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五十五章 产业不要了
    北京,大兴。

    上午时分,徒弟们都在院子里面练功,房间里何向东和范文泉还有张文海三人坐着。田佳妮领着小何在外面玩。

    三人在家里围着火炉子坐着,火炉子这种东西城里是没了,但在农村还是比较常见的,农村人也都喜欢围着火炉烤烤火,在火炉子上炖点什么菜或者烤几张饼也行,方便实用。

    张文海用铲子轻轻划开炭火上面的炭灰,好让炉子更热一点,他边划边说道:“电视台那边怎么样了?”

    何向东抱着一个大玻璃杯子暖手,里面装的是茶水,他道:“电视台那边也在跟恒洋交涉,但毕竟节目的版权是恒洋的,最后能如何,谁也说不好。”

    范文泉伸手在火上烤了一下,说道:“就看电视台那边肯使多大力了,他们要是强势一点,恒洋那边也得屈服。”

    张文海放下铲子,说道:“我看悬,我们小东子目前的价值还不值得电视台使那么大力。”

    何向东点点头,他们说的他都知道,他们说的也都是事实,不想承认但却是现实的事实。

    何向东道:“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谈妥,不过程导告诉我,就算最后谈不好,他也会让电视台给我放到另外一档节目里面的。”

    张文海摇摇头道:“你好不容易才在这档节目打开局面,现在换了一个新节目难道又要重新开始吗?”

    何向东苦笑。

    范文泉叹了一口气道:“现在好多媒体都在报道小东子那天和外国佬比赛的情况,现在正是能火一把的时候啊,天赐良机啊,错过了就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了。”

    何向东再度苦笑。

    张文海拿起铲子在地上重重一砸,狠狠说:“江一生这个王八蛋,枉我当初还以为他是个好人呢。”

    范文泉也沉声说道:“他是看上我们向文社这份产业了。”

    张文海冷哼一声:“还正好掐在这种节骨眼上,不把产业给他,他就不让东子上节目,还要白白浪费这样好的一次走红的机会,好算计啊,真不愧是恒洋的老板。”

    何向东摇头笑笑,看着两位老先生问道:“我说二位老爷子,江一生开的条件我可是都给你们看过的,怎么样,有没有动心?”

    “动个鬼球。”范文泉来了这么一句。

    “去他妈的。”张文海直接骂脏话了。

    “哈哈哈……”何向东仰头笑着,笑着笑着,笑声也就歇下来了。

    “唉。”何向东长叹一声,又苦笑一声,“咱们向文社都成立七年了,这七年里面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咱们就像是路边上一个无人问津的破石头一样,是死是活根本没人关心。现在江一生还想花这么大代价来收购我们,这算不算是有知遇之恩了。”

    房间里面一阵沉默,范文泉和张文海两人心中也说不出什么滋味来,他们是陪着向文社一路走到现在的,当初最困难的时候他们两位的养老钱都在往里面砸,痛苦和绝望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何向东声音有些低沉:“其实我倒没有那么恨江一生,反而还有点感激他,感激他瞧得上我们向文社。”

    “唉……”范文泉长叹一声,默默无言。

    过了好半晌之后,火炉子又被烧完的炭灰给盖上了,张文海再次拿起铲子来,边弄炭灰边说道:“向文社绝对不能交到别人手上。”

    何向东点点头:“您放心,我有分寸。”

    张文海抬头看何向东,沉声说道:“我是说向文社绝对不能交到除你之外的任何人手上。”

    “啊?”何向东一愣。

    范文泉也道:“就是说向文社只能是你的,我们两个老头儿也不能插手。”

    “啊?”何向东又是一惊,“不是,您这说的是什么话,向文社是我的,可也是您二位的啊,当初若不是有您二位的支持,向文社也活不到现在啊。再说当初登记的时候,您二位的名字也是在上面的啊。”

    范文泉压压手,道:“你呀,先别激动,我和老张年纪也大了,也帮不了你几年了,向文社交到你手上我们也放心。”

    何向东道:“这份产业也是你们的啊,可不能全给我啊。”

    张文海打趣道:“不给你给谁啊,我们死了之后总是要给你的。”

    何向东无语道:“您这把我当儿子可不行啊。”

    范文泉摆摆手道:“好了,不开玩笑。这份产业我们也有份,这是事实,可我和老张两个人总要老的,总要死的,向文社可不能跟着我们俩一起走,我们俩家后人也没有说相声的,也是为了防止日后起争纷,就都交给你吧。”

    张文海也道:“给你,我们是最放心不过的了,没人能比你更爱向文社了,交到你手上,我们也可以大松一口气咯。”

    何向东还想说:“可是……”

    范文泉就打断了他:“行了,平时挺痛快一人,这会儿怎么磨磨唧唧起来了,我们当初支持你,也是为了相声,也是为了你爱相声的这份心,又不图别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也没从没在向文社拿过钱啊。”

    “至于产业不产业的,我和老张也不看这个,向文社好就行了,你好就行了,别老在乎那两个钱不钱的。倘若有一天,你何向东要是真的飞黄腾达了,我们两家的后人,你能帮衬的就帮衬一把,就当报恩了。”

    何向东眼眶都红了。

    张文海拍拍何向东肩膀,道:“好好干吧,有你在,我们放心。”

    何向东都快感动坏了,他感慨一下,眼中泛着泪花:“好,那我也不矫情了,向文社我就全部收下了,您二位的恩情我也全部记下了,大恩不言谢,但我何向东绝对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范文泉含笑点头。

    张文海又拍了拍何向东的肩膀。

    何向东擦擦眼角的泪花,感动说道:“张先生,您下次再拍我肩膀,能不能不用这个划炭灰的铲子。”

    “哈哈哈……”张文海和范文泉同时大笑。

    月28日,北京向文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登记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