行动了起来,这一次的浪潮比之前那次还要强烈,可以说是铺天盖地,浩浩荡荡,非常热闹。

    那帮人都联合起来去文化部门了,要求查处向文社,关闭向文社这种污染大众精神的民间相声小剧场。

    这是真事儿,这消息还是徐四海告诉给何向东的,也让他小心一点,不过徐四海也没有接到上面的指示,他也只是派人例行检查而已,这一次文化部门的态度相当冷淡,完全不给那些人面子,他们还是相当支持向文社的。

    这事儿弄得蔡国强都纳闷不已,有疑惑,也有心惊。

    ……

    “现在事情是越闹越大了,你们这边还好吗?”侯三爷抽着烟神色凝重问何向东。

    何向东微微颔首,说道:“我们这边没事,他们跳的越欢腾,就说明他们越没辙了。手艺人从来就是靠能耐吃饭的,咱们相声就是说给观众听的,只要观众喜欢听,就没什么能灭了我们。想当年肃亲王禁相声都没能把相声搞死,更何况是现在。”

    侯三爷点头笑笑,又沉着脸叹了口气:“心态是不错,可你这脾气啊太硬了,你们现在向文社还是一座小庙,跟他们打下去太吃亏了。”

    何向东目光幽深,回想起了从前:“我不想跟任何人打架,也不想抢任何人饭碗,我最想的世界和平人人安居乐业,大家都有饭吃,日子都过得很好,可这是不可能的。”

    侯三爷微微错愕,手指夹着烟愣住了。

    何向东接着道:“当初王弥苇老先生跟我说过只要向文社照这样发展下去肯定会红的,也肯定会逼的体制内的许多艺人无路可走,到时候向文社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那时候我不懂,后来我懂了。”

    侯三爷怔怔看着何向东,不得不承认,这话说的很有道理,可他却根本不愿意去承认,难道真的非要打的你死我活吗?向文社是相声界的希望,真要是出点什么事那可怎么好啊。

    说着说着,何向东眼中也隐隐浮现出怒火:“四年多前我被他们封杀了,那时候我就知道这个相声界已经没救了,我不过只是说了几句真话就沦落至此。那时候我就告诉我自己我非要把相声界搅一个天翻地覆不可,非要还相声界一个正常作艺的环境不可。而现在,我在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