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六十二章 交通意外
    大彭播完了节目,很晚才到的家,但是他第二天依然起了个大早,跑到了电台里面。

    像他们这样做深夜档节目的电台主持人是不用这么早就上班的,完全可以下午来,但是大彭还是早来了。

    他的目的也非常简单,就是想要知道昨天电台节目排名情况。

    电台上班之后,总监都会宣读一下昨天各节目的排名情况,这是电台的老传统了,大彭要赶的就是这个时间。

    大彭也就睡了四个小时,早上起来的时候眼皮子都还在打架呢,但他还是第一时间赶到了。

    进了单位,又是被同事好一顿起哄,大彭都有点心累了。

    总监开始宣布收听率,排在第一的还是王晓云的《晓云记事》,文艺频道的万年头把交椅,这女人确实厉害。

    随着总监一个一个排名念下去,大彭的心也越来越沉。

    “第十一名,曲艺文汇。”

    “哈哈哈……”排名念出,众人哄堂而笑,大彭脸都臊红了。

    大彭是万年的垫底王,平时大家也都习惯了,所以平时在宣布到最后一名的时候,大家早就波澜不惊了。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啊,大彭是跟台长打了赌的,说是这次一定要摘掉最后一名的帽子的,可是这不还是垫底嘛。

    这帮孙子可算是逮着乐子了,都快笑疯了。

    总监摇摇头,说了一声大家好好工作,也就走了。

    万年榜王晓云同志同情地看了大彭一眼,没说什么,也起身去做她的事情了。

    大彭没有气馁,接着用心做节目,他又把录好的相声段子过了一遍,把自己的主持词再改了一遍,晚上再度用心好好做节目。

    又是一晚。

    又是第二天清晨,大彭再度早到,又是垫底,同事们的笑声却少了很多,因为昨天笑过了,再笑就没劲儿了。

    ……

    第三晚播出之后,第四天早上大彭来听排名,依然是垫底。

    大彭都要绝望了,他们只录了五个晚上的相声,剪辑剪一下,最多能播放六个晚上的,要是还摆脱不了垫底王,那就录制组就不会再分给自己了,向文社的相声也不能继续播了。

    现在都播了三个晚上了,可是成绩依然毫无起色,大彭觉得前途暗淡啊,他还特地打了电话给何向东,何向东还好生宽慰了他一番,但是何向东心里也没底。

    大彭这个破节目的底子太薄了,前期可以说根本没有任何听众积累,而且时段又差,要在短短一个星期翻盘,谈何容易啊。

    同事们也都无力吐槽了,老是抓着一个点儿说也太累,三天过去了,好多人都忘了这事儿了,连跟大彭打赌的唐台长都把这事儿给忘了,或者说他根本就没上心吧。

    第四天晚上,大彭照常直播,他心中有些颓然,他很相信向文社的相声水平,他相信只要给他充足的时间,尽管他是深夜档节目,他也能做出成绩来,可惜啊,可惜……

    其实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大彭的收听率数据变化。总监每天早上宣布的只是排名情况,他是不会宣读数据的,但是他手上的那张表是会贴在办公大厅的布告栏里面的,这上面是有详细数据的。

    来往电台的工作人员都能见的到,但是大家平时也就是瞥一眼就走了,谁有兴趣老是看啊,就算是看,也就是看前几名就行了,最后一名的大彭谁关心啊。

    但是变故就在这里面,大彭的收听率起色非常大,他原本和文艺频道的倒二相差甚远,差着十几倍呢,但是三个晚上过去了,数据已经非常接近了,马上就能越了。

    只是这一点,暂时还没有被大家重视和现,就连大彭也是如此,他也是臊的慌,没好意思去公告栏那边研究自己的数据。

    今晚就是曲艺文汇的第四个晚上播放向文社的相声了,而这一晚却生了一点小意外,意外不是出在电台,也不是出在向文社,而是北京道路上。

    北京的交通是出了名的差,堵,太堵了。尤其是今晚,进城高架上出了交通事故了,这事故又出在下班高峰期,车就连成串儿了,四环线上也是堵到不行了,这是十几年不遇的大堵啊。

    警车事故车也开不进去处理交通事故,前面的车走不了,后面的车进不来,大家都要疯了。

    交警部门也下不了班了,一直在指挥交通,尽力疏散。电台的交通频道可来劲儿了,都在抓紧时间播报最新消息。

    各方都在努力,可是这场堵车实在是太厉害了,一直到晚上十点都没有疏散通畅,交警同志们都快累趴下了,而就在这时候,大彭的曲艺文汇,准点播放。

    “又到了我们曲艺文汇的时间,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大彭。向文社相声专场已经播放到第四个晚上了,我们也接到了不少观众朋友的来信,说是希望能在节目里面多听一些传统相声。”

    大彭老脸一红,其实他根本没有接到观众的来信,但是他还是得这么说,为了收听率啊。

    “向文社是一家传统相声班子,以说传统相声为主,听他们的相声你能听出历史的味道。旧社会老茶馆里面的相声是怎么样,他们现在的相声就是什么样的。好,下面请您欣赏向文社的相声,《大上寿》,这段相声是由向文社的班主何向东和他的搭档薛果带来的。”

    这年头网络还是刚刚起步,在电脑上看个视频都费劲儿,就更别说移动端了,现在手机都还没网络呢,堵车了也就只能听听广播了。

    而在这时候,大彭的曲艺文汇的收听率正蹭蹭蹭地往上升。

    “我不行啊,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小相声演员,也没人知道,也没人认识,搁在大街上,连狗都不看我一眼。”

    “嗬,您还讨狗嫌啊?”

    “哎,这叫什么话?”

    “您自个儿说的啊。”

    “我是说我没有名气,跟您比不了。大伙儿可能不知道啊,我们薛老师可不只是个相声演员,人家还拍过片儿。”

    “对,是拍过。”

    “您诸位没准有看过的,就那种两三个人就能演完的小电影。”

    “啊?片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