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新的态度
    四方茶馆的老板邱武宇接到王掌柜的电话之后,当晚就赶回来了,两人站在剧场外面看着这热闹场景,神色有些复杂。

    邱武宇看着里面的密密麻麻的人,眉头稍稍皱起,再看看台上落落大方的何向东,人家随意一个包袱抛出来,台下观众就是一片哄然笑声,掌声叫好声传出去老远,这份热闹的场景确实把邱武宇给吓到了。

    邱武宇是开老茶馆的,茶馆里面也有曲艺表演,他也算是和曲艺行沾上一点边的人,像他这种人在旧社会被称作是穴头,也就是曲艺园子的老板。

    所以他对曲艺行的事情也还是比较了解的,现在曲艺行没落现状他太清楚不过了。向文社其实都还算好的,至少他还能靠着在场子里面演出相声赚上一点。

    好多茶馆根本从曲艺身上赚不到半分钱,甚至还有不少观众不喜欢这些东西,老板亏本都是经常化的。

    好多老茶馆都把舞台给拆了,弄一台大电视机上去,人家都开始放电视放电影了,都快变成电影院了,你说这能怎么办啊?

    就算是原先的向文社也不过是刚好能让他赚一些钱而已,他茶馆的主要进项还是要靠对外的商务接待,可是今晚的向文社这场景也太火爆了一点吧。

    “老王大哥,今儿晚上怎么来了这么多客人啊?”邱武宇看着里面,有些疑惑不解。

    王掌柜道:“老板,我记得跟我跟您说过北京电台来录过他们的相声的事情。”

    邱武宇点头:“对,这事我知道,你是说这些人都是听了广播过来的?”

    王掌柜点点头,说道:“八成就是。”

    邱武宇却是有点不信:“不能吧,现在还有谁听广播啊,听广播除了出租车司机,就是老头老太了。再说了相声现在也没人听啊,没人听的相声加上没人听的广播,能把这么多人叫来?”

    闻言,王掌柜也有些迟疑起来了。

    邱武宇继续道:“你就看斗爷的那场子,人家请的可都是上电视腕儿,那都没多少人听,就更别说这破广播了。”

    王掌柜有些疑惑地摇摇头,似乎也觉得有点不太靠谱,但他还是扭头对邱武宇说道:“老板,这向文社眼瞧着可能要成气候了,您看您今后要怎么对他们呢?”

    这话一问出来,邱武宇眉头当时就是一跳,他跟向文社的门票分成可是五五开的,而且他们连饭都不管,这在业内来说,分成比例算是低的了,曲艺班子一般是要拿大头的。

    只不过现在曲艺实在是不景气,相声也不景气,再加上向文社又是一家民间野班子,所以他才敢把分成压得这么低。

    可现在向文社好像要红起来了,再这么低就有点不合适了。

    邱武宇陷入了沉思,老王斜着眼看了一眼自己的东家,也没出声打扰。他是四方茶馆的三朝元老了,老板一个一个换,他这个掌柜的地位却从来没有动过,这是个有本事的人,也非常明白事理。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也知道该说什么话。

    半晌后,邱武宇扭头问王掌柜:“老王大哥,你说这向文社真能成气候吗?”

    王掌柜皱眉想了想,说道:“这段时间我瞧得真切,自从电台的人过来录音播出之后,他们的生意是一天好过一天,今晚居然来了这么些人。老板,您瞧瞧这剧场里面,谁家听相声坐的过道上都是的啊,连台子上都是人。”

    “这些人可都是花钱买票进来的,二十块钱一个人,过道上的台子上的可都是这个价钱啊,一分折扣没给啊,您看看这些人还照样听的热闹,一点不生气,这可就难得了,所以……”

    邱武宇接了下半句:“他们下次还会来。”

    “嗯。”王掌柜点点头。

    邱武宇皱着眉头又想了好一会儿,又仔细看过现场观众的反应,再看看这热闹场面,他说道:“也许,是真的要变一变了。”

    “这事儿宜早不宜晚。”王掌柜提醒了一句。

    邱武宇扭头过来。

    王掌柜又道:“现在开茶馆的可不止咱们一家啊。”

    邱武宇沉沉点头,神色稍稍凝重了几分,他问道:“那你说咱们应该给个什么价?”

    王掌柜呵呵一笑:“您是老板,您来决定。”

    邱武宇道:“你是茶馆的老人了,对曲艺行的了解也比我深,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王掌柜稍稍颔首,问道:“老板,您打算给个什么价?”

    邱武宇道:“您看六四如何?”

    王掌柜却摇头,说道:“至少三七。”

    邱武宇瞳孔微微一缩。

    ……

    向文社今晚火爆非常,演员们也异常兴奋,何向东他们一直演到11点多,才慢慢散场。

    回家之后,何向东快累散架了,可他内心是非常开心的,因为向文社终于要红了。

    是的,他现在就已经知道要红了,随着大彭广播的播出,观众会越来越多的,而凭着何向东的能耐,他能留下的观众也会越来越多的。

    向文社终于要成了,八年的坚守到了今日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苦心人天不负。

    何向东笑着流泪。

    ……

    世上聪明人很多,可聪明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聪明了,所以他们的想法很多,总以为自己能料到一切,掌控一切,可是时移世易,根本没人能尽知一切。

    “喂,何老师吗,哎,您好,我是江总裁的助理,我叫的田静静。”

    “嗯,你好。”

    “何老师,您明日上午有时间吗?”

    “有。”

    “是这样,我们江总想约您明日做个面谈,您看看您能方便来一下吗?”

    “呵呵,我还是那些要求,不会退让的,可以就行,不行就算了,我愿意守着我向文社这座小庙一辈子。”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何向东继续说道:“若是你们真有诚意,就是你们来找我,而不是让我上门去找你们。”

    电话那头,再度沉默。

    何向东道:“我还要准备演出,再见。”

    电话挂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