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垫底王变一哥
    当晚就是第五个晚上了,录制组也就录制了五个晚上的相声,剪辑之后,今晚能放一期,明晚还是再播一期,然后就没了。天籁小』说WwW.⒉

    唐台长那边是答应把录制组批给了大彭用,但是这要优先满足王晓云那边的录制,换句话说还没轮到大彭用呢。

    大彭心里也挺着急的,昨晚的好成绩他是蛮高兴的,可是他也知道昨晚是特殊情况,今天一个弄不好可能就要被打回原形,他很忐忑,尽管有了何向东的保证,但他都不知道何向东的信心是从哪里来的。

    蛋疼之后,大彭吃了晚饭开始准备起了晚上的直播,电台的同事几乎都认为大彭是靠着昨晚的堵车才走的狗屎运,所有人都没上心,都在等着明天看大彭的笑话。

    只有王晓云觉得有些奇怪和意外,晚上十点钟的时候,她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了,打开了放在了床头柜上的收音机,调到了文艺频道,大彭的节目刚刚开始。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又到了我们曲艺文汇的时间,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大彭,每晚与您相约十点,我们一起品味曲艺,畅谈人生。”

    王晓云暗自点点头,大彭的主持功力确实是可以的,就是这档破节目坑了他,可惜啊,就是这人太老实了,唉……

    何向东那边的演出也刚刚结束,到了后台,他倒是也没急着走,就使唤徒弟赶紧把收音机打开,他也要听一听大彭的节目,事实上他这几天晚上都在听。今儿播的这一期可全都是大活儿,好活儿,想来效果一定是可以的。

    何向东敢放下狂言,那他自然是有放狂言的能耐的,没有几分能耐,他敢说这种大话?

    何向东从来都对自己家的相声信心十足,以前是因为没有好的渠道,他没办法。有上电视的机会,也是被一群根本不懂行的人弄的乱七八糟的,后期也在乱做,生怕这段相声不死。

    何向东也很绝望啊。

    但大彭的这个节目却不一样,他根本没有干涉何向东的相声,一点都没有,所以何向东才愿意和他合作的,如果大彭也是和那些人一样乱指挥一通的话,何向东早把他赶出去了。

    后期播放何向东也听了,大彭就是做了很简单的剪辑还有降噪,其他的东西都没动,节目是完整放上去的,何向东也是正因此,才有信心说大话的,如果这样的东西都吸引不了观众的话,那何向东注定只能是龟缩在四方茶馆了,他自己技不如人,谁也没辙。

    “好,接下来就是我们今晚带来的第一段传统相声,《八大改行》,表演者也是我们的老熟人了,向文社的班主,何向东,还有他的搭档张文海,八大改行说的是清末年间的事情。接上来就让我们来欣赏一下清末的味道。”

    ……

    柳活儿是何向东最擅长的东西,相声里面把所有唱的东西都叫柳活儿,这个柳是江湖春点里面的话,意思是唱,所以柳活儿就是唱的活儿。

    而且何向东的柳活儿跟别人的柳活儿还不一样,他从来柳活儿就很好,就是一绝,但是现在的却和之前不一样了。

    如果单纯从艺术上来说,他的柳活儿反而没有之前好了,但是从观众喜欢程度和适应程度上来说,却比之前好太多了。

    因为他对曲艺里面所有唱的东西都做了一些更改了,这些更改对他的相声自然是益处颇多了,只是这事儿在后来在曲艺界也还是引起了不少风波。

    ……

    相声段子一个接着一个播出,何向东在回家的路上都还是带着收音机在听的,一直在听的人还有王晓云。

    已经是深夜了,都快十二点了,王晓云却还是没有丝毫睡意,她都快被逗得不行了,一个劲儿的笑。而且何向东他们展露出来的传统相声的魅力,也确实让王晓云折服,细想想,这些东西是真的比新相声要有意思多了。

    一直到十二点半,大彭直播结束了,王晓云这才笑累了,看着收音机深深叹了一口气,嘴角勾勒出一丝笑意,她睡了过去,睡的很沉。

    第二日,排名宣布,大彭第二,过了历史杂谈的高老师。

    会议室一片沸腾。

    文艺频道一片沸腾。

    只有王晓云露出笑容说了一声恭喜。

    大彭整个人都是懵的。

    消息一出,唐台长也懵了,大彭鬼哭狼嚎地让唐台长赶紧派录制组去向文社录相声去,因为今晚再播完就没得播了。

    唐台长当机立断,大笔一挥,把录制组批给了大彭半个月,录制组接下来半个月时间的晚上都要泡在向文社了,这活儿倒霉浪催的。

    一切都如何向东预料的那样,昨晚是因为堵车,收听率才上去的,但是昨晚上听了相声的,何向东有把握让他们今晚还听,这就是能耐。

    大彭的同事们也终于无语了,大彭用他的实力让这群人闭上了嘴。只是偶尔还有几个人不适应大彭的万年垫底王翻身,还会说一些风凉话,都在等着看大彭的好戏。

    好戏确实也来了。

    唐台长也看到了大彭节目和向文社相声的潜力了,也不再对大彭的节目不管不问了,倒是也投入了不少资源进去,帮他做宣传推广。

    半个月后,大彭登顶文艺频道,王晓云的万年头把交椅被掀翻了,要知道大彭的节目可是深夜档的曲艺节目啊。

    唐台长乐疯了,这事情也惊动了大台的大领导,大领导亲自过问。大彭的《曲艺文汇》时间调整了,调整到了黄金时间,还专门划出了办公室,配备了制作团队,大彭再也不是孤军奋战了。

    大台长还想让请专业人士来好好编排向文社的相声节目,这一提议被大彭断然拒绝了,这一次大彭的态度非常坚决,前所未有的坚决。大台长遂放弃,节目一切如常。

    两月之后,春意盎然之极,大彭登顶,北京电台收听率第一,全国同时段收听率第一。

    万年垫底王不到三月成为了电台一哥。

    这是一段传奇。

    而造就这段传奇的向文社的变化也是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