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夸下海口
    丁以群当时就感觉自己脑子里面嗡嗡的响,他之前还在说何向东是在哗众取宠糊弄观众。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还说人家弄了一个模糊标准,到时候肯定会用早就盛行已久的传统相声段子来凑数,真正失传的肯定没几个。

    结果人家居然直接来了这么一句,每一段段子在相声界挑不出二十个人会,这句话说的得有多狠啊。

    二十个,可别看这个数字好像挺大的,你得要考虑到相声界有多少人啊,从业者有多少啊,在这么庞大的从业者面前,这二十个人可真的就是沧海一粟了。

    而且从旧社会就说相声过来的老艺人可还有好多活着的啊,不说别的,单就今天来到现场坐着的就有好几位,那可都是宝字辈的老前辈啊。

    除了这些老前辈,相声界还有三大世家,马家侯家常家,尤其是马家,人家世代都是说相声的,马三立先生的外祖父就是恩绪,那是相声的第二代传人啊,父亲又是相声八德之一,人家家学多少渊博啊,你敢说人家会的段子不多?

    还有常家,常家大爷小蘑菇是相声泰斗张寿臣先生的徒弟,老常四爷常连安老先生是张寿臣先生的代拉师弟。

    张寿臣先生何许人也?那是相声界第四代的门长,寿字辈这一辈的掌门人。现在说的这么多传统相声,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人家创造出来的,你说说,他们能不懂吗?

    还有侯家,老侯爷是公认的相声大师,他掌舵相声一门多年,推动相声改革,把相声带上更高等级的舞台,这得有多大的能耐啊,人家会的能少嘛?

    这三大世家的传人可不在少数,你敢保证他们中间没有懂的人,没有会的人?

    相声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虽说现在行业不景气,但是这行藏龙卧虎的肯定很多。

    找不出二十个人会的人,这大话也太大了吧。

    丁以群相信何向东手上是有几个别人都不会的段子的,但是顶多也就几个而已。

    但是他说他这一次一个星期演出的接近上百个段子,是每一个在相声界都找不出二十个人会。

    这得多难啊,接近上百啊,传统相声拢共才多少段啊。

    **十个,接近上百段儿啊,你何向东一个人会这么多别人都不会的?

    怎么可能?

    绝对不可能。

    相声界是你们家开的啊?

    观众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反倒被何向东的豪言壮语激的热血沸腾,而在场的同行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傻了眼了。

    侯三爷等人都觉得何向东是疯了,这海口未免也下的太大了吧,但凡要是有一个段子,要是会的人多上那么一点,那一切就全都完了。

    到时候人家逼上门来,要你兑现关门的誓言,你是兑现还是不兑现啊?

    这孙子,疯了吧?

    就连一直都何向东有谜一样自信的楚城这次也是冷汗直下,这海口下的实在是太大了。

    赵峰华等人先是被何向东这疯狂的气势吓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待得他们反映过来,所有人都激动了。

    天赐良机啊,真的是天赐良机啊。

    他们见着向文社这火爆的样子,本来还觉得挺棘手的,这玩意儿很难弄啊,他们也没什么行之有效的法子,谁知道他们没动手,对方自己就跑出来主动作死了。

    电视台还有广播频道的录制人员也愣住了,现场也来了好多媒体记者,都是各大报社的。

    他们听到何向东这豪言壮语之后,所有人一愣之后,便都激动了起来。

    他们都快要冲上去搂着何向东亲上一口了,多好的新闻卖点啊,多有看头啊,这又要能上头条了。

    他们平时都是想尽办法找新闻,绞尽脑汁想看点。结果到了何向东这儿,何向东直接给他们送新闻,送话题,嗬,简直就是他们的贴心小棉袄啊。

    千人千面,每个人想法都会跟他所处的位置,也跟他本身所在乎的东西有关。

    而台上,现在的何向东最在乎的就是他师父的声誉,以及他师父为相声所做的一切贡献,他绝对不能忘记这个,也绝对要把这一点告诉所有人。相声界该给他师父的,他都要拿回来。

    何向东微微一笑,对观众继续说:“咱们从这场开始,过后的一个星期里面,每一天都有两场演出,下午一场,晚上一场。大家有空还来啊。”

    “来。”有观众应和。

    也有观众喊:“没买着票。”

    何向东听见了,一脸苦色道:“没票,你跟我说也没用啊,我也买不着啊。”

    观众笑,你是向文社班主,还能买不着自家买卖的门票吗?

    薛果也笑着问道:“连您都买不着门票了啊?”

    何向东点头道:“那可不,我刚刚从外面进来的时候还有个黄牛拦住我,问我要不要票。”

    薛果愣了一下:“嗯?他不认识你啊。”

    何向东道:“那我估计是不认识,他还问我有没有票呢。”

    薛果问道:“那您是怎么说的?”

    何向东道:“我当然说没有了,那人就跟我说没票可不进去。嗬,听到这话我可就不高兴了,我进门什么时候要过门票啊。”

    薛果道:“那可不。”

    何向东道:“可人家不知道啊,还非拦着要我买票,气得我差点把最佳黄牛奖颁给了他。”

    “啊?”薛果傻了。

    何向东说道:“你看人家多敬业啊,不止当黄牛,还帮这我们剧场检票,这是个有梦想有追求的黄牛啊。”

    薛果哈哈一乐:“嗨。”

    观众也在笑。

    何向东非常自然地开始垫话儿了,开始为后面的正活儿做铺垫了。

    何向东摇头叹道:“这都真事儿,我也没名气,说了这么多年相声,也没人认识我。”

    薛果道:“那你可就谦虚了,您现在可是正当红啊,这么多观众可都是冲着您来的。”

    何向东摇摇头:“人家都是冲着相声来的,谁知道何向东是谁呢,我估计认识我的也就只有您一个了。”

    薛果乐了:“怎么着我就这么特殊呢?”

    何向东道:“因为咱们俩家有关系。”

    薛果好奇问道:“咱们两家什么关系。”

    何向东非常正经说道:“用一个成语可以形容,这叫***之好。”

    “恩?”薛果愣住了。

    观众笑喷出来。

    何向东继续道:“这个通歼之好啊,侧重在这个通歼之上,就是说我跟嫂子啊……”

    “去。”薛果急了,一把把何向东推出老远去。

    “噫……”

    “吁……”

    台下观众开始起哄。

    何向东还不乐意了,怒道:“你推我干嘛?”

    薛果瞪起眼珠子道:“那你把话解释清楚了,什么叫通歼之好?”

    何向东道:“就是说咱俩家关系好。”

    薛果都快无语了:“那叫通家之好。”

    观众大笑。

    何向东愣是问道:“跟嫂子没关系啊?”

    “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