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七十二章 红人
    孙刘成是咬着牙卖下票的,经过讨价还价之后,他最终用一百五十块买下了两张票,可是这票面价格才二十五啊。

    “狗日的,这王八蛋挣多少啊?”孙刘成都快给气懵了。

    不过孙刘成也知道黄牛从别人手上收票也会要出一笔钱的,但是让他买这种高价票,他可肉疼了。

    倒不是不舍得这百来块钱,关键是冤啊。

    大江来的蛮晚的,一直等到开场才来,孙刘成还等了他半天。大江长得浓眉大眼的,面容宽厚,看起来也不是特别能来事儿的人啊,面相和性格还真是长反了。

    两人打了个招呼就走了进去,进去之后,孙刘成可算是大开眼界了,剧场里面连过道上都是人,还有不少人拿着凳子在往台上跑,他们茶座位置是在前方的,可是现在连过都过不去。

    大江眉头皱着,骂骂咧咧道:“我都说了早点进来吧,你瞧瞧现在过道上都坐了这么多人了,我们还怎么进去?”

    孙刘成差点没骂出声来,明明这货自己来的这么晚,怎么还怪上他了。可是现在他有求于人,也就忍下来了。

    两人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挤了进去,好不容易才走到自己的茶座。茶座顾名思义就是有茶的座位,二十五一位,赠送一杯盖碗茶,散座二十。

    两人刚刚落座,大江又嚷着要吃水果点心。孙刘成差点没气的骂出声来,得,这位就是大爷。孙刘成捏着鼻子给大江买了高价水果零食,茶馆里面卖的东西比外面贵好几倍。

    孙刘成那个肉疼啊,可他还是忍住了,为了好新闻,为了副主编,一切都是值得的。

    大江手上剥着橘子,大口大口往嘴里塞,橘子吃上几口,又抓了一把瓜子嗑了起来,还时不时往嘴里送口香茶,都惬意的不行了。

    孙刘成牙都快咬碎了,这全是他的钱啊。

    强忍着悲痛,孙刘成在脸上挤出笑容,问道:“大江,现在可以告诉我有价值的新闻在哪儿了吧?”

    大江呷了一口香茶,不慌不忙道:“你着什么急啊,咱们呀,先听相声再说。”

    孙刘成道:“我能不急吗,他们可都出去找路子了啊,我这要是一时半会儿还弄不到好新闻,这可就全完了。”

    大江轻蔑一笑:“着什么急呀,再快他们能快的过我?你呀,就好好待在这儿听相声,我今晚上就把消息告诉你。”

    “行吧。”孙刘成应了一声。

    相声开场了,录制组的人也全都就位了,今晚也是有录制的。大彭也来了,今晚上的主持人是他。

    大彭穿上一身西装,拿着话筒笑容满面上了场,对着观众鞠了一躬,说道:“各位来宾,各位观众,欢迎来到北京向文社相声大会,我是今晚的主持人。”

    “大彭。”观众齐呼,这里面有好大一部分人都是听着大彭的广播过来的,都熟到不能再熟了。

    大彭也在仰头大笑着,用播音腔说道:“欢迎大家来到我们曲艺文汇节目,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大彭。”

    又听到熟悉的声音了,观众笑的前俯后仰,起哄声连连:“噫……”

    大彭也在大笑,在播广播的时候可不能这么随意,但是在向文社舞台上那他可就随意多了。

    他也来恶搞了一把,把这里的主持当成是广播了:“曲艺文汇陪着大家走过了一季又一季,转眼间现在已经是初夏了,连空气中都带着一点燥热的因子。我们向文社的相声已经陪着大家走过了三个多月了,而今晚陪伴大家的依旧是向文社的相声。”

    “噫……”观众纷纷发出了嫌弃的声音。

    孙刘成有些诧异:“这主持人还是个广播主持人?”

    大江吃着橘子,点点头道:“没错,向文社能有今天,这人可是发挥了巨大作用。”

    “哦。”孙刘成也没上心,颔了颔首就过去了。

    大江用余光瞟了孙刘成一眼,嘴角露出一丝轻笑。

    大彭在台上继续说道:“好,那接下来让我们欣赏我们今晚的第一段相声《大上寿》,表演者还是我们的向文社班主何向东,还有薛果老师,大家欣赏。”

    “好。”观众大声鼓掌叫好。

    自从薛果和郭庆两人加入向文社之后,张文海和范文泉两位老先生上台就少了一点了,一天顶多也就一场,毕竟两人年轻都大了,身体确实跟不上了,尤其是张文海,最近老是喊着身体不舒服,让他去瞧瞧也一直不肯去。

    两位老爷子现在主要工作都还是在忙着整理一些失传的曲艺,当初的大西厢就是这两位老爷子整理出来的。

    范文泉去盯着教导何向东几个徒弟了,张文海老先生则是在整理大实话,在传统相声段子里面是有一个大实话的段子的,张先生把这段子整理了出来,重新修改了之后,打算弄一个压轴的小唱,忙活好一阵了,身体不舒服让他去瞧瞧病也不肯,这老头儿太倔了。

    何向东他们都很担心老爷子的身体,大实话也快弄完了,等把这事儿弄好了,怎么着都得让他去医院检查检查了。

    ……

    现在何向东和薛果是一场买卖,这就已经是固定的搭子了,郭庆有点悲催,他追了薛果六年,结果是白费功夫,这比当年追苏小娅还要惨啊。

    何向东和薛果两人出场,全场观众欢呼:“好……”

    孙刘成被眼前这场景吓了一跳,主要是被他身边的大江给吓得,这老小子居然这么激动,叫的比被公牛强奸还惨烈。

    两人在台前站好,朝着观众鞠了一躬,等观众掌声暂歇之后,何向东道:“我这儿怎么变成广播电台了?”

    观众大笑。

    何向东撸撸袖子,恶狠狠:“这大彭是来砸场子的吧,你过来。”

    说着,何向东就要过去打人了,薛果赶紧一把把他拉住,劝道:“哎哟,哎哟,可别动手。”

    大彭在一旁看的也是哈哈大笑。

    何向东怒气未消,但是也不过去打人了,就道:“我脾气可大了,还敢来砸场子?弄不死他。”

    薛果道:“你消消气,别跟他一般见识,人家是电台的主持人。”

    何向东瞪着眼珠子:“电台主持人怎么了?了不起吗?他挣得有我多吗?”

    薛果道:“我可听说了啊,他们工资可不低的,一个月能有五千呢。”

    何向东一愣,问道:“税前税后啊?”

    薛果惊愕道:“睡前……就给钱吗?”

    何向东也有点愣:“不知道啊,一般……都是睡后给吧。”

    何向东扭过头大声喊了一句:“大彭,你们怎么拿钱的啊?”

    大彭也是个秒人,当即大声喊道:“睡了之后会多一点的。”

    何向东捧了一句:“领导红人啊。”

    薛果也搭腔道:“红的都见血了。”

    何向东捧道:“嗯,这可是个刚烈的汉子啊。”

    “难怪见血了。”

    录制组的人都差点没绷住,差点录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