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七十九章 麻烦上门
    “来,请坐。小高,来给客人上茶。”何向东把来人让到了办公室里面,自从向文社走红之后,邱武宇不仅在分成方面做出了极大的让步,而且还专门弄一间办公室给何向东用,他算是下了血本了。

    来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脸上化着淡妆,好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这人姓秦。

    高刚龙端着两杯茶过来,给客人上了茶之后,他就出去了。

    秦女士接过茶来,笑着对何向东说道:“何老师,我的来意已经向您说明过了,不知您的想法是什么?”

    秦女士是京城电视台的人,这一次是来找何向东谈合作的事情的。

    现在正是草根文化盛行的时候,何向东绝对可以说是草根明星里面的典型代表,而且还是一位不顾惜自己而去苦苦追求艺术的艺人,这样的经历更给这个人物增添了几分悲情和让人感动的色彩。

    所以京城台敏锐地发现了这个机会,他们想和何向东合作,何向东身上的卖点太多了,他们稍微运作一下,可能就会有很好的效果。

    所以,也就有了今天秦女士的上门。

    秦女士自信满满地看着何向东,没人能拒绝电视的邀请,准确的来说是没有艺人能拒绝电视台的邀请。

    现在可不是后世的自媒体时代,这年代的曝光资源九成以上都掌握在电视台手上,完全可以说是得电视者得天下。

    何向东却并没有像秦女士所预想的那样欣喜若狂地答应下来,他一直皱着眉头不说话,沉吟了许久。

    秦女士也耐心地等待了何向东许久,可是何向东却一直是沉默无言,秦女士终于有些不耐起来了。

    “何老师……”秦女士又唤了一声。

    何向东依旧未言,他心中的顾虑挺多的,尤其是对京城台,当初他就是在半日谈的节目上说相声十二门功课的事情才被大腕们封杀的。

    而半日谈后来的行为,也证明了他们是早有预谋的,他们为了制造话题就真的不会顾及到别人的感受,何向东上次就被顶到风头浪尖之上了。

    何向东并不是一个太理性的人,按照他自己的意愿,他是不愿意再和京城台合作的。可是从向文社的角度出发,和京城台合作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毕竟向文社的大本营就在北京,和京城台合作之后,他们可以持续不断在京城增加自己的曝光率,这对向文社的发展是很有帮助的。

    何向东陷入了沉思之中。

    秦女士凝眉看着何向东,她做过不少谈判了,也见过不少谈判对手了,有大放厥词的,有漫天要价的,也有唯唯诺诺的,各种都有,可是像何向东这样半天不说话的,她还真是第一次见。

    又过了好半晌,何向东眉头才渐渐松了开来,自嘲一下,终究是家大业大了,不是孤身一人的时候了,也不能由着自己性子来了:“好,我同意合作,不过有几点要求我需要说一下。”

    “好,您请说。”秦女士伸了伸手。

    何向东盯着来人,一字一句说道:“第一,我们是合作关系,而非雇佣关系,节目的策划向文社必须要参与其中……”

    ……

    何向东和秦女士谈了很久,何向东提了很多要求和条件,有关于他自身的,有关于电视台的,有关于向文社的,也有关于新节目的。

    秦女士也回绝了不少,有些能做主的她都答应了,有些她做不了主的又回绝不了的,只能是等她请示过领导之后再谈了。

    两人的这场谈判还算是进行顺利,等秦女士请示过领导之后,他们和向文社的合作也就能谈妥了。

    何向东送秦女士出门,刚打开房间就见到紧张不已的高刚龙,何向东心中疑惑,却也并未说什么,高刚龙也焦急地亦步亦趋跟在何向东身后。一直到把秦女士都送走了,何向东这才扭头问高刚龙:“说吧,发生什么了?”

    高刚龙急切说道:“文化局的人来查了。”

    何向东道:“查什么,咱们不是早就在文化局备过案了吗?”

    高刚龙急忙摆摆手,说道:“不是的,他们这次是接到举报才过来的,有人举报说我们在剧场里面说色情反动的相声。”

    闻言,何向东眉头猛地一挑,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自从向文社闯出名气来之后,他就一直担心会有人过来搞破坏,没想到今天果然来了。

    被人举报,还能被谁举报啊,哪个观众吃吃没事情干去举报这个啊。自古同行是冤家,何向东连脑海中的怀疑对象都有了。

    “走吧,看看去。”何向东领着高刚龙往外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文化局来的两人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就说接到相关举报了,他们要在这里做一个调研,还要求何向东做签一个承诺,反正前前后后弄了好半天。

    向文社里面的一众演员面色沉重,无论是谁被查上门来都高兴不起来的,王掌柜也在帮着何向东他们处理。

    最后签了一堆东西,问了一些问题,让何向东对举报内容解释之后,年长一点的那中年人说道:“今天的调查基本上结束了,你们的演出呢还是应该要注意一点尺度,一定要积极向上,要对社会对人民有价值。至于举报结果呢,我们回去之后商量好了会告诉你的。”

    “嗯,好。”何向东点点头。

    中年人道:“好,那……”

    站在中年人的戴眼镜的小伙子却突然笑着插嘴说道:“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我们决定在你们这里听一场相声,以便充分做好调研工作。”

    中年人愣了一下,小声道:“我们下午要上班呢。”

    小伙子凑过去小声嘀咕道:“听场相声吧,你都不知道这里票多难买。”

    虽然这两人说的小声,但是向文社的人还是听见了,当时,众人脸色就古怪起来了。

    小伙子清了清嗓子,对何向东笑了笑,面上亲和了许多,他道:“何老师啊,公事谈完了,咱们聊聊私事。一会儿您看您能不让卖给我几张晚上的票啊,我爸妈还有我奶奶特别爱听您的相声,每晚都听广播,就是一直买不着票。”

    何向东都愣了。

    中年人想了想,也随即笑着说道:“行,也卖我三张吧,我带我老婆孩子来看。”

    向文社众人彻底无语了,敢情查上门来的居然是自己的粉丝,这事儿闹得。

    何向东也有点哭笑不得,人家举报居然都举报到自己粉丝头上了,这玩意儿他们还能讨得了好吗?看来自己这次是有惊无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