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一十七章 卖票
    票分五档,最外面的最便宜要188,往里依次是、888,最里面的头等票都快要九百块了。

    四方茶馆里面的向文社票价是恒定的,现在稍微涨了一点,茶座的三十一张,散座二十五,不分前后排,茶座是会赠送一杯茶的。

    但是搞商演就不行了,可不能不分前后排这样卖票,不然非得打起来不可,毕竟商演的场地太大了,前后排的观感会很不一样的。

    这票价一出来,外行人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曲艺行的人倒着实惊了一把。

    要知道这可是04年啊,那时候普通工人的工资也就一千多的样子吧,好一点的上两千,他这一下子就要900块了,都够人家大半个月的工资了。

    这年头猪肉也不过四块多一斤,这都能直接买头猪下来了,这价钱可着实不低啊,就连最外围的也要小二百块呢。

    现在就算是当红歌星来开演唱会也不过是这个票价啊,他一个说相声的办商演就敢开这种价?

    疯了吧?

    “疯了疯了,这王八蛋一定是疯了。”赵峰华在家中来回地走,他是怎么都没想到何向东居然会开出这样高的票价。

    严小华也是面色沉沉,反复看着桌子上的报纸,犹自不敢相信,他们原先猜想的是何向东会用很低的票价去吸引观众,可是谁知道他居然会来这一手啊。

    丁以群也在,这三人现在反正是凑到了一起了,他心中也在盘算着,北展剧场一共是2700个座位,按照他们的卖的票价,如果全都卖掉的话,那这一场的票房就近百万了。

    百万啊,丁以群拿着烟的手都忍不住颤了一下,现在到处都在说百万富翁是有钱人,何向东一场商演就够一个百万富翁了?

    想到这里,丁以群心中更是惊骇,说相声真的能挣这么多钱?不可能吧,观众会花这么多钱去捧?

    赵峰华显得有些烦躁,最近针对向文社的行动屡屡不顺,而且他的工作也遭遇了不少挫折,现在想上节目更加困难了,尤其是京城台,其他台也是优先找向文社的演员,这也使得他更恨何向东了。

    赵峰华粗声道:“反正我是不信的,咱们就去盯着,他们指定都是送票,没谁肯花这么多钱去听一场相声的,不可能的。”

    严小华还稍微冷静一点,就说道:“你先别激动,你师父那边怎么说啊?”

    赵峰华走回沙发边上,重重坐下,说道:“我师父没说什么,就让我们多盯着看一下,他也不信这么高的票价还有人买。”

    严小华点点头,扭头问丁以群:“老丁,你师父怎么说?”

    丁以群就说了两个字:“一样。”

    随即,三人陷入了沉默。

    ……

    何向东在向文社也没消停,因为侯三爷又带人杀过来了,何向东是真的哭笑不得了,最近侯三爷、石先生还有楚城三人就跟连体婴儿似得,每次过来肯定是三人同行,这事儿闹得。

    何向东又被数落了一回,侯三爷算是拿这小子没辙了,办商演就办商演吧,还非要选北展剧场,能坐二千七百人呢,选小一点的不行啊,真是的。

    北展就北展吧,但是这票钱就不能便宜点吗?最低都要188,最高都要888了,这价钱侯三爷自己看了都肉疼,这么高的票价还能有几个人买啊,到时候要是坐的稀稀落落的,这还不够丢人钱的。

    曲艺界的老前辈们再一次骂街了,原先办商演这小子就已经够莽撞的了,现在这定价还定的跟闹着玩似得,这不是闹着玩嘛?

    于是,张文海和范文泉两位老爷子再一次躺枪,谁让他们这两位老人没看住何向东这个莽撞的小伙子的呢,张文海和范文泉两位老爷子又一次百口莫辩,于是他们便再度折腾起了何向东的徒弟们。

    票价一出,场地一出,完了,现在行内人已经没人认为何向东这场商演能成功了。

    报纸杂志也是一片唱衰,有些分析类的文章称曲艺行的商演又一次要失败了,本来这一次应该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可惜啊,遇上何向东这个愣头青。

    就连京城的黄牛都认为这次相声大赛的票没什么花头好搞了,也没人想着去倒票。

    这一次的票价就连向文社内部还有合作伙伴环天传媒他们都觉得有点高了,是何向东非坚持才会定的,他们也担心卖不出去。

    反正现在北京城里面除了何向东之外,也就是还有一个人认为这次商演会成功,这人就是恒洋娱乐的老总江一生。

    ……

    宣传各方面也做足了,各种质疑声音,分析声音也足了,不管如何,卖票这一天终于是要来了,也终于是到了检验的这一刻了。

    无数双眼睛盯着这一天,现在还没有网络购票这一说,就连电话订票都还是相当不完善的,现在要想买票就只能是排队了,所以有时候为了抢当红歌星的演唱会门票,是有人提前一天晚上就会拎着铺盖过来等一宿的,不然根本买不到。

    现在向文社的商演售票也开始了,售票分成了三个地方,一个是四方茶馆门口,一个是北展剧场,还有一个是在环天传媒下面的一家票务中心。

    楼上,乔宇坐立不安,他昨晚就没睡好,今天早上更是天没亮就过来了,他在楼上一直在看着楼下那家票务中心,汗都要急出来了。

    搞向文社的商演,说的好听一点是搏一把,可实际上他把全部家底都压上了,这次要是再输了,他可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这些年的努力全都要白费了。

    乔妻也进来了,手上拿着一杯豆浆还有几个包子,轻轻走到乔宇身边,把吃的东西递过去,柔声道:“你别看了,人家都没上班呢,现在天才刚亮呢,你先吃点东西吧。”

    乔宇眉头紧皱:“我怎么吃得下啊。”

    乔妻嗔了一声:“吃不下也得吃,你过来。”

    乔妻强行把乔宇拉到他办公室里面,把早餐塞给他,让他必须先吃了再说,现在楼下都没几个人呢,就连他们自己公司都还没人来上班呢。

    乔宇知道自己老婆是好意,这种事情是越看越心急的,再说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急也急不来,他就只能是先心不在焉地把早餐吃了,根本没吃出味道来。

    吃完早饭,乔宇又想跑过去看看,结果又被乔妻给拉住了,乔妻非让他等到八点钟,等到那边开门了再过去,省的心里急的跟什么似得。

    乔宇无奈只能听媳妇的了,这短短两个小时,乔宇过的极为漫长,他都看了无数次手表了,都快把手表看出花来了。

    终于,八点到了。

    乔宇如脱缰的野狗一般冲到了窗边,往下一看,眼眶当时就红了,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软软滑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