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五十一章 打起来了
    口技演完,全场静谧,半晌过后,哄然而响。

    何向东施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台前,双手抱拳,向观众行礼致敬。

    “好。”叫好声一波接着一波,全场轰动了,场面太热烈了,完全控制不住,也没人去控制,因为连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都在一起高声叫好。

    摄像机把这些画面送到千家万户里面,本来就已经心潮澎湃的电视机前观众现在更是被感染的热血沸腾,无数人都激动地跳起来了。只是因为是在家里他们不敢放声高呼,只能强行压制着内心即将呼啸而出的喜悦。

    他们没欢呼,电视机前的媒体圈朋友们却激动了,这些人都要飞起来咬人了。

    他们再一次删稿子,他们敢誓这是他们删稿子最多的一个晚上,但是他们却没有丝毫恼怒,这些人都快兴奋坏了。

    “喂,总编,明天的头版头条一定要给我,我先预定了,甭管是谁的消息一律要往后靠。”

    “生什么大事情了?”

    “我靠,您还不知道信儿啊?出大事了,我跟你说,这次是真的噱头满满啊……”

    类似这样的对话在各大媒体机构里面上演着,这都大晚上了,可是他们依然忙碌。

    口技一门所有人都无言了,上海张玉树看着电视中何向东的含笑行礼的身影,他惊叹摇头:“没想到这才几年啊,小东子的本事就已经这么厉害了。我口技一门后继有人啊,教他口技真是我做过最正确的选择了。”

    身旁,面容苍老的方文岐咧着不剩几颗牙齿的嘴笑了。

    北京牛家,牛先生看着电视默默无言了好一会儿,想了想,又拿起电话来,拨了个电话出去:“小勇啊,帮我查一下这个这个这个……何向东,帮我查查是谁教他的口技的。”

    ……

    各方反应不同。

    电视台一号演播大厅的中央控制室里面,程导高兴地蹦了起来,激动欢呼道:“他真的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

    场内,明明和粉姐的手激动地紧紧抓在一起,两个人脸上全是激动的喜悦神色,她们激动到整个人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了。

    米哥长舒一口气,他终究还是做到了,他终究还是力挽狂澜了。

    这场事故出来的时候,节目组所有人都很被动,等易恒说要进行口技比拼的时候,他们都认为自己这次死定了,这么大的事故出来,他们这些人都别想讨好,程导甚至都做好了引咎辞职的准备了。

    可就是在这种危难关头,何向东站出来了,其实最初并没有一个人看好他,程导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才让何向东试上一试的,其实他内心并不抱任何希望。

    只是没想到何向东真的做到了,而且做得极好极好,不仅把这场事故解决妥当,而且给节目增加了极大的话题性,程导已经预料到明天各大媒体肯定都会报道这件事情的。

    “直播事故,外国口技艺人前来踢馆捣乱,中国口技艺人一力压服对方。”

    “初中课文《口技》场景真实再现。”

    ……

    这都是多么好的话题啊,他们节目组只要稍稍再运作一下,名气肯定能打出去,甚至于收视率都要上翻不少。

    因祸得福啊,真的是因祸得福啊。

    所有人都兴奋起来了,感激的目光紧紧盯着何向东不放,连台长眼中都流露出浓浓的欣赏之色。

    台上的何向东却没有心思想这些东西,他等观众的掌声欢呼声都歇下去之后,他才看着台下的易恒和阿比盖尔问道:“易恒先生,阿比盖尔先生,不知道我这一手可否能入得了您二位的眼?”

    易恒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阿比盖尔脸色也不好看起来了,他虽然听不懂何向东在说什么,但知道这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但是现场观众却兴奋了,工作人员们也露出痛快的神情,活该!

    摄像师也非得跑过去插一刀,这货扛着摄像机就跑到这两人面前,给他们拍特写了。

    这一下子电视机前所有观众都看到了,观众们差点都没笑喷出来。

    易恒儒雅的样子都快维持不住了,他脑门子的青筋突突地跳,正常人也没谁能受得了这个啊。

    何向东却显然没有打算就这样结束,他盯着易恒在看,冷声说道:“你说中国口技只会模仿个鸡鸣狗叫是吧,只会模仿动物模仿乐器是吧,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模仿动物叫声。”

    “哗。”全场惊呼,他们也没想到何向东刚刚这里演完,居然又要来新的演出了。

    易恒脸都变成猪肝色了。

    何向东冲后面喊道:“狗有没有找来?”

    明明和粉姐两人不敢含糊,赶紧把两只狗抱了上来,是两只很可爱的小宠物狗,一只是棕色的泰迪,还有一只是白狗,何向东不懂狗,也认不出是什么品种,但是很可爱,很好看。

    明明和粉姐两人把狗牵到台上,站在了台中间,两只小狗还有点没脑清楚状况,伸着舌头,扭着脑袋四处张望着。

    何向东对着两人说道:“行了,就牵着别动了。”

    何向东站好了,面向观众,话筒放于嘴边,蜡头功用了出来,嘴里气流轻柔地撞击在话筒上,没有一丝杂音。

    “汪汪汪……汪……”

    “汪汪……汪……呜……汪……”

    观众听懂了,这是两只狗在挑衅。

    明明和粉姐牵着的两只狗听到这声音也紧张起来了,小脑袋四处看着,最后看着对方不动了。

    稍顷之后,何向东的表演激烈起来了。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呜呜呜……汪汪……”

    “汪汪汪……咔嗤……汪……呜……”

    两只狗激烈地打了起来,何向东目光沉