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章 综艺感
    赵导是万象归春这档节目的总导演,也是台里的老导演了,平时满是笑容的胖乎乎圆脸现在满是汗水,他都急的不行了。要看书

    苏沫也是焦急不已,她的年纪比何向东还要大一些,但是现在的女人好像都不显老,她打扮打扮还是非常青春靓丽的。

    何向东微笑着看两人,笑道:“哟,您二位来了啊?”

    赵导言语中已经带上一丝怒意了:“我要是再不来,就要出大事了。”

    何向东笑了一下:“大事已经出了。”

    “什么?”赵导一惊,望着何向东身后的那几人。

    有工作人员苦着脸答道:“何老师已经拿我们节目组的一半宣传经费跟对方打赌了。”

    赵导匆忙道:“这个我知道,打赌期限是多久啊?”

    小王也抬起头紧张看着,她前面只听到打赌那里就跑开了,后面的事情她还真不知道。

    那人悲催道:“半年。”

    赵导、苏沫还有小王三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看着何向东的眼神就仿佛是在看疯子。

    何向东反倒是无所谓地耸耸肩,笑了一下:“都这么紧张干吗,走吧,准备一下开始装台了,咱们也要开始录制了。”

    说罢,何向东扭头就走了,留下一群人愣在当场。

    苏沫面容复杂,微微一叹,小跑两步跟上了何向东。小王这姑娘愣了一下,还是朝着何向东跑去了。

    赵导站在原地,眉头紧皱着,目光沉沉地看着何向东离去的身影,眼神深处满是鄙夷之色。

    有人问:“赵导,咱们怎么办?”

    赵导愤愤言道:“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在赵导看来何向东就是属于不学无数的那种人,因为最近的爆红都快要忘了自己是谁了,被一点点名利弄得眼里都看不见人了。????壹?看??书W?WW看·1?K?A?N?S?H?U?·COM?

    什么玩意儿嘛?

    还敢和半日谈的人打赌,拿节目组的经费去跟别人去打这种完全不可能赢的赌,就没见过这么混账的,真是够了,这人。

    何向东身边站着两个大美女,他脸上也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一点不见担心。

    苏沫瞧他一眼,微微摇头,说道:“你倒是真的不慌啊,你有必胜的把握吗?”

    何向东笑着说道:“看看咯,赢他们没那么难吧?”

    苏沫摇摇头,说道:“你还真是心大,他们是访谈类节目,从本质上来说我们也是访谈类节目。他们半日谈已经在访谈类节目做到顶尖了,我们的受众还有业务其实是和他们有很大一部分重合的,观众肯定是更倾向于他们,我们想要超越他们,太难了。”

    闻言,小王也把头低下来了。

    何向东却还在宽慰两人:“你们放心吧,我既然敢说出这样的话,肯定就是有把握的,我看这档节目寿命不长了。”

    “啊?”小王愣住了。

    “嗯?”苏沫也是满脸疑惑。

    何向东没有多解释。

    这年头传得最快的还是各种小道消息了,《万象归春》还没有正式开始录制呢,台里面众人就都知道这事儿了。

    一时间,议论纷纷。

    万象归春虽然没有正式播出,但是它在电视台内部倒是火起来了,只不过火的都不是什么好名气,大多数人都是在骂何向东。

    也是何向东这段时间红的太快了,红的一快,别人就会认为这个人肯定会膨胀,哪怕是他上厕所多用一张纸,人家也会说他是因为红了,所以用起东西来大手大脚了,这个人膨胀了。

    解释都解释不清楚的,这就让人很绝望了。

    ……

    半日谈又磨蹭了半小时才终于录制结束了,万象归春节目组这才开始装台准备录制,这已经比原先定好的时间足足晚了一个半小时了。

    《万象归春》有两个舞台,一个是按照老式茶馆风格那样安装的,大屏幕显示的是老茶馆的建筑,立体式观看,舞台上摆放着几只八仙桌,最前方还有一个柜台。

    《万象归春》四个大字就印在了屏幕上,这就当做是茶馆的招牌了。

    另外一个舞台就像是普通人家那样,大家坐沙发,茶几上摆放茶水。

    节目前半场是做访谈,所以是用了家庭式的装台,大家都坐在沙发上,这样也比较适合做访谈。

    后半场一般是相声演出,就用到第二舞台了,几张桌子一搭,找几个人一坐,这就相当于是把向文社搬到了舞台上来了。

    说是有两个舞台,其实也就是一个地方。因为一号演播大厅舞台够大,所以就被分割成了两个部分,也足够何向东他们造作的了。

    ……

    节目录制正式开始,尽管赵导对何向东意见蛮多,但是他们组里面所有人都被何向东捆上战船了,他们是不得不出力啊,不然丢脸可就是他们所有人了。

    程导在对讲设备中开始倒数:“各单位注意,现在开始倒数,五、四、三、二……开始。”

    大灯点亮。

    何向东和苏沫站在当中,摄像机近景推进,何向东对着摄像机笑着说道:“欢迎大家来到万象归春,大家好,我是何向东。”

    苏沫也甜甜笑道:“我是苏沫。”

    何向东大声道:“欢迎你们。”

    领掌的人起身,观众掌声欢呼声响了起了。

    节目开始了,苏沫扭头对何向东说道:“哎,何老师,您不是相声演员嘛,怎么来我们这儿了,不是走错了吧?”

    何向东摇摇头道:“我没走错啊。”

    苏沫道:“您又不是主持人,呆这儿干嘛呀,这是主持人呆着的地儿。说相声可不是这时候上来的。”

    何向东问道:“哦,我不是主持人,那谁是……?”

    苏沫道:“我呀,我是主持人啊,您是相声演员。”

    何向东摆摆手道:“别提了,说相声说不下去了,都够一万个同行骂我不懂相声了。”

    “噫……”这里面估计好些观众都看过向文社的相声,没人教他们,就都会自己起哄了。

    苏沫也在笑,何向东跟同行的那一番骂战,在前段时间可是闹得很火的。

    苏沫又问道:“然后呢?”

    何向东苦着脸道:“我这不是没办法了嘛,我又不会别的手艺,就连去大街上扫地我都来不了啊,实在没辙了,人家都告诉我,要不你当主持人去吧。”

    “啊?”苏沫傻眼了,“我们主持人门槛这么低啊?”

    何向东反问道:“那不然您怎么在这儿呢。”

    “去你的。”苏沫娇俏哼了一声。

    “哈哈……”观众大笑,不需要别人领掌,掌声就自动响了起来了。

    这就是何向东的能耐,并不是每个相声演员都适合做综艺节目的,有些人就只适合铺平垫稳说相声。

    但何向东不一样,他现场抓哏砸挂的本事都快天下无敌了。其实这就是综艺感,他的综艺感比谁都强,太适合做节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