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零二章 农民乐
    “好……”全场观众热烈鼓掌。

    黄秋生也愣了一下,原本对的本子里面没有这一出啊。

    苏沫也愣住了。

    制作组的人纷纷扭头看赵导,赵导深深看了台上的何向东一眼,点了点头,示意大家按照何向东的安排做事。

    何向东叫了个工作人员上来,跟他说了两句,工作人员退下,很快一个拿着三弦的家伙上台了,这是何向东的老二徒弟。

    何向东手上拿了一个八角鼓,对观众说道:“这是我的徒弟,夏明星,黄老师您躲着点啊,他专门吓唬明星。”

    黄秋生一笑。

    一个包袱扔出去,观众哈哈一笑,也就对老二多了几分印象了,专门吓唬明星嘛。

    何向东解释道:“本来呢,我是想着等会儿在茶馆里面让这个吓唬明星的家伙弹三弦的,现在要提前了,我也就把他给上来了。另外,我手上这玩意儿叫八角鼓,再配上三弦,这种曲艺形式叫单弦,现场有没有人知道的?”

    鸦雀无声,观众一脸懵逼。

    连张秋生都吓了一跳,还真是一个人都不知道啊。他唱的东西观众真的会喜欢听吗?现在曲艺已经都已经没人听了,更何况他唱的还是一个谁都没听过的东西。

    苏沫、赵导这些人也觉得好尴尬,赵导都已经在想着录制结束之后怎么把观众鼓掌一分钟的视频给做进去了,到时候没人鼓掌多尴尬啊,只能靠后期制作了。

    何向东微微一叹,当年单弦在北京多红啊,好了,现在北京人都不知道这玩艺儿了。

    不过何向东也没有气馁,这些年他听的多了,也见得多了年轻人对外国艺术如数家珍,对本国曲艺却是一概不知。

    他做的就是复兴相声复兴曲艺的事情,如果大家都对曲艺很了解,曲艺依旧很红火,那他也就不必再去瞎复兴了。

    何向东站在了台前,整天吓唬明星的老二拎了条椅子坐在了一旁,戴上假指甲,弹弦试音。

    苏沫和张秋生就在一旁看着,台上还有几个摄像师扛着摄像机在走动。

    何向东站好了,一抖手上的八角鼓,底下小铜片碰撞发出擦擦声,他道:“接下来要唱的这个曲牌叫《农民乐》,曲目是《点四香》。”

    观众全都望着何向东,现在是真的没人听曲艺了,像相声评书这样的以说为主的还稍微好一点,其他以唱为主的就真没人听了。

    台下观众里面就有好些不相信何向东的,他们是真的不喜欢曲艺,平时听到就会觉得厌烦,就算这曲子是从何向东嘴里唱出来的又如何,不喜欢还是不喜欢啊。

    老二在后面弹着三弦,老二的性子很稳,弹起三弦来也是稳稳当当的,节奏控制的非常好。

    何向东也在敲着手上的八角鼓,待到板眼合适之时,他张嘴一亮嗓子:“桃花飞舞柳条青,好一个春香女花容。会描丹青擅画画,这佳人十九冬、手儿巧、好貌容。只可惜鸳鸯梦前世未修成啊。”

    一句话出来,全场观众当时就是一惊,他们是外行人,分不清何向东唱的功力到底如何,但是他们却能直观地感觉到这个是真的好听。

    现场也有好多人平时在家里也听爷爷奶奶那辈人拿着个录音机听曲艺,他们偶尔也能听到,但每次都很厌烦,可是台上何向东唱出来的却是如此悦耳,简直不比流行歌曲差啊。

    说到流行歌曲,台上就有一位曾经的专业歌手。作为专业歌手的张秋生,他对曲艺戏曲还是知道一点的,这也是专业要求,需要他们涉猎广泛一点。

    他也听过不少名家大师的曲艺作品,但是说实话,那都是些呜咽低沉,如泣如诉的东西,他听不进去。

    可何向东的演唱风格却给了他耳目一新的感觉,第一个是嗓子亮,唱词非常清晰;第二个是节奏方面,节奏比一般的曲艺快了许多;第三点就是旋律韵味,旋律韵味也非常足。

    张秋生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能判断了,这人唱的东西具有大范围推广的价值。曲艺现在是出了名的小众,也就是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才会听,可是这人唱的东西就却很有普适性啊,这……

    “是只有一首这样,还是他唱的所有东西都如此,若是所有都是如此,那曲艺行这次还真是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了。”张秋生暗自咋舌。

    苏沫美眸泛起涟漪,她以前就认识何向东,但是交往不深,也没怎么听何向东唱过,这咋一听,简直是给了她巨大的惊喜啊。

    何向东唱的曲艺,虽然节奏调整过了,但却并没有流行歌曲的那股子浮躁气,他唱的曲子就如同一泓温泉缠绕在别人身上,温暖润透,让人非常舒服,这就是传统曲艺身上凝聚的历史魅力。

    全场所有人都陶醉其间了。

    小王这傻丫头眼睛里面已经充满了崇拜之色了,明明何向东长得其貌不扬,可她却觉得拿着八角鼓唱着小曲的何向东帅炸了。

    《点四香》是点春夏秋冬四香,这也是唐伯虎点秋香里面的一出,曲牌子是《农民乐》。

    何向东点完了春香,开始点夏香了:“桃花引来小黄蜂,好一个夏香女花容,明眸皓齿春波动。这佳人喜盈盈,桃腮粉面,臊的通红。只可惜年纪小,婚事怎么能成。”

    第二番唱完,何向东一顿,观众掌声就起来了,还有一群人扯着嗓子叫好。

    何向东眼睛一凝,手上一摇,再点冬香:“桃花引来小黄蜂,好一个冬香女花容。这佳人,好比那鸳鸯梦呐。只可惜那月下老,他未给栓红绳。”

    “好……”观众再次叫好。

    何向东最后点秋香:“秋中魁首香中王,为了秋香我费劲了心肠,虎丘山大闹云岩寺。追舟寻美最癫狂,皇家解元伴了书房,堂堂的斯文面上无光。今日里入得鸳鸯帐,我与你三笑姻缘配成双。”

    唱罢,何向东深鞠一躬。

    观众尤未过瘾,但是掌声却是久久不歇,还有许多人喊再唱一个的,这都是听上瘾的。

    张秋生也叹服地鼓着掌,眼神中全是钦佩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