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零三章 戳活儿
    何向东打小儿就开始学相声、学曲艺、学戏曲,他都学了小半辈子了,也演出了小半辈子了。·

    他最开始学的就是最传统的那种曲艺,老味道的东西,旧社会老先生唱的是什么,他唱出来的也就是什么。

    但是现在曲艺没落是事实,观众不喜欢也是事实。既然没落了,既然观众不喜欢了,那这里面必有原因所在。

    观众是不可能会错的,观众也永远不会错的,那错的就只有艺人自身了,是艺人跟不上观众口味的变化,所唱出来的东西无法满足现在观众的需求,才让观众不爱听曲艺了。

    何向东很喜欢传统的老玩艺儿,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是那种一成不变的迂腐人物。

    他演出了这么多年了,也唱了这么多年了,他的嗓功还有技巧是无可挑剔的,在大部分场合也都能征服观众,但是他总觉得哪里欠缺了点什么,可总是也找不到那个点。

    直到他收了陈军这个徒弟,他也教陈军去唱,陈军唱出来东西也是老底子的味道,但是在观众面前却吃不开,这时候何向东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

    他自身条件好,所以唱出来的东西观众都会很喜欢,可是整个曲艺行有几个能有何向东这样好的条件?

    他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是如此啊。

    所以从文工团退出之后的四年多时间里面,何向东一直在潜心研究这些问题,通过他自身的满腹能耐,再加上这么多年的亲身实践,他终于成功改进了传统曲艺的演唱方式。

    在最大程度上保留传统曲艺味道的大前提下,何向东把吐字清晰嗓子清亮摆在了首位,其二就是节奏方面,何向东一改传统曲艺那股子冗沉拖拉的节奏,在不影响板眼的情况下,把节奏加快了。

    最后在某些的细节的处理上,他把曲艺变成更加有韵味一点,更加悦耳动听,也更加能被观众所接受和喜欢。

    在当初,江一生第一次在向文社听见何向东唱大鼓的时候,他就觉得有点奇怪,说是大鼓味道不对,但是又分不清楚是哪里不对,所以他还鼓动观众闹了?·

    原因也是出在这里。

    许多曲艺行人士都说现代人太浮躁了,听不进去曲艺了,说是只要观众是真的沉下心来,认真听曲艺,那还是会喜欢的。

    这种理论,大谬也。

    艺人怎么可以去要求观众如何,你只有去适应观众,而不能让观众适应你。观众浮躁了,你就得去适应浮躁的观众,你凭什么要求观众沉下心来去听你的东西啊。

    曲艺行从业者相当一部分人都是抱着这样的心态,都是指望着观众如何如何,却不去想着自己做出改变,你说死不死?

    还有许多艺人在呼吁观众要多看传统曲艺,说是再不珍惜,这些传统的老玩艺儿就要都没了。

    没有这种话的,也没有这个道理的。

    艺术和艺人从来都是要为观众服务的,你只有不断提高自身的艺术水平来满足观众,哪有能指望观众主动关心传统艺术的道理。

    难道你唱的跟狗屎一样,也要指望观众为了保护传统而捏着鼻子花钱听你那破玩意儿吗?

    这叫道德绑架。

    曲艺行包括相声行嚷着要改革,要顺应时代潮流,口号喊了很多年了,但是成绩却是一点不见。

    这里面原因有很多,但其中之一必然有上述所说的东西。

    复兴一门传统艺术,所需要的助力是多方面的,但归根结底还是要看艺人自身的,要是艺人自身不给力,那就真的徒呼奈何了。

    ……

    何向东唱罢之后,又和张秋生畅聊起来。经过这事儿之后,张秋生整个人明显开朗了许多,状态也更加放松了,段子手的本色也显露了出来,很逗。

    何向东自然就不必说了,和张秋生频繁逗闷子,笑果不断。

    现场观众有好些人笑得肚子都疼了。

    张秋生也在谈话中展示了一下他作为歌手的能耐,何向东也露了几手戏曲演员的基本功,交相辉映,煞是精彩,这也给这档节目增添了观看深度。

    现场观众的反馈非常良好。

    赵导看的都有些激动起来了,他在电视圈打拼了很多年了,有着常人没有的敏锐感。

    这一期节目录了一半了,他就已经对收视率相当看好了,这节目比起现在的娱乐节目确实要好上许多,全程都有许多逗乐的地方,但是又不是单纯的在搞笑逗乐。

    它还包含了许多曲艺和歌曲方面的知识,尤其是何向东展露出来的那些东西,既有曲艺的历史沉淀味道,又有广泛的普适性,还有非常好观赏性。

    真的是太棒了,说不得这档节目要收视口碑双丰收啊。

    赵导很开心,他心中也隐隐有期待,或许在半年内超越半日谈真的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啊。

