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九十二章 濒临失传的单口相声
    《甘露寺》说完了,何向东和薛果下去休息了,接下来上场的就是郭庆和老二,俩人说了一段儿。『天籁小说Ww『W.⒉

    濒临失传的传统相声专场演出其实唱大头的还是何向东,这一切演出都是要以他为主的。

    一晚上的演出,他一个人就得要占掉大半,毕竟这些濒临失传的相声也就他会,向文社其他人会的也不多。

    还有好多活儿都是何向东主动传给他们的,好让他们上台能使,也能让他下台能歇歇力气。

    郭庆和老二下去之后,何向东和薛果又上来了,俩人再说完一段儿,再后面的就是顾柏墨和李泉江了。

    现在向文社终于红起来了,顾柏墨也全心全意在这里说相声了,因为他知道靠着说好好说相声能养家了,也就没有必要再去跑出租了。

    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还能由此获得养家糊口的钱,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顾柏墨觉得自己挺满足的。

    他有时候也在暗自庆幸,幸好当初向文社因搬家陷入困境的时候,他不离不弃,若是那时他就走开了,也许今日这一切就都与他无关了。

    顾柏墨也有些感慨,谁能想到当年那个小小的草台班子,竟然能有今日这等风光呢。

    谁能知道,谁能想到?

    顾柏墨和李泉江这一对儿的水平自然是不必多说的了,他们可算是给台下这些同行好好展示了一把什么叫做相声演员的水平。

    对一段相声的评价,行内人和观众的评价标准是不一致的。

    观众喜欢热闹,喜欢笑,台上弄得好玩,弄得很热闹,他们在下面哈哈一乐就很满足了。

    可是同行却不一样,甚至和观众的评价标准大相径庭,他们很多时候甚至认为相声不需要让人哈哈大笑,有会心一笑就足矣了,更多时候需要辛辣的讽刺,这才是喜剧的本质。

    顾柏墨和李泉江的相声没有那么多讽刺内容,但这两人一个是文梗巨匠,一个是文捧高手,说出来的相声自然也是滋味十足的,水平奇高无比。

    何向东的艺术修养不会比他们差,但是他更要顾及到观众的感受,所以他在使活儿的时候是以现场观众的喜欢程度为主来调整的,并不是以同行评价为主,同行的评价在他看来根本不算什么。

    所以在向文社其后很多年里面,观众一面倒的认为何向东的相声是说的最好的,但是同行们却更倾向于顾柏墨和李泉江这一对儿。

    ……

    两人说完一段《一窝混》就下场了,后面上来的是何向东,他们今天要说一个单口相声。

    观众瞧见何向东是一个人上来的,许多人就兴奋起来了,这里面可有不少人听过何向东的单口相声,那都喜欢的不行了。

    甚至有不少人建议说何向东以后干脆全说单口相声得了,也别说对口的了,对口的没什么意思。

    说什么的都有,但是还真没听到几个人说不喜欢听的,所以说很多时候其实并不是我们的传统文化没有魅力了,也不是观众崇洋媚外了,其实就是演员水平不行。

    何向东在观众掌声中走到了舞台中间,台下观众叫着喊着鼓掌着,他倒是一点都不慌,就自顾自整理起了桌子上的手绢。

    观众见何向东也没有热烈的回应,他们也就渐渐安静下来了,等台下安静了,何向东把手上的手绢摆放好,抬起头,微微笑了一下。

    “接下来呢,是我给大家伙儿说一单口相声,相声有单口、有对口、也有群口,这里面说的最多的就是对口相声,单口和群口比较少。”

    “这其中最难说的就是单口相声了,说对口反而是简单了,我和薛果老师在一块,我们还能互相调侃几句,也能相互挤兑一下,大家伙儿看着也好玩。”

    “但是一个人说的这就难了,也没人帮着我,说文说武我自己,好似一台大戏,想说好了不容易。”

    “单口相声呢,也分好多种,有一个人说小笑话的,像咱们马季先生的《宇宙牌香烟》还有马三立先生说的《逗你玩》,这都是。还有一种,就是说故事的,大段儿小段儿的故事。”

    “有喜欢听曲艺的观众都与有一个疑问,就是长篇单口相声怎么跟评书这么类似呢,其实啊,这二者之间本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无非就是单口相声更加注重笑料包袱一点罢了,仅此而已。”

    “咱们今天呢,也给大伙儿说一个长篇的单口相声,我争取尽量不挖坑,尽量说完。”

    “噫。”台下观众起哄声一阵一阵的。

    何向东这些年虽然单口相声说的不是特别多,但是坑他还真是没少挖,都快引起公愤了。

    丁以群见到此景,又听了何向东的话,他倒是有些诧异,嘴上说道:“这人会的可不少啊,长篇的单口相声都能来。”

    这话出来,坐在一旁的赵峰华等人愣是半天没说出话来。

    赵峰华无语凝噎,他真的很想告诉丁以群,何向东会的可不只有这么一点,人家是连失传的白沙撒字都会的怪物。

    当年就是这货在电视台各大媒体上大肆宣传他的相声十二门功课理论,这才被一众大腕给封杀了。

    谁知道现在还是让这小子闯出一片天地了,而且来的还这么凶猛。

    台上,何向东笑道:“这回说真的,争取不挖坑,咱们这次的一个星期的濒临失传传统相声专场演出,一共有十四场,每一场我都会说一段儿,足足说够十四天,应该是可以说完的。”

    “好……”观众鼓掌,有何向东这句话他们就放心多了,十四场难道还说不完一个故事嘛。

    何向东却是又道:“当然了,如果说不完呢,那我也就没有办法了,咱们就只能下次再说。”

    观众当时就爆出了老大不情愿的声音。

    何向东在台上还瞎嘚瑟呢,一个劲儿地挥手示意:“好,谢谢,谢谢。”

    此举又惹来观众的讨伐。

    好不容易消停之后,何向东才道:“咱们今儿说的这故事叫做九头案……”

    台下的铁杆老观众当时就骂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