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八十七章 家堂令
    向文社的舞台上从来都是以演出传统相声为主的,其实相声也不分传统相声和新相声。

    传统相声在当年其实也是新相声,都是相声,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相声是为观众服务的,观众认可了,喜欢了,那这就是好相声。

    何向东说的其实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传统相声,他汲取了传统相声中的营养,套用了传统相声里面的叙事方式,但是节奏还有里面的很多包袱都是非常现代化的,很迎合现在观众的口味。

    用官方一点的话来说,何向东做的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继承传统推陈出新。

    现在相声没落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大家伙儿一个劲儿地想办法推陈出新了,根本没人想着去继承传统。

    殊不知,没有继承传统的推陈出新,那就是瞎胡闹。

    向文社开场的一个大西厢可让现场许多观众还有同行都开了眼界了,仿佛在这一瞬间,他们都见到了旧社会时期那个传统相声班子里面的传统相声艺人的风采了。

    濒临失传传统相声专场演出,名不虚传。

    何向东也没多唱,后面又唱了巴掌儿、太平年、金钱莲花落还有照花台这几个曲牌子之后,就不唱了。

    众人一躬而下,门柳儿唱完,正式演出开始了。

    第一个开场演出就是陈军和老三的,何向东也算是提携自己徒弟了,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他都把自己俩徒弟推上开场的位置了。

    按理说这陈军还有老三俩人的火候其实还是差一点的,向文社现在也不缺高手。但是毕竟这是个好机会啊,何向东还是心疼自己徒弟,把这重要的开场位置给了他们。

    这场演出的主持人是陈博,陈博上场简单说道:“下面请您欣赏相声《家堂令》,表演者陈军、郑大玉。”

    这名字一爆出来,观众们倒是还好,他们其实听得相声也不多,反正大部分都是新鲜玩艺儿,也不觉得惊奇。

    同行们却是愣了一下,有好多人都没听过这个段子,难不成还真是濒临失传的?

    赵峰华也愣住了,他完全没听过这个段子啊,他扭头看看身边几人,看看严小华,看看黄高柏、李远功,发现大家都是一脸茫然。

    赵峰华喃喃自语:“还真有要失传的段子啊?还是说只是做个开门红?”

    赵峰华心中没底。

    丁以群脸色更沉了几分。

    不过他倒是能稳得住,他从来不觉得传统相声比新相声厉害到哪里去,尤其是这些濒临失传的传统相声。

    若真是那么珍贵,那么有价值,他又凭什么会失传?

    传统相声里面像《论捧逗》这样的名段子,那才是真的有价值,这样的相声段子就算是放在现在,也依然是在被新相声所引用。

    丁以群看着台上两个小年轻,他可不认为这俩人有多少能耐,更何况还是说这样濒临失传的传统相声,等会一个弄不好就得死在台上,看看他们以后还有没有脸再玩这种哗众取宠的把戏。

    是的,丁以群就是认为向文社还有何向东是在哗众取宠,利用濒临失传传统相声的噱头来卖票,结果表演的内容都是一些被淘汰的东西,这难道不是哗众取宠?这难道不是欺骗观众?

    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其实大部分同行都是这么认为的。一段相声失传必然有其原因,除了少数因为传承出现断裂之外,其他大多数都是被淘汰了,观众不喜欢了,所以没人说了,也所以没人学了。

    侯三爷眉头皱皱,他是新派相声的代表人物,但是他从来不反对传统相声,甚至说非常喜欢传统相声,也非常建议相声演员从传统相声里面汲取营养。

    但是对于何向东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的濒临失传相声专场,他真的没有多少信心,把这么多被淘汰的相声再度搬到台上来,观众真的会认可和喜欢吗?

    若是他早知道此事,他一定会想办法劝阻的,毕竟这事儿太冒险了,向文社好不容易才红起来,可不能就这样就给毁了啊。

    可惜何向东的保密措施太严密了,谁都不知道他居然要来这一手。一直到媒体铺天盖地报道了,侯三爷才知道这件事情。

    而那时木已成舟了,已经无力回天了。

    侯三爷坐在现场,心中担忧甚多。

    有担忧的人也不只有他一个,事实上真正关心相声的艺人都很担心向文社的处境。

    相声已经没落太久了,相声界捧了这么多年,连一个新角儿都捧不起来。

    他们太需要新鲜血液了,也太需要新的角儿了,他们需要有一个新角儿来证明相声还活着,来证明相声还有希望。

    现在向文社还有何向东的走红,让他们都看见了希望,但是何向东现在居然在走这种钢丝,他们岂能不担心不忧虑啊。

    现场同行们估计也就楚城最不担心了吧,他对方文岐和何向东有一种谜一样的自信。

    ……

    观众掌声起,陈军和老三一前一后上来,两人站到台前朝着观众深鞠一躬。

    陈军倒也是个秒人,上台就道:“人来的不少啊,刨去空座就都坐满了。”

    观众立马起哄了:“噫……”

    老三拦下了陈军问道:“这是咱师父的包袱,你怎么给用上了,你想干嘛?”

    陈军撸撸袖子一脸横相:“干嘛?我要篡权夺位了。”

    “啊?”老三惊叫一声。

    “噫。”观众则是更激动地起哄了。

    老三道:“这相声可不敢说了,我看你都不想在这儿干了。”

    陈军道:“谁不想干了啊?”

    老三道:“你呀,你都准备篡权夺位了,不行,我得告诉师父去。”

    “等会。”陈军一把拉住了老三,问道,“你要干嘛去?”

    老三道:“告诉师父去啊,你都准备篡权夺位了。”

    陈军求饶了:“别去别去,我说着玩的,我是开玩笑的。”

    老三算是逮着理了,就道:“迟了,嘿嘿,我现在就要去报告。”

    陈军拉着老三,叫道:“你可不能去啊。”

    老三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能去啊?”

    “因为因为……因为……”陈军脑子快速转动,突然灵光乍现,脱口而出:“因为你欠我人情。”

    老三疑惑问道:“什么人情?”

    陈军松开了老三,说道:“我上周请令堂吃过饭。”

    这就要入活儿了,前面垫话儿没什么包袱,但是观众都不厌烦,这就是本事了。

    同行们对这俩小年轻也产生了兴趣,侯三爷也不免对陈军多看了一眼,这是个好苗子啊。

    台上,老三还是有点不信,就问道:“吃饭?哪家饭店啊?”

    陈军道:“京华饭店啊,我们就在一号包厢里面,我还点了十几个大菜呢,尤其是那个鱼啊,那叫一个鲜啊。”

    老三又问道:“真吃了?”

    陈军理直气壮道:“当然吃了。”

    老三再问:“那吃完之后呢?”

    “额……”陈军想了想,说道:“我带着令堂洗澡去了。”

    “啊?”老三怪叫一声。

    观众笑了出来。

    老三急了:“洗澡,你带着谁家令堂洗澡去啊?”

    陈军道:“还能谁家啊,就你家令堂呗。”

    老三急道:“这话你可不能胡说啊,你说说我家这令堂长得是什么样子。”

    “胖,白白胖胖的,嗬,脱了衣服那叫一个肉多啊。”陈军在胸前肚子上比划着。

    “去。”老三一把把陈军推开。

    观众狂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