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七十八章 遮羞布
    这个包厢内坐着的虽然并不是相声界响当当的腕儿,但在相声界也都是有一号的人物,是相声界的新锐力量。

    众人只是坐着,桌子上放着一壶香茶,但是也没人有动手的意思,大家都有些心不在焉,还有不少人在抽着烟,神情惆怅。

    这一桌子上还真有何向东不少熟人,就有当年在文工团里面接下来的仇怨,黄高柏和李远功两人,这两人最初在西线巡演上给何向东下过绊子,后来也被何向东给教训了一顿。

    这两人后来倒是消停了好一段时间了,只是在何向东退团离开的时候,这两人又跳出来多加讥讽。

    他们跟何向东是有宿怨的,根本不想何向东顺利崛起,若是何向东真的成名立腕了,就算人家不会主动来报复自己,但至少也不会让自己好过。

    除了这帮人之外,就是严小华等人了。当年老带少冲击春晚事件,失去了老人庇护的严小华等人迅速被刷下来了,而何向东却绽放了属于他自己的光芒,也证明了他的能力。

    严小华等人也因此沦为了笑柄,别人每每提前此事的时候都会把何向东给牵扯进来,让他好生尴尬。

    以及到后来的牡丹奖上,何向东更加是一骑绝尘,把他们所有人都甩在了身后,一人力压群雄,勇而夺冠。

    严小华他们连决赛都进不了,就更别说其他的了,他们也更加没办法和何向东相比较了。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严小华他们和何向东并没有什么直接冲突,但是人言可畏,严小华从来不是一个心胸豁达之人,所以矛盾也就这样产生了。

    房间里面还坐着一些正准备大刀阔斧大干一场的新锐相声演员,这帮人也是老一辈人力推的小角儿,向文社和何向东的崛起,对他们的利益影响是最大的,所以这帮人脸色并不好看。

    赵峰华坐在当间,现场已经沉默了好久了,他一根烟抽到了尽头,才在烟灰缸里面捻灭,说道:“行了,都坐了半天了,有什么想法都说说吧。”

    众人还是不语。

    赵峰华眉头皱皱,没人先开这个头,那就只有他先张嘴了,没办法,今天这个聚会是他牵的头。

    赵峰华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沉声言道:“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现在报纸铺天盖地都在报道向文社还有何向东,瞧这个态势,再接下来他们就是要上各种电视节目了。”

    听到这里,众人脸上更加阴郁了几分。

    因为这才是他们最担心的问题。

    赵峰华环视众人,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尽收眼底,果然一切都如他所料,何向东的崛起影响到太多人的利益了。

    四年没见,严小华沉稳了不少,只是这心胸却没有宽广多少:“直接说吧,你们打算怎么做?”

    赵峰华道:“现在相声这个行业不景气是现实,咱们都是这行人,都希望这行能好,咱们在坐的都是这个行业的佼佼者,再没有比我们更希望行业能好的了。”

    “但是我们所希望的好,是整个行业健康发展,应该是要有一种良性的发展,而不是一种突如其来的破坏。现在的向文社还有何向东就是在破坏这种良性的发展,这样下去对整个行业来说不是好事。”

    赵峰华话倒是说的大义凛然,张嘴闭嘴为了整个行业,搞得他好像有多高尚一样的,其他人脸上也露出了深以为然的表情。

    这帮人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只是他们内心肮脏龌龊的想法就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赵峰华义正言辞道:“向文社的相声我去听过,粗俗不堪,完全没有积极意义,也没有社会价值,纵容他们这样肆无忌惮发展下去,这对我们整个行业来说是必然会有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我赵峰华不才,但是也在相声行内做了这么多年了,我对这个行业的感情很深,所以。”赵峰华一顿,看着众人,沉声严肃道:“我决不允许有人肆无忌惮地破坏这个行业。”

    “对,这种毒瘤就一定要从我们这个队伍里面清除出去。”有人马上就附和了。

    “相声要健康发展才行,他们说的那种相声一点社会价值都没有,坚决不能让这种相声继续说下去。”

    黄高柏也站起来了:“我跟何向东以前在一个单位里面工作过,对这个人我很了解,他以前就经常说很恶俗的相声,在团里的演出也是如此,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就不是一个正经的相声演员。”

    李远功接着话往下说:“所以我们要想这个行业健康发展,就坚决不能让这种人在媒体上乱说相声,他这是在污染大众的精神,也是在破坏相声这门艺术。”

    众人再度点头,其实所有人心里的想法都是很一致的,现在缺的只是一个合适的借口,他们缺的就是一块可以掩饰他们龌龊行为的遮羞布而已。

    有了赵峰华的慷慨激昂,又有了何向东昔日同事的证明,他们缺的那块遮羞布,终于补齐了。

    接下来他们对向文社动手,对何向东动手都可以说是为了相声行业了,都可以说是为相声行业剔除毒瘤了。

    严小华直接说道:“说吧,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

    这个问出来,众人还真有点不知道要怎么答话了,他们也只是相声界里面的稍微有点名气的演员而已,能动用的资源很少。不管是公家,还是媒体,没人会给他们面子。

    一时半会,他们还真没什么好招数。

    有一人见气氛沉闷,就打趣道:“要不然,咱们去广场上静坐吧,就当是我们相声演员对目前的污染大众精神的向文社的抗议了。”

    这话一出,大家都笑了,大家都知道这是个玩笑话,还上街抗议,法律根本不允许的,还不等他们抗议成功了,他们自己就会被警察带走喝茶去了。

    赵峰华冷静道:“我想了一些应对措施,大家一起分析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