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八十章 为师正名
    文化局这件事情就暂时过去了,不过何向东的心头也染上了一丝阴霾,这种事情以后肯定还有更多,向文社现在还是一颗幼苗,还没有长成参天大树,它还经受不了各方面的打击。

    何向东显得有些忧心忡忡,向文社在崛起的过程中势必要得罪一批人,这是向文社必经的磨难,可是如何让向文社顺利渡过这些磨难才是关键的。

    只有千日做贼,哪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何向东不可能永远盯着防着那几人来搞破坏,他不可能有那么多精力。

    向文社必须要快速发展起来,只有向文社真正强大起来了,他们才可以无视一切明枪暗箭。

    何向东眉头紧锁,目光锐利,心中隐隐有怒火生腾。

    ……

    对一个艺人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可能每个艺人都会有自己的理解。有人会认为艺术最重要,有人会认为思想最重要,有人会人物平台最重要,有人认为师承是重要的……

    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可以说每个答案都是正确的,也可以说都是错的。

    但是对于何向东来说,他认为观众才是最重要的,这种重要性是要凌驾于艺术本身之上的,因为艺术就是为观众服务的,包括国家宣传艺术要为人民服务,这句话是没有问题的,道理是一样的。

    艺人也是要为观众服务的,倘若有哪一天,观众不喜欢何向东用这种方式说的相声,那他自然会改,也不得不改。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何向东如此致力于相声民间化的原因,因为只有这样演员才能说出观众喜欢的相声,因为他不得不去如此,而体制内的相声演员离观众太远了,离相声市场也太远了。

    ……

    想要让向文社快速走上正轨,何向东就必须要向外界证明向文社的价值,还要争取广大观众的支持。

    何向东皱着眉头思索着,躺在家里都一直没睡着,而睡在他身边的田佳妮却早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了。

    何向东脑子里面回放了许多画面,主要是方文岐的画面,他没见过方文岐年轻时候的样子,从他记事以来方文岐就是一副苍老模样。

    但这并不妨碍他想象自己师父年轻时候的样子,长相肯定不出众,看老爷子年老时候的模样就知道了,肯定不是个帅哥相。

    但肯定长得很精神,脸上总是带着让人愉悦的笑意,他最常做的动作肯定是蹲在白发苍苍的老艺人身边,认真学习问艺,这样过了半生。

    一直到后来进入曲艺团,再到退出曲艺团,浪迹江湖,向各路老艺人求学问艺,坎坷一生,艰难一生。

    何向东想着想着,眼泪不自觉就流了出来了,流着流着,也就累了,也就困了,何向东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方文岐这一生过的太苦了,其实他可以过的很轻松自在的,可是他自己却放弃了这一切,这是一个把相声爱到了骨子里面的人。

    论相声艺术,现在的方文岐并不比任何人差,他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代宗师,相声泰斗。论及对相声事业的贡献,方文岐更是能排到前列,能与他相提并论并无几人。

    可是他名声却丝毫不显,甚至比不上一个八线开外的小相声演员,这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啊。

    方文岐年纪也大了,也没几天好活的了,对名利这种事情也早就看淡了。

    可是何向东这个做徒弟的却不能如此,相声界该给他师父的名誉和地位,他全都要拿回来,这是他师父应得的,不然他没办法对师父这么多年的辛苦做交代。

    这个念头,何向东很早就有了,当初没有这样做,是因为他的能力不够,做不了这些。

    可是现在不同了,向文社已经走红了,各大卫视也向他抛出了橄榄枝,现在的何向东已经有一些资本了,曾经的一些想法,现在有能力付诸行动了。

    恰好现在向文社被不少心怀歹意的人盯着,向文社需要向外界发出声音,也需要证明自己的价值。

    在这两个原因的加持之下,何向东决定把计划提前了,捧方文岐的计划他早就有了,只不过一直是想等时机再成熟一些再说,现在看来这个时机就是最好的了。

    第二天,何向东醒的很早,嘱咐徒弟们好好练早课,还让老二盯着他们,一会儿让他们自己去向文社。

    嘱咐完了之后,何向东连早饭都没吃就匆匆出门了。

    田佳妮刚起床,领着小何站在二楼阳台上看着何向东匆匆出门。

    小何看看离开的何向东,扬起小脑袋,奶声奶气问道:“妈妈,爸爸去干什么了?”

    田佳妮露出甜蜜的笑意,柔声道:“爸爸去做他早就想做的事情了。”

    小何没听懂,但这并不妨碍这小家伙放下同样的话:“妈妈,我也要去做我想做的事情了。”

    田佳妮笑着问道:“那你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啊?”

    小何立马说道:“我要吃肯德基。”

    田佳妮笑了一下,以前家里不富裕,没这个闲钱带着小何去吃肯德基,每次路过的时候,小何都是咽着口水看着门店的小朋友吃的欢快,田佳妮知道孩子是想吃的,可是家庭条件不允许啊。

    张阔如倒是带着小何去吃过很多次,但是只要不在张家的时候,小何就绝对不会张嘴说要吃肯德基。小何很懂事,说来也怪,这孩子生出来就很懂事,根本不用大人多操什么心。

    现在向文社也走红了,家里经济条件宽裕了许多,田佳妮也带了这孩子吃了不少好东西了,算是把这孩子的嘴给养刁了。

    田佳妮答应的很爽快,也有补偿小何的意思:“好呀,妈妈待会就带你去。”

    “好诶。”小何开心地蹦了起来。

    田佳妮却是打了个哈欠,对小何说:“不过妈妈现在要回去补个觉,昨晚一晚上没睡,你那个笨爸爸还以为妈妈睡得很死呢,他心思那么重,妈妈那里睡得着啊。”

    小何抬起头,疑惑看着田佳妮,他没听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