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六十一章 播出开始
    大彭带着录制组来了,话筒还有收音设备都设置好了,这是要现场录制的,录完之后还要再做一遍处理,降噪剪辑干嘛的,反正程序也挺繁琐的。

    录制组的组长还一直跟何向东说,要是在台上说错了,就停下来三秒,念个一二三,这样他们后期好剪一点,何向东都要无语了,剪个鬼啊,自己说错了不得死台上啊,还剪什么剪啊。

    但是这话也没法子跟外行人解释,何向东就含含糊糊过去了,随他去了。

    大彭也来到现场了,一直在帮着忙弄着,但是录制组那边他又帮不上什么忙,后台演出他也帮不上什么忙。

    何向东觉得大彭再这么没事干着急下去的话,这人可都要憋坏了,何向东就果断给他找了个活儿干。

    当主持人。

    反正人家是专业的,他们园子里一般都是老二老三做主持人报幕,他们有演出的时候就让新来的陈博报幕,至于高刚龙,唉,不提了。

    大彭爽快地揽下了这个差事。

    向文社每次节目的时间是有三个多小时的,中间是不停歇的,主持人报幕也是非常简单的一句话而已。

    而大彭的曲艺文汇节目是两个半小时,从晚上十点钟一直到凌晨十二点半,整场相声肯定是播不完的,所以这场相声肯定是要拿掉好几个节目的。

    但尽管如此,向文社的相声还是把最强阵容都派出来了,这一次小孩子们都没上,参与录制的全都是成熟的演员。

    向文社的角儿是何向东,他是所有人力捧的角儿,目前向文社唯一的角儿,所以这一晚有七个节目,他一个人就占了三个。

    相声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观众也都陆续进场了,今儿晚上来了一百多人,这就是正常情况了。

    观众见到有电台的人在这边录音做节目,他们也挺开心的,来的都是老观众了,都听何向东好几年相声了,都特别希望何向东和向文社能好。

    所以在录制组长在给观众做掌声动员的时候,观众都非常爽快答应了,不就是鼓掌叫好嘛,他们熟的都不行了。

    ……

    节目正式开始演出,录制也正式开始。

    大彭上台报幕,非常简单的一句话:“欢迎大家来到我们向文社的相声大会演出现场,向文社相声大会演出马上开始,下面请您欣赏相声《学叫卖》,表演者:何向东、张文海。掌声欢迎。”

    录制组长在前面一挥手,示意大家赶紧鼓掌叫好。

    观众也非常配合,齐声起哄喊着:“噫……”

    录制组长脸一白,这什么鬼啊,怎么还起哄了啊,等会儿录制不会要砸了吧?

    ……

    第一场演出的录制终于结束了,录制组每天晚上过来录制,连续录了五个晚上,整整五场节目,全部录制结束。

    录制组的人累得够呛,向文社的演员们也累得够可以的,这几天演出的全都是大活儿好活儿,他们是真够卖力气了。

    第六天,录制组就没来了,他们跟着王晓云的团队去录别的东西了,大彭那边还在加班加点做录音。

    在录制组跟着王晓云走的第二天,大彭的第一期节目终于做好了,大彭对向文社的相声也是上了心了,为了做好节目他都特地不去做录播,全程都是熬夜直播的。

    第一期节目,播出。

    “大家好,这里曲艺文汇,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大彭。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曲艺文汇已经伴随着我们走过了六个年头了。这个月的14号就是我们曲艺文汇的六岁生日了。”

    “为了回馈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我们决定在曲艺文汇的生日之际,推出一个特辑,《向文社相声精选》,向文社是北京城一家民间传统相声园子,以说传统相声为主……”

    “好,下面就让我们来听一听第一段传统相声《学叫卖》,表演者是向文社的班主何向东,还有张文海老先生……”

    没落的可不只是曲艺,广播也是如此,随着现在科技的发展,电视走进了千家万户,属于广播的时代早就过去了,现在也没人听广播。

    像大彭这样的深夜档节目,主要受众其实也都是那些大晚上还在路上跑的司机们,尤其是上夜班的出租司机。

    出租司机老马就喜欢在开夜车的时候听点广播,这样不容易犯困,也不容易出车祸,他平时常听的是午夜情感节目,就是家常里短夫妻情感的琐碎事情。可是今天是星期二,是那档节目的休息时间。

    老马闲着无聊就转动按钮换新广播听,午夜档真的没什么好节目,倒是还有几个说鬼故事的,他都半夜开车了,哪里还敢听这玩意儿啊。

    直到他翻到了大彭的曲艺文汇,刚好听到大彭说到了《学叫卖》这里。

    老马抿抿嘴:“又是无聊的相声,没有小品好玩,算了,无聊听听吧,至少不犯困。”

    “嗬,我们这张先生啊,是奥运会最不平衡奖得主,你看这人家这高低肩膀摆的。”

    ……

    “嗯,人家张先生的父亲可是位大人物,人家是前清宫里的三品大员,所以我们的张先生也是个宦官之后。”

    “啊?那叫官宦之后。”

    “哈哈哈……”老马笑出了声,太好玩了。

    “哦,官宦啊。”

    “废话,可不官宦嘛,谁家宦官啊,我家老爷子又不是太监,他是三品大员。”

    “哦,对对对,你瞧我这脑子。”

    “那你倒是说说我家老爷子到底是个什么官啊?”

    “大清宫内鹤顶红品鉴大师。”

    “啊?这刚上任就得死。”

    “哈哈哈……”老马再一次大笑,瞬间精神好多了,也不舍得再换台了,瞥了一眼电台的频段,记住了,明晚还得看这个。

    “那不会,您家老爷子一直活到一百多岁呢。”

    “嚯,这么邪性啊。”

    “哈哈哈……”老马都笑的抖起来了。

    “那是,老爷子养生有秘方。”

    “哦,什么秘方?”

    “那次我特地上门去拜访老爷子,问老子这养生的秘方是什么,老爷子说喝粥吃咸菜,其他的东西碰都不能碰。”

    “对,喝粥。”

    “几十年如一日,你们看看老爷子这坚持的精神。”

    “是啊。”

    “我也问了老爷子了,‘哎,老爷子,您这养生养的是真好,这都一百多岁了,都坚持喝几十年粥了,您现在最想做什么啊?’老爷子说了。”

    “嗯,说什么了?”

    “我想死。”

    “啊?”

    听到这里老马实在是忍不住了,放声大笑,身体抖动不止:“哈哈哈哈,太逗了,哈哈哈,哈哈……”

    “哎哟,卧槽。”

    “吱……”

    “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