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零四章 你还真敢说啊
    戳活儿这是相声行内的一个术语,意思就是让观众自己点段子,他点到什么,演员就给他说什么。eΔ小说wwom

    这种情况通常是生在老茶馆里面,伙计在给客人服务的时候会问上一句,有些客人会要点活儿的,但是点活儿通畅要另外加钱的。

    现在这种形式基本是没了,相声演出节目都是演员们早就在后台定好的,观众买了门票坐着等着看就好了,节目安排方面的事情他们是插不上手的。

    不过就算是在旧社会,这种敢让观众戳活儿的相声演员也不多,因为这对演员的水平要求太高了。

    戳活儿啊,观众戳到什么你就要演什么,万一观众戳到了一个你根本不会的呢,那时候怎么办,演员准备好死在台上了吗?

    就算伙计拿给客人的扇子上写的都是演员会的段子,那也保不齐观众就爱找茬,就挑这上面没有的说。

    就算观众人家老实,就按照扇子上面的点,可是万一人家点一个你不熟悉的呢。

    既然演员敢让观众戳活儿,那说明他会的就不只是那么三五段,不然就那么几个字写在折扇上面,看着多牙碜啊。

    观众要是点了平时不怎么说的,那给演员的压力就大了。自己安排的节目,演员都会在上台前对对活儿,熟悉了再上。但是戳活儿可就没多少时间能留给演员了,能商量一下怎么入活儿和底是什么,这时间就已经很宽裕了。

    所以戳活儿这事儿,没点真本事的艺人还真不敢干。

    在旧社会时期,常家大爷小蘑菇常宝堃先生就是此中好手,他当年在茶馆里面说相声的时候,就弄一把折扇,上面写着上百个成本大套的大段儿,然后让伙计拿给客人戳活儿,客人戳到什么,他就说什么,绝不含糊。

    这是真本事。

    现在何向东也来这一出了,陈军把折扇递给了观众,观众装模作样翻看了一下,说道:“这写的什么啊?”

    陈军一拍手,无语道:“得,来一不识字儿的。”

    陈军拿过折扇,对旁边另外一人说道:“爷,您来戳活儿吧。”

    那人也一摊手道:“我也不识字啊。”

    陈军无语了,环视周围众人一眼,问道:“诸位爷,你们都不认字啊?”

    众人摇头。

    陈军道:“得,那我还是找识字儿的人去吧。”

    说着,陈军小跑两步,一个跃身就从舞台上跳了下去,跑到观众席上去了。

    观众当时便惊呼了起来。

    他们原本以为这也是节目的一部分,所有的东西,包括等会儿要演出的段子,这都是事先就商量好的,所谓的戳活儿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

    可是他们也没想到陈军这人居然直接就跳下来了,这是准备要玩真的了?

    陈军一溜小跑,在观众席上找到了一个小美女,谄笑着:“爷,您给戳个活儿。”

    小美女一愣,而后大笑。

    摄像师扛着摄像机一直在拍近景,把两人的表情全都拍了进去。

    郭庆帮着陈军托了一下:“嘿,瞎叫什么呢,这是女的,怎么能叫爷呢。”

    陈军扭头就问:“叔,那我该叫什么啊?”

    郭庆道:“那你就叫婶婶吧。”

    全场笑喷。

    那小美女更是笑得前俯后仰的。

    这些人实在是太逗了。

    陈军倒是也从善如流,当即就对小美女道:“婶婶,您给戳个活儿。”

    小美女脸都红了,扇子翻看了几下,也没多少心思细看。

    郭庆在台上又打趣道:“小军啊,要是你这位婶婶不知道选什么好,你也可以问问你其他婶婶的意见。”

    全场再笑。

    小美女脸当时腾红了,闭着眼睛随手一指就道:“那就这个吧。”

    陈军接过来一瞧,笑了一下,朗声喊道:“我婶婶点活儿,卖估衣。”

    郭庆把话头接过来,对苏沫道:“东家,客人点活儿了,要咱说一段卖估衣。”

    苏沫道:“那还等什么,赶紧把咱们家的说相声的请出来吧。”

    郭庆对观众朗声言道:“好,下面让我们掌声有请何向东薛果为您诸位表演相声。”

    “好”观众掌声欢呼声都起来了,这说明何向东现在是真有名气了,想当年他在电视台录节目的时候,主持人一报他的名字,观众全是一脸懵逼的样子,现在可大不一样了。

    郭庆、苏沫还有陈军也都退场了,把舞台留给了何向东和薛果,两人在观众掌声中缓步而出,见到两人,观众掌声更加激烈了。

    何向东和薛果走到台中央,薛果站到了桌子里面,何向东在桌子外面,何向东双手抱拳向观众致敬。

    四方而拜之后,何向东站好了,笑着说道:“人来的不少啊,刨去空座都坐满了。”

    “噫”观众全起哄了。

    这环节都快变成约定俗成的规矩了,何向东开场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万年不变的老包袱,他一说完,全场观众就开始起哄,配合很默契,也很和谐。

    薛果也在笑。

    何向东的状态非常放松,他笑着对观众说道:“今天是我们万象归春茶馆开业的第一天,我们哥俩是在这儿安穴的相声艺人,今后还得您诸位多捧场多支持。”

    薛果捧着道:“您多支持。”

    “好”观众鼓掌。

    何向东道:“上得台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何向东,是相声界的一个小学生,站在我身边的这位老师。”

    薛果很高兴拍拍自己:“我”

    何向东却道:“这就无所谓了。”

    薛果不乐意了:“哎,怎么到我这儿就无所谓了?”

    何向东解释道:“不用说,观众都知道您,你就是薛果老师嘛,名气多大呀。”

    薛果客气道:“也没那么大名气。”

    何向东道:“您客气了,前段时间报纸上老是能见到您。”

    薛果立马笑着拦道:“别,报纸上跟人打的热火朝天的可是您啊。”

    “噫”观众起哄,北京城也不大,前段时间何向东跟那帮子相声演员掐架的事情,好些人都知道了。

    何向东都笑得有点不好意思了:“都知道啦?其实啊,事情没那么严重,好多都是媒体在哪里夸大其词呢,还非说什么非主流相声演员和主流相声演员的大战啊,其实没有什么主流非主流。”

    “嗯,对。”薛果点头。

    何向东继续道:“其实所谓主流,无非就是体制内的演员,非主流就是我们这样的民间艺人。体制内的也有高手,民间艺人本事也不差,都是说相声的艺人嘛。”

    观众都有些讶异,瞧何向东这话,他是准备服软和解了?

    何向东道:“其实不必要非常分的那么细致,就像我们薛果老师之前就是体制内的演员,还拿过相声大赛的奖呢,现在不也是和我们在民间说相声嘛。”

    薛果捧着说道:“没错,是这个理儿。”

    何向东理所当然道:“那当然了,薛老师还拿过相声大赛一等奖呢,这就是主流相声界的奖项。”

    薛果客气挥挥手:“嗨,别提那个。”

    何向东拿起扇子摊开了,把扇子当做是获奖证书:“我们都瞧见过,很大的一个荣誉证书,一等奖呢,薛老师还逮谁跟谁显摆。”

    薛果问道:“哦,我怎么说的?”

    何向东用手戳折扇,嘴里还念叨:“额阿巴阿巴阿巴阿巴吧”

    薛果惊道:“啊?哑巴?”

    全场观众又惊又笑,你这家伙是真敢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