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德艺双馨老艺术家
    “这个中国的节日啊,很多,咱们这一生就要过很多节日,就拿薛老师来说好了,小时候得过六一儿童节。更新最快”

    薛果点点头:“对,儿童节嘛,得孩子过。”

    何向东继续道:“再大一点,就要过青年节了。”

    薛果补充了一下:“五四青年节。”

    何向东再道:“再大一点要结婚了。”

    薛果笑道:“长大了。”

    何向东道:“再过两月,过清明节了。”

    薛果惊道:“啊?这就死了啊?”

    观众也是哈哈大笑。

    何向东却道:“没事,你还能过节呢。”

    薛果疑惑道:“我都死了,还能过什么节啊?”

    何向东道:“再过两年,你还能过父亲节呢。”

    “啊?”薛果一把把何向东推开,骂道:“好嘛,我都死两年,哪儿冒出一孩子来啊?”

    何向东一摊手:“那你去问你老婆,问我也没用啊,我从来做好事不留名。”

    “去。”薛果算是彻底爆发了。

    何向东在台上坏笑不止,台下观众也甚是热闹。

    “噫……”观众连连起哄。

    等观众稍微消停下去,薛果才骂骂咧咧道:“你这都越说越不像话了,这都什么呀,您这都跟哪儿学的啊?”

    何向东答道:“我跟师父学的啊。”

    薛果疑惑道:“你师父就教你这个啊?”

    何向东理所当然答道:“对啊,做好事不留名就是我师父教的。”

    薛果挥挥手:“嗨,别提那个。”

    何向东继续道:“要说这做好事不留名啊,还是我师父厉害,现在相声界就有好些人是我师父当年做好事不留名留下来的呢。”

    “啊?”薛果傻眼了。

    何向东一摊手道:“不然怎么现在那么多人跳出来要分家产啊。”

    “噫……”

    “吁……”

    观众起哄声嘘声一阵一阵的,来的都是向文社的支持者,最近闹出来的新闻他们也都知道,现在听到何向东这么狠的回击,他们全都兴奋了。

    现在这年头的明星艺人都讲究公众形象,平时说话都是温声细语的,就算是挨骂了遭受污蔑了,或者发生其他情况了,他们都强撑着故作大方。

    根本没见过何向东这样混不吝的角色,一言不合就开始当众骂街了,观众都是喜欢看热闹的主儿,见到这场景自然兴奋起来了。

    记者也是喜欢热闹的人,可是说新闻就是热闹,只有热闹才能让人围观,让人围观的新闻才是有价值的。

    所以北京城的记者也特别喜欢往向文社跑,反正每次来他们都能弄到新闻,他们现在都快把何向东当成是他们新闻行业的祖师爷了,这家伙太赏饭吃了。

    娱乐圈就不是个能藏得住事儿的地方,相声行当虽说属于传统曲艺行,可也是娱乐圈一份子。

    何向东在大庭广众下的大放厥词,自然也被北京的相声同行知道了,引发骂战自然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了。

    沉寂如一潭死水的相声界,最近因为何向东和向文社的走红,可是闹出了不少动静。

    真是热闹的很啊。

    ……

    何向东也没管那些同行们的回击,他可没功夫跟那帮人扯皮,他可忙的很呢,他就完全没搭理某些同行的回击,某些人就像是一拳头砸在了棉花上,无处受力,这玩意儿太难受了。

    见何向东什么回应都没有,媒体也大失所望,本来还等着看一场激烈的撕逼呢,现在也没有了,他们也就没多少心思再往其他相声演员那里跑了。

    相声界又慢慢恢复平静了。

    向文社的濒临失传的传统相声专场的演出也终于结束了,这次的专场演出非常火爆,观众如潮,好评如潮。

    这一次的专场演出无疑是非常成功的,其中最大的成功就是给向文社打上了一个继承和发扬传统文化的标签。

    这个标签太重要了,向文社只是一个民间草台班子,没有背景没有靠山,还有不少人指责向文社的相声是在污染大众精神,向文社也因此遭受了不少指责和非议。

    但是只要继承和发扬传统文化的标签打在了向文社身上,何向东就有底气面对任何人。

    现在相声界都在求新求变,只有向文社这一家在坚持说传统相声,也是说的最好的一家,也是拯救了那么多快失传的相声遗产的那一家。

    现在国家对传统文化非常看重,也特别希望传统文化能重新绽放光彩。何向东的向文社恰好就满足了国家的要求,只要向文社坐实了文化传承者的标签,那国家就变成了向文社的靠山了。

    那何向东将无所畏惧。

    只要国家和行政方面保证住了,其他江湖方面的争斗,何向东根本不惧,他本就是江湖人,一点都不怕这种江湖手段,江湖人也得是得靠能耐才能立身的。

    何向东也想着是不是把自己师父请到向文社来坐镇,另外也让师父拿回属于他的荣耀。

    这件事情不只是电视台在联系,文化部门也在促成,徐四海都上门来过谈过这件事情了,他希望能和方文岐面谈一下,看看能不能更好拯救这些快失传的相声。

    何向东也致电到上海去了,可是自己师父这段时间身体很不好,都在医院里面好些日子了,都是老毛病了,一直在调养。

    何向东担心师父身体,也就压下这件事情没说了。其实现在方文岐都还不清楚现在向文社的火爆情况的,何向东电话回去倒是也把事情给说了,只是方文岐根本没上心。

    一来呢,是何向东在外面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方文岐很怀疑何向东话语里面的可信程度;二来,方文岐也清楚现在相声界的惨状,大伙儿都没饭吃了,何向东的向文社怎么可能红成那个样子呢。

    再说,都红成那样了,自己怎么一点信儿都不知道呢。

    所以因为徒弟的动作已经在北京城里很有几分盛名的德艺双馨老艺术家方文岐同志躺在病床上,不屑地淬了自己徒弟一口,并且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再暗自自豪一下自己那依然可怕的智商。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