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五十四章 江一生的算盘
    北京,恒洋娱乐公司总部大楼。

    江一生的总裁大办公室被人粗暴推开,正在埋头办公的江一生抬头看看来人,然后又看看一脸为难的秘书。

    他不慌不忙把自己的钢笔插好盖子,放好之后,才挥了挥手让秘书出去。

    秘书依言而退,关上了门。

    江一生靠在自己舒适的老板椅上,双手交叉放于腹前,笑着道:“小清来了啊,来,你自己找个地方坐吧。”

    来人正是叶自清,往日乐天派的叶大小姐,这会儿俏脸紧绷,眼中全是怒气,她走到江一生面前,质问道:“何向东那边是不是你故意捣乱的?”

    江一生眉头皱起,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悦:“小清,你就是这样跟长辈说话的。”

    叶自清俏脸绷了绷,然后略松下来,语气也放缓了许多:“江叔叔,是不是您不让何向东和电视台签约做节目的?”

    江一生笑笑,伸伸手示意叶自清在旁边的待客沙发上坐下。

    叶自清也知道自己这位世叔脾气,就没有硬拗着,便依言坐了过去。

    江一生随后起身,坐在了叶自清的对面,他手执茶几上的茶壶,掀起一个紫砂茶杯,给她倒了一杯茶。

    叶自清接过来放在自己身前,也没有要喝的意思。

    江一生见状也没有在意,自顾自倒了一杯茶水,轻轻啜饮了几口,然后才漫不经心问道:“是何向东让你来做说客的?”

    叶自清摇头道:“不是,他根本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情,我是从他徒弟嘴里打听到的。”

    江一生微微颔首,放下茶杯。

    叶自清又问道:“江叔叔,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您不是很看好何向东吗?”

    江一生轻笑一声,说道:“傻姑娘,我正是因为看重他,所以才这样做的。”

    “为什么啊?”叶自清还是不明白。

    江一生脸上带着笑意,眼神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因为这人太出色了,他的出色甚至超过了我之前对他的期待,所以我并不会放过这个人的。”

    叶自清更闹不清楚了:“可您不是之前就打算要签下何向东的吗?”

    江一生摇头道:“我想要的可不只是一个何向东,我想要的是整个向文社。”

    “啊?”叶自清一惊。

    江一生眸子深邃,说道:“我当初是认为何向东身上有非常好的综艺感,然后他还会那么多曲艺,肯定能给观众不一样的感受,培养培养说不定很有前途。”

    “而他的表现甚至还超越了我对他的期待,也让我看到了他真正的价值,也看到了他背后的向文社的价值。所以我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人才的,还有是他后面的向文社。”

    说到这里,叶自清全都明白了,江一生是对向文社动心了,他之所以给何向东下绊子,目的竟然是整个向文社。

    叶自清犹自难以置信:“可您之前不是说看看何向东的表现,再决定答不答应他的条件吗?”

    江一生嗤笑一声:“呵呵,没有哪个老板能容忍自己旗下的员工把心思都放在自己家生意上的,更何况他们家生意还跟自己是竞争对手。我这边花了大力气把何向东捧出来了,他还要用我的资源来捧他们向文社的演员,等他们向文社壮大之后,他再一走了之么?呵,我这是花钱给人家养儿子么,没有那个老板能容忍这个的。”

    叶自清艰难问道:“所以您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何向东的要求了?”

    江一生微微颔首。

    叶自清微微有些激动:“那您为什么还要让他去试着当主持人。”

    江一生道:“原因有二,第一,我确实想看看这人的本事,看看他到底值得我投入多少资源;第二点,他想红,他很想红,这一点我比任何人都看的清楚,所以我给了他这个机会。名利就是跗骨之毒,只要沾上了一点,他就绝对脱离不开。”

    叶自清盯着江一生在看:“所以您就故意给了何向东一点甜头,让他沾上这种跗骨之毒之后,你再故意拦他,好逼他就范是吗?”

    江一生没有丝毫恼意,他点点头,说道:“我是一个生意人,利益最大化才是我应该考虑的东西。他因为在直播事故上用中国口技压服了外国艺术家,现在好多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这就是最好的时机。”

    “人总是健忘的,打铁不趁热,三五分钟后就会凉掉。何向东这块钢铁,要是不趁这个热度好好打打,出不了两个月,他就会彻底凉掉,我就不信他舍得这次难得的成名机会。”

    叶自清看着江一生的眼神充满了陌生,她艰难说道:“您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江叔叔吗?你……你简直是魔鬼。”

    江一生看看叶自清,面容感慨:“小丫头,在商言商,这没有什么不对的。我是如此,你父亲也是如此,你哥哥也是一样。看来你父亲哥哥对你保护很好啊,一点不让你接触这些事情。唉,挺好的,你就应该开开心心过一辈子,这些肮脏事情本就不应该干扰到你。”

    叶自清面露失望,用手捂着额头,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甚至于他都不知道该要怎么面对这位江叔叔了,在她的印象中。她的江叔叔真的不是这个样子的,所以她才会把何向东推荐给了江叔叔,好让江叔叔帮他一把,可事情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江一生也轻叹一声,默默无言,在商言商,他相信换做任何一家经纪公司的老板,都会是和他一样的做法,这一点毋庸置疑,他也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只是伤害了叶自清这个单纯的孩子,让他有些于心不忍。

    半晌过后,叶自清终于稍稍把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了,她看着江一生坚定说道:“江叔叔,恐怕您的算盘打错了,何向东是很想红没错,但是他绝对不会把向文社作为交换的筹码的,绝对不会。”

    江一生道:“不可能,没人能拒绝名利的诱惑,我能看出来他对名利的渴望。”

    叶自清反驳道:“他若想红,几年前就红了,何必等到现在?他就为了相声才抛弃的一切,甘愿来到民间。相声就是他的命,你想让他的命来换取名利,你觉得可能吗?”

    江一生微微一愣,他见过很多对理想有疯狂坚持的人,他也嘲笑过这样的人,难道何向东也是其中之一?

    江一生想了想,还是坚定道:“我收下向文社肯定也会放很多资源上去的,会给他们媒体资源,曝光渠道。他何向东想要收徒培训,我也会给他经济支持,向文社在我手上绝对比在他手上发展要快,这对他们向文社来说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他若是真的那么爱相声,就肯定不会拒绝。”

    叶自清却道:“正因为他爱相声,所以他肯定会拒绝,他是绝对不可能把向文社交到一个根本不爱相声的人手上的。相声还在低谷期,向文社未来如何,谁也说不好。若是江叔叔您发现向文社根本给不了你想要的价值,您绝对会将其弃之敝履,而向文社不管变成如何,何向东都会用生命去守护,这就是你们最大的区别。“

    “所以。”叶自清盯着江一生,冷声说道,“您的算盘肯定会落空的。”

    江一生面色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