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七十三章 向文社故事
    “噗。天籁小说Ww『”孙刘成一下子笑喷了出来,他身旁的大江更是笑得前俯后仰的,这老小子都快要飞起来了。

    孙刘成笑道:“他们倒是什么玩笑都敢开啊。”

    大江无所谓道:“那是,不然怎么会好玩呢。”

    孙刘成耸耸肩膀,不置可否。

    台上演出还在继续,何向东和薛果两人都出了猥琐笑声。

    何向东指着薛果笑骂道:“你可太坏了啊。”

    薛果一指自己:“我呀?”

    何向东理所当然道:“那可不。”

    薛果笑道:“那你也没饶了他啊。”

    何向东道:“表扬,我这是表扬。”

    “哈哈。”薛果听得都笑出来了。

    何向东也在笑,笑完了之后,他才道:“刚才呢,只是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咱们大彭可不是个刚烈的汉子,这一点我们薛老师能证明。”

    薛果惊叫一声:“啊?这玩意儿我怎么证明啊?”

    何向东很无辜道:“我哪儿知道去啊。”

    包袱抖出来,又是一片笑声。

    何向东正经站好,对观众说道:“咱们玩笑归玩笑,上了台来呢,还是要正正经经说相声,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何向东,是相声界的一个无名小辈。”

    薛果道:“您客气。”

    何向东指了指身边的薛果说道:“站在我身边的这位老师叫薛果,人家薛老师的相声说的可是真好啊。”

    薛果客气道:“不敢当,您捧我了。”

    何向东摇摇头道:“我这可不是捧你啊,我是认真的,您可不仅是相声艺术水平好啊,您的生活方面也很好,是一个懂得生活的人。”

    薛果道:“你太客气了。”

    何向东对观众说道:“诸位,你们别看我们薛老师在台上穿着一身大褂,其实薛老师私底下可时尚了,你们看这小卷毛,跟狮毛狗似得。”

    “去,有这么说话的吗?”

    何向东笑道:“这是说你很时尚,懂的生活。”

    薛果道:“那您就好好说懂生活的事儿,别老提狮毛狗。”

    何向东道:“好,那就说你懂生活的事情。嗨,观众们可能不太清楚啊,像我在生活中也就是一副普普通通的打扮,没什么特别的,但是我们薛老师不一样,人家可是很时尚的。”

    “就大夏天,咱们平常人都是穿汗衫短裤就好了,可是人家薛老师却不一样,人家大夏天也要穿的很精神,他上身得穿一件雪白的衬衫,衬衫外面还要套一件西装。“

    薛果捧着问道:“嗯,那下半身呢。”

    何向东与有荣焉,自豪道:“穿一个*********观众笑到喷了出来。

    “啊?”薛果傻眼了,“****像话嘛?我上身穿一西装革履,我下身穿一啊?”

    何向东在身上比划着:“这****时尚啊。”

    薛果道:“时尚管什么啊,没人这么穿的,我上半身穿这么多,下半身就穿一*****我怎么就下半身这么热啊?”

    何向东道:“热啊,都快喘不上气了。”

    薛果瞪着眼珠子骂道:“那是被勒的,就是提太高了。”

    何向东眼珠子在薛果下身瞟着。

    薛果一把把何向东推开,骂道:“看什么啊,没坏。”

    这话一出来,全场观众都被笑喷。

    何向东笑道:“哈哈,没坏就好,你这还是正当年,这要是坏了,那家庭就不好了。”

    薛果不置可否点点头。

    何向东对观众说道:“我们薛老师跟嫂子的感情那就别提了,水泼不入,针插不进,好的就跟一个人似得。”

    薛果摆摆手,客气道:“嗨。”

    何向东道:“举个列子,就拿薛果的****来说,这跟嫂子是穿的情侣内裤啊,你看看人家这感情。”

    “噫……”观众纷纷出嘘声。

    薛果愣了半天,见着观众起哄了,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推开嘚瑟的何向东。

    台下更是笑翻了一片。

    孙刘成也是笑个不停。

    大江瞧瞧身边的孙刘成,问道:“怎么样,这地儿听相声不错吧?”

    孙刘成点点头:“是不错,比电视上的有意思多了。”

    大江得意洋洋道:“那当然,也不看哥哥是什么人,肯定不能让你白花钱。”

    孙刘成翻了个白眼,说道:“是,这相声是不错,咱下次还可以来听,不过那新闻你可得抓紧给我。”

    大江笑道:“新闻没问题,不就是要一个典型草根明星代表吗?我马上就能给你消息。”

    孙刘成豁然转头,眼睛亮:“真的啊?”

    “那当然。”大江应了一声,竖起了两根手指。

    孙刘成知道这是对方要收两千块的消息费,真他妈黑啊,以前收消息从来没收这么高价过的,估计这次是自己要升职急需,这孙子要宰人了。

    “好。”孙刘成咬着牙应了下来。

    大江笑了:“老规矩,明天把钱给我就行。”

    孙刘成道:“好,那你什么时候给消息?”

    大江道:“咱们都合作这么多次了,我信得过你,现在就可以把消息给你。”

    孙刘成做出倾听状。

    大江指指台上正在说相声的俩人,眼神深邃,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啊?”孙刘成一愣,“怎么说?”

    大江说道:“现在相声还有几个人听啊,你什么时候看见哪家说相声的门前排着这么长的队伍了?还有黄牛倒票,你再看看这里面,多热闹啊。”

    孙刘成作为媒体人,他的想法自然跟旁人是有点不一样的,这里的相声这么火,说明观众是认可的,说明这是经过市场检验的。

    尤其是在现在曲艺没落,相声不景气的大背景下,这家相声园子还能做到如此,那就太难得了,这就是很好的卖点了。

    可是,仅仅如此,还是有点不够啊,人物还是不够丰满,达不到典型的要求啊。

    大江也是个人精,瞧了一眼孙刘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这向文社已经开办八年了,一直在坚持说传统相声,复兴传统曲艺。在最初,向文社之有三个人,俩老一少,一少就是台上的这位何向东。”

    “唉,他们这一路走的可是相当不容易啊,在最初,向文社根本没有观众来听相声,经常台下的观众比台上的演员都要多。为了继续说相声,为了运营向文社,何向东最惨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上,每天骑着二手自行车,从三环往大兴跑。”

    “还有那二老,范文泉和张文海,两位老先生的退休养老钱都往里面砸了不少进去。唉,艰难困苦啊,好不容易向文社有点起色了,观众也多起来了,原来向文社却又要被拆迁了。搬来这里重新开始,又苦熬了四年才有了今天,唉……”

    听到这里,孙刘成眼睛无比澄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