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八十八章 让向文社关门歇业
    观众是笑了,赵峰华等同行的脸却是黑了,侯三爷等关心向文社的前辈们大松了一口气。

    这个包袱很不错,两人表演的也好,包袱一抖出来,全场观众都笑了。

    张宝库这样宝字辈的老先生,也微微颔首,又看了一眼现场观众的反应,他们心中也有一些疑惑。

    他们是真的从旧社会时期就开始说相声的艺人,现在所说的传统相声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就是他们那个年代的相声,他们对这些相声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传统相声对这些老前辈来说是一点都不陌生的,他们清楚传统相声里面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处尺寸和裉节。

    向文社打出了要说濒临失传相声专场的时候,他们这些人是因为好奇过来的,可心中也存了几分考较的味道。

    现在台上一个大包袱出来了,他们心中也有计较了。台上演员说的有问题吗?有,而且问题很多,他们的节奏和尺寸完全不是他们以前接触的那些老传统相声啊。

    而且台上这两个演员的表演风格跟传统相声也很不搭,他们说的是传统相声,可是又不像是传统相声。

    但是再看看现场观众的反应,观众的反馈相当好啊,这是怎么回事?

    台上相声在继续说着,陈军性子比较跳脱,在台上非常活跃,何向东以前是想把老二搭给他的,老二性子沉稳,压得住场子,两人一动一静,刚好搭配。

    只是可惜陈军和老二搭不到一起去,老二和郭庆搭了几次,那俩人倒是也蛮契合的,现在也成了一场买卖了。

    何向东思虑一番之后,就让老三和陈军搭档了,这俩人是师兄弟,老三年纪也比陈军大一点,性子也稳一点,俩人在台上也配合的起来。

    现在看看,他们的舞台效果确实不错,开场也是热场,得让场子热起来,得让观众兴奋起来,这样后面演员就好说了。

    陈军和老三说的还是很不错的,俩人年纪都不大,使活儿非常活泛,效果非常好。

    家堂令是一段传统相声,濒临失传,会的人不多,但也不只有何向东这一家,田立禾老先生曾经就演出过。

    这活儿还算是皮薄的,皮薄皮厚是相声行内的专业术语,指的是包袱效果容不容易出来,皮薄的效果好,皮厚的包袱很难响。

    家堂令还算是薄的,这个相声段子后来没人敢说了,慢慢的也就没人会了,因为这个段子都是在用伦理哏,都是在用长辈亲属的称呼来找包袱,这玩意儿是不让演的。

    俩人开场开的相当好,热场也热的很好,观众们都兴奋起来了,后面演出也就好演了。

    两人退场之后,陈博上场报幕:“下面请您欣赏相声《甘露寺》,表演者何向东薛果。”

    同行们纷纷一滞,又是一个要失传的段子。

    好多人都懵了,真的假的,何向东还有向文社到底会多少啊,他们不会这十四场,这八十多个全都是要失传的段子吧,这也太疯狂了吧。

    观众爆发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何向东和薛果两人一前一后,缓步出场,见着这两人,观众的欢呼声更大了。

    两人施施然走到台前,还没他们说话呢,台下送花的就来了,大捧小捧好多。

    何向东一看不敢怠慢,马上过去把花接过来,真诚跟观众道谢,有些要拥抱的,他也跟人家抱一下,要签名的,他也不厌其烦接过笔记本来签。

    接花弄了好一会儿了,献花观众才慢慢散去。

    何向东走回到自己的位置,笑着说道:“行了,赶紧回去吧,小心座儿丢了。”

    “啊?哈哈。”薛果笑着捧了一下。

    何向东对观众真诚说道:“感谢,感谢大伙儿这么捧我们,你说来就来呗,还送东西,还带了这么多花。你看,这都摆满了,薛老师,要不您躺下吧,别浪费了。”

    观众笑。

    薛果捧道:“啊?我就死这儿啦?”

    何向东理所当然道:“是啊,别浪费了啊。”

    薛果无奈道:“好嘛。”

    何向东笑了一声,状态非常轻松,下面坐着一大片同行,但是他心里一点不慌,全都视而不见了,坐在下面的就是观众,他管你是什么身份呢。

    何向东微微笑着,开始接话了:“玩笑归玩笑,咱们哈哈一乐就过去了,刚刚前面给大家伙表演的是我的两个徒弟,一个叫陈军,一个叫郑大玉,陈军是我大弟子,郑大玉是我三徒弟。”

    薛果点点头:“嗯,没错。”

    何向东继续道:“都说师徒如父子,这俩人就跟我的亲儿子似得。”

    薛果道:“对,这话没错。”

    何向东却道:“今天能跟儿子站在一个舞台上,我很高兴。”

    薛果急了:“哎,你怎么又给我饶进去了?”

    “哈哈……”观众大笑。

    何向东摆摆手,说道:“嗨,没事,我不拘小节。”

    薛果骂道:“废话,你倒是不拘小节了,我这儿吃着亏呢。”

    何向东打趣道:“你就是这么斤斤计较。”

    薛果道:“我呀。”

    观众再度笑了一下。

    说相声就是和观众交朋友,何向东深谙此道,所以他在台上的状态非常放松,也喜欢和观众打趣,这其实就是说相声。

    何向东道:“咱们这是濒临失传的传统相声专场演出,什么叫濒临失传呢。”

    薛果道:“您给说说。”

    何向东道:“濒临失传啊,就是说这个相声段子已经没有几个人会了,所以叫濒临失传。就像之前我那两个徒弟表演的《家堂令》现在就没几个人会了,还有我们说的这段儿《甘露寺》,这就是差不多是失传的了,所以说你们诸位今儿算是来着了。”

    薛果点头:“没错。”

    观众鼓掌。

    何向东眼睛看着一众同行,说道:“我知道很多人都在猜想我们向文社的濒临失传传统相声专场演出是不是在挂羊头卖狗肉,是不是在拿别的段子来糊弄观众。”

    这话一出,同行们心中一紧。

    何向东盯着众人,掷地有声道:“在这里我可以明确告诉大家,我们这次的专场活动,一个星期的演出,十四场专场演出,接近上百个演出段子,全都是濒临失传的。”

    “在坐的有一位算一位,任何人都一样,你是用录音也好,你是用笔记本写也罢。你出去之后,你只要能在除了我们向文社之外的整个相声界找出二十个人会的人来,我就敢让向文社彻底关门歇业,我们从此以后不干这一行了。”

    此话一出,观众沸腾。

    同行们全都倒吸一口冷气。

    侯三爷傻了,石先生傻了,严亮傻了,张宝库老爷子傻了。

    赵峰华等人都快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