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五十七章 2004年
    这是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各种信息尤其是娱乐信息就跟爆炸一般,各种碎片化的消息扑面而来,稍微不注意就漏过去了。

    就算是有影响的重要消息,要是一时半会儿没有下文,人们又会被其他的信息所吸引,再重要的信息也重要不起来。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健忘的时代,再没有比这个时代的人更健忘了。

    因为恒洋娱乐的阻挠,何向东也没能继续上节目,他也没有专业团队帮他运营这件事情,所以他用口技为国争光的事情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名气,只有一些《超级娱乐赢家》的老观众才会感叹怎么好久没见到东东了,这个幽默的小伙子去哪儿了。

    但是时间一长,他们也渐渐习惯了台上新加入的主持人了,一切都忘得那么快,几个月时间足够忘记很多事情了。

    这年代自媒体还没有兴起,娱乐业也还是刚刚起步,都还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幼儿,若是放在后世,想来何向东不会是这个结局的。

    江一生一直在逼迫何向东臣服于他,他手上掌握的资源太多了,加入恒洋,何向东就能一飞冲天,若是不肯,他可能这辈子都要籍籍无名,在民间小剧场厮混着了。

    可何向东却总是死咬着牙不肯放,原先的向文社是家合伙企业,现在都变成了个人独资公司了,江一生反正是气的够呛。

    双方就这样僵持着。

    转眼春节就到了,2004年的春节,如往常一样,无甚特别,何向东领着老婆孩子回上海陪着方文岐过年了。

    老头儿这些年身体一直不怎么样,年纪确实也大了,早年间的伤痛可不是说那么简简单单就能调理好的,现在老头儿身体每况愈下,何向东很担心。

    可是生老病死这是人生常态,何向东也无力改变,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老头儿见着何向东回来也挺高兴的,尤其是看见小何来了,老头儿不剩几颗牙的嘴咧着笑个不停,没事尽逗弄孩子了。

    04年的春晚也没什么新意,春晚好像是越来越没什么新意了,现在都有不少人不看春晚了。

    今年的相声节目就两个,侯三爷和石先生领着一大帮人上去说群口,好家伙,台上整整站了十二个说相声的,叫做十二生肖。热闹是热闹了,可是乱啊。

    群口相声一般来说三四个人就差不多了,再多就容易乱了,观众的观感也好不了。像马季先生的《五官争功》,这都已经是顶天的了,不过人家确实也处理的很到位,这也是群口相声里面的典型之作。

    但这一次的十二生肖,人实在是太多了,太乱了,包袱的效果都出不来,何向东知道侯三爷肯定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但是他还是这样做了,他开始急了。

    是的,侯三爷心急了,到了新世纪好几年了,相声却还是每况愈下,他心急了,他想着借助春晚的平台多带出几个能顶上门的相声演员,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可是从效果来看,怕是侯三爷要失算了。

    冯爷今年没有说相声,他演了小品,相声界一直在传冯爷准备推行泛相声理念,看来是真的了。

    这一次陪着冯爷演小品的还有春晚的主持人,他们也客串了一把了,其中有一位主持人叫朱军,何向东知道这人其实也是相声门人,他也是有相声门户的,只是平时不说相声的罢了,他和何向东是同辈人。

    春节就这样过去了,何向东一家也回到了北京,继续了向文社的演出,向文社也有新人加入,薛果和郭庆,说是新人,其实跟老人没有两样,都是熟到不能再熟的朋友了。

    相声演出在继续。

    何向东和恒洋的冷战也还在继续。

    2004年,这一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

    北京广播电台。

    全台大会开完之后,各频道又开了一次小会,开年大会,套路都是一样的,无非是回顾一下去年的成绩还有不足之处,然后说一下今年的目标,再展望一下美好的未来,仅此而已。

    但是开会嘛,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的,做出成绩的,得到领导嘉奖的人自然是兴高采烈了,那些成绩不佳的就悲剧了,免不了被同事们好一顿玩笑开开了。

    文艺频道的大会议室里面,现在就有一位正坐着呢。

    大彭搓着脸,满脸的尴尬之色。

    旁边的同事还在大声开着玩笑:“哎哟,我说大彭啊,你怎么又垫底啦,不只是我们频道,还是整个大台呢。”

    大彭脸涨的通红,可也不知道要怎么反驳。

    旁边另外一人也笑着打趣道:“你懂什么呀,我们大彭这叫成绩稳定,你看看多稳定啊,你们谁有大彭那么稳定啊?”

    “没有,没有。”

    “绝对没有啊。”

    “大彭可是咱们的镇山之宝,谁敢跟他比啊,只要有大彭在,咱们谁都不用怕垫底了,也不用怕被扣奖金,大彭功德无量啊。大彭,请受我一拜。”

    大彭低着脑袋挠着头,也不理会他这些同事的嘲弄。

    大彭是一个老实人,非常老实的人。所以他现在还在做着深夜档的节目,还是曲艺类型的,不是他不努力,深夜档本来就没人听,他还非要弄曲艺,成绩能好的了吗?

    台里其实也知道现在没人听曲艺,他们也不想做曲艺节目,但是没办法啊,这是上面的要求,必须得有曲艺类型的节目啊,这是保护传统文化。

    可是这玩意儿也不能影响台里面的成绩啊,所以这档节目就给扔到深夜档去了,也没人愿意主持这样的节目啊,于是老实人大彭遭殃了。

    这年头就是老实人吃亏,会哭会闹的孩子都有奶吃。大彭接手了这样的破节目破时段,成绩能出的来吗?年年垫底也是应有之意了。

    老实人就容易被同事欺负,被欺负了他都没什么话反驳,你说这人得多老实啊。

    “大彭,来我办公室一趟。”文艺频道的唐台长路过这里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

    旁边人皆幸灾乐祸地看着大彭。

    大彭一脸悲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