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一十二章 招牌
    “今天上台呢,先跟大家说一事儿,你们别看我们向文社只是民间的一个小草台班子啊,可有那个上杆子给我们送礼的呢。”

    薛果在一旁哈哈大笑,说道:“没您这样说话的。”

    何向东也笑道:“刚刚只是开了一个小玩笑,事实上,是我们相声界的一个前辈给我们向文社送来相声的,长者赐不敢辞,我们也就收下前辈的心意,记住前辈的教诲,继续好好为相声事业奋斗。”

    “好……”观众鼓掌,但是他们心中也纳闷,到底是哪位相声前辈送的呢,搞得神秘兮兮的,而且还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说。

    有些向文社的老观众心中有了点猜想,心里想着八成是侯三爷送的,他们知道何向东跟侯三爷关系很好,以前侯三爷都来过这里演出呢。

    何向东也没多吊观众胃口,就道:“咱们话不多说,赶紧把人请出来吧,来让我们掌声有请高老师。”

    高老师就是为马老师给向文社送字的那个人,高老师身材清瘦,瘦削的脸庞上面架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很文气。

    高老师拿着话筒上来的,手上还拿着一个装字的礼盒,他对着观众笑了一下,说道:“向文社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啊,鄙人高云,今天是受我们马季马老师所托,来给向文社送一副字。”

    这话一出,全场观众惊呼。

    现在人是很少听相声了,但是谁敢说他们小时候不是听着相声长大的。

    马老师他们太熟悉不过的,从小就是听着人家的宇宙牌香烟还有五官争功之类的节目长起来的,现在一听到这名字,全都兴奋了。

    有些对曲艺行稍微了解一点的朋友就更加激动了,马老师在相声界的地位可绝对是举足轻重的啊,现在相声界那么多人攻击何向东还有向文社。马老师这次站出来公开支持,这对向文社来说太重要了。

    台下掌声一直没断,高老师都有点讶异了,这向文社的观众倒还真是热情啊。

    好一会之后,观众掌声暂歇。

    何向东道:“好,那让我们看看马老师写了什么吧。”

    高老师话也不多,就打开了盒子,何向东赶紧快步过去,帮着扶了一下,取出字卷,何向东和高老师一人拉着一头,展了开来。

    只见上面写着“向文社”三个大字,右下角还有落款,也有印章。

    人家送的是招牌啊。

    这次连何向东都吃了一惊,这可是要做成牌匾挂在门口的啊,这意义太大了,马老师的支持力度也太大了吧,这招牌都快能当护身符用了,谁见了都知道马老师的支持态度了。

    事实上马老师关注何向东很多年了,在当初何向东冲击春晚的那年,马老师就关注到这个年轻人了,包括后续的牡丹奖评选,只是何向东一直不清楚罢了,他也没和马老师接触过。

    这次马老师送字过来,何向东也只是以为这是相声前辈对后进晚辈的勉励,谁知道人家对自己这么爱护啊。

    何向东眼眶都红了。

    高老师给观众展示了一下,复又收起了,对何向东说道:“收好,以后好好说相声。”

    何向东点头道:“诶,我记下了。要不要我也写个字当回礼了。”

    高老师都被逗乐了,礼盒那扣子半天没合上。

    ……

    这一场演完了,到了后台,高老师也没多待,饭都没吃马上就走了,何向东也没见着他。

    下午场演完了之后,演员们在茶馆里面吃饭了,现在向文社的伙食是四方茶馆负责的。

    而何向东则是跟张文海在办公室里面谈事情,窗户大开着,散了一下午的烟了,这房间里面还能闻到烟味,这群孙子前面到底抽了多少啊。

    何向东泡了一壶清茶,放在茶几之上,他和张文海两人啜饮了几杯,嗓子眼鼻腔都舒服了许多。

    何向东还在啧啧称奇:“真是没想到马老师居然会送字过来,我之前连句话都没跟他说过呢,以前也是远远见过几次,真是没想到。”

    张文海靠在沙发上,他走路的时候肩膀是歪着的,现在坐着靠着了,反倒是正的很,他也不说话,就静静看着何向东。

    何向东见张文海半天不说话,便也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等他发话。

    张文海瞅瞅何向东,问道:“你该不会以为那副字就是护身符了,从此万邪不侵了吧?”

    何向东也正经了起来,摇头说道:“那到不会,我倒不至于那么天真,邪念贪欲可不是一副字能挡住的。”

    张文海点点头:“嗯,你心里清楚就好,那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吗?”

    何向东眉头皱起来,他还真没什么好办法,现在的向文社太势单力薄了,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啊。

    何向东叹声道:“咱们现在的向文社就是一个傻小子,净挨揍了,也没法还手,顶多骂两句街,该挨的打一点不少。”

    这也是向文社的目前的窘境,包括前一段时间的濒临失传传统相声专场,那也是向文社在向社会各界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如果没有那次演出,说不得这次的风暴会更加猛烈。

    张文海却目光灼灼看着何向东,看的何向东心头发起了慌。

    张文海眉头皱了起来,略带责怪说道:“平时挺机灵的一个人,怎么这会儿犯糊涂了。”

    何向东怔怔看着张文海,微微有些错愕。

    张文海却是站了起来,缓步踱到窗边,边走边道:“你知道在主流层面上咱们是吃着亏的,干嘛非想着在这里跟他们争锋呢,不管咱们是进攻还是防守,都是搞不过人家的。”

    “相声是一门民间艺术,它最大的依仗不是权力也不是地位,而是观众,只要有观众的支持,相声这门艺术就死不了。咱们向文社只要有足够观众支持,任何人都拿咱们没辙。”

    何向东眼中浮现出了明悟之色。

    张文海已经走到了窗边,缓缓转身,盯着何向东在看,他眼中也有怒火:“主流层面我们不是对手,但要论及这天下的相声市场,我倒是要看看是谁说了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