    ……

    前半段录制完成,后半段的茶馆相声要开始了,舞台就在旁边,是把一号演播大厅分成了两半,一半是家庭式的采访场所,还有一半就是老式茶馆了,用来说相声的。

    家庭版的那半边,大灯已经熄灭了。茶馆灯亮,演员还有摄制组都移动了过去。

    大屏幕上出现了茶馆的画面,一块老式木匾上写着“万象归春”四个大字,这是茶馆的名字。

    左上角放着的是柜台,相声表演的桌子放在正中间,旁边还有四张八仙桌摆放着,桌子上也坐着穿着老式打扮的人,这些人也是演员。

    灯光一亮,郭庆就出现在柜台旁边,他穿着金丝纹绣大褂,头上戴着一顶小帽子,完全是一副茶馆掌柜的打扮。

    郭庆迈步而出,脸上全是笑容,热情洋溢对现场观众说道:“诸位诸位,本人郭庆,是我们万象归春茶馆的掌柜,今天是我们茶馆开业的第一天。诸位老少爷们,咱们南跑一百北走一千,全靠朋友帮衬,以后还得请您诸位多捧场啊。”

    “好……”桌子上的那些演员率先开始鼓掌,台下观众也响起了掌声,他们都觉得这种模式挺有意思的。

    开场词说完了之后,郭庆继续道:“您诸位都认识我了,我是茶馆的掌柜,我姓郭我叫郭庆。那么郭庆是谁呢,是咱们茶馆的掌柜,也就是我本人。对了,您诸位可能会问了,这人怎么一直站在那儿,因为我是茶馆掌柜啊,我姓郭……”

    郭庆来回倒腾这几句话,观众都被逗了。

    “嘿,嘿,郭掌柜,您不招待客人,在这儿瞎聊什么呢。”娇俏声音响起,从旁边迈步出来一人,一身旗袍打扮,正是苏沫。不得不说,换上旗袍的苏沫,美的很有气质。

    台下观众立马就激动起来了,狼嚎阵阵。

    郭庆脸上立马露出谄媚的笑容,弯下半腰,笑道:“哟,东家,您来了。”

    苏沫脸上带着点高傲的味道,说道:“我要是不来啊,你都不知道要怎么招待客人了。”

    郭庆笑道:“瞧您这话说的,哪能啊。”

    说罢之后,郭庆又扭头跟观众解释:“诸位,这就是我们茶馆的老板娘,也是我的东家,你们要问我是谁呢,哎……”

    他还没说出来呢,观众就开始笑了。

    苏沫翻翻白眼嗔怒道:“闭嘴,你还没完了啊,客人还招待不招待了?”

    郭庆立马道:“招待招待,小军出来招待客人了。”

    一副伙计打扮的陈军立马小跑了出来,手上提着水壶给桌上客人加水。

    现在何向东有了自己的节目了,也有资源了,他就开始捧自己家里的人了。

    苏沫看了陈军一眼,对郭庆说道:“嗯,这人还不错,动作挺麻利的。我说郭掌柜啊……”

    郭庆立刻应道:“哎,您说。”

    苏沫道:“你说我们万象归春茶馆刚开张,你打算用什么法子让我们能把打出名气去啊,能让我们尽快把生意做好了啊?”

    郭庆笑道:“东家,我从北京城给您请了两位说相声的名角儿,打算让他们在我们这儿安穴说相声。”

    苏沫微微颔首:“行啊,那就让他们来试试,他们今儿打算说一什么啊?”

    郭庆一伸手:“这事儿你我说了都不算,得让咱们客人说了算。”

    话音刚落,伺候客人喝茶的陈军把水壶放下了,从腰后面拿出了一把大折扇,双手打开,上面写了密密麻麻的字儿,细细一看,全都是相声段子的名字。

    陈菊谄笑着对客人说道:“爷,您请戳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