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七十五章 明星脸
    丁锦洋这小子一激动起来就会有点语无伦次,说话颠三倒四的,一时半会还真没把事情说清楚。天籁小说Ww

    侯三爷汗都快被这小子给急出来了。

    “哈哈哈……”看着报纸的石先生出爽朗的笑声。

    侯三爷都愣住了,这还有一位半天没把事情说明白的家伙呢,好家伙,这儿怎么又来一位突然笑得这么厉害的了。

    “老石,你怎么了,合着何向东出事了,你笑得这么开心啊?”侯三爷皱着眉头问石先生。

    石先生从手中抽出一份报纸拍给了侯三爷,大笑道:“行了,你赶紧看看吧,你看了保准比我笑得更厉害。”

    侯三爷满心疑惑地把报纸接了过来,瞧见上面醒目的标题,他眼珠子当时就瞪大了,再看下面的报道还有照片,侯三爷也笑了。

    “哈哈哈……”

    这笑声太强烈了,可比石先生厉害多了,丁锦洋感觉自己耳朵都被震的厉害。

    石先生翻了个白眼。

    “好啊,好小子,还上报纸了,哈哈哈。”侯三爷眉飞色舞的,畅快的笑着:“嗬,这小子是开窍了吗?还知道给自己找宣传渠道了,你看看这写的,火爆京城,啧啧,真敢说,不过这小子肯开窍就是个好事啊。”

    丁锦洋都愣住了。

    石先生又翻了个白眼,合着自己这位老搭档完全理会错了意思,他又抽出了一份报纸,拍在了侯三爷身上,说道:“你再看看这个。”

    “这什么?”侯三爷接过报纸,一瞧又乐了:“这抠抠缩缩的小子还知道找两家报纸来报道,又是火爆京城,宣传口径很一致嘛。”

    石先生这回是真无语了,他干脆把手上的一堆报纸都塞给了侯三爷说道:“还有这一堆,你都看看吧。”

    侯三爷接过报纸,一张张翻看过去,嘴里的笑声就没停过:“嗯,不错不错,又是一张,恩,还有一张,哈哈这小子这次下了血本啊,嗯,这还有一张,京城晚报,哟,大报纸啊,晨报也有,哈哈,诶……诶?怎么这么多啊。”

    侯三爷脸色变了。

    石先生无语望苍天:“老侯啊老侯,你说你挺机灵的一人,这会儿怎么犯糊涂了。”

    侯三爷抬头犹然难以置信问道:“你是说何向东是真的红了?红到让这么多媒体都抢着去采访他?”

    石先生戳着报纸上几个黑色大字,眼睛盯着侯三爷的眼睛看,沉声说道:“火爆京城。”

    侯三爷低头看字,瞳孔微微一缩。现在相声行业已经很不景气了,大批从业者都改行干别的去了,刚刚三分钟前他还在和石先生感叹相声的落寞,结果现在他眼前居然冒出了这么多火爆京城的字样,着实把他给惊住了。

    “我和老石去东北的这段时间到底生什么了?”侯三爷瞪着眼睛问丁锦洋。

    丁锦洋很无辜道:“我哪儿知道啊,我也是才看到新闻。”

    侯三爷拿起一张报纸就认真地看了起来,现在相声太不景气了,说是苟延残喘也不为过,谁敢说自己火爆京城啊,上春晚的都火不了,就更别说在民间小剧场的了。

    所以一开始侯三爷只是把这些报道当做是公关文章来看的,他以为是何向东花钱请记者做的报道,谁知道居然不是这个样子的。

    侯三爷也认真起来了,把报纸的报道仔细看过去,一点不漏。

    石先生没有看报道,他眼睛一直盯着窗外看,眉头皱着,目光幽幽。

    半晌后,侯三爷放下报纸,深深一叹:“这小子还真成气候了,真是的,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石先生神色复杂,语气沉沉:“也许我们都错了,他才是对的。”

    侯三爷身子一僵,呆呆看着石先生。

    ……

    侯家这顿晚饭还是没有吃上,得到这个消息,侯三爷和石先生哪里还能坐得住啊,俩人连饭都没吃,带上丁锦洋一起就匆匆赶到了向文社大门口。

    一路上侯三爷三人心中还是有些疑惑的,所谓的火爆京城,怎么样才叫火爆京城呢,到底要来多少观众才算是火爆京城呢,界定的标准是什么呢。

    路上,三人心中想法各异,也都有不一样的幻想。

    可是真正到了现场之后,三个人全都震撼了,四方茶馆并不算大的门口挤满了人,人群一直都排到了马路上,还有一人背着包卖矿泉水的,瓜子点心也都有,这现场都热闹的不行了。

    侯三爷算是明白了,什么是火爆京城,这就是火爆京城,根本不用任何厘定的标准,观众买票都快挤破脑袋了,这难道还不是火爆京城啊。

    侯三爷和石先生迅对视一眼,两人都现对方眼中的难以掩饰的惊讶之色了。

    丁锦洋更是张大个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都直接傻眼了。

    “哎,老板,几位老板,要票么,向文社的门票,1oo一张。”有个中年男人过来倒票了。

    侯三爷就跟现新大6似得,盯着那人激动问道:“黄牛?”

    那中年男人面色当时就古怪起来了,这人怎么见了黄牛跟见了亲人似得啊,怎么这么激动啊。

    侯三爷不能不激动啊,说相声都说出黄牛来了,居然都还有黄牛在门口倒票了,现在谁还能做到这个啊,这一瞬间侯三爷都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相声最鼎盛的那个名家辈出群英荟萃的年代了。

    黄牛点点头,说道:“你就说要不要票吧。”

    石先生问道:“今晚的还有吗?”

    黄牛道:“今晚的早没了,我刚前面两张15o出掉了,明天的倒是还有。”

    石先生错愕道:“二十多一张的门票,你卖15o啊?”

    黄牛却不以为然道:“昨天都有人卖了二百呢,都不知道碰到哪个冤大头了。”

    想了想,黄牛又觉得自己这样说有点不合适,他又道:“你也别怪我们卖的贵,我们票收的就贵啊。现在人多精啊,你看看这么多排队的,他们都要卖我一百多呢。”

    侯三爷没有在钱的问题上多加纠缠,就问道:“向文社现在的生意都这么火吗?”

    黄牛啧啧称赞道:“太火了,你都不知道,一礼拜后的票现在都已经全部卖完了。我们呀,在向文社门口倒票比去演唱会方便多了,挣得还多呢,我们这儿好几个人都指着这个……额,不是,我我我们呀,其实也就是挣个辛苦钱。”

    这黄牛就是个二愣子。

    侯三爷感慨一笑。

    石先生颔微笑。

    丁锦洋落寞而笑。

    侯三爷问道:“那我们今晚想进去听相声都没办法了?”

    黄牛道:“今晚没辙,哎,我看你长得挺像那个那个那个说相声的侯什么来着,我还把名字给掉肚子去了,你去门口试试,说不定人家以为你是同行就让你进去了,他们这儿不收同行门票。”

    侯三爷笑道:“那敢情好啊,我这么幸运还能跟侯那什么长得像,保不齐我还能靠着我这张明星脸免费听场相声呢。”

    石先生也打趣道:“我长得也不好看啊,恐怕我就没有这个福气了。”

    黄牛看石先生,笑道:“诶,不对,不对,你长得跟侯那什么的搭档好像,真是巧了,你们等会可以一起……诶……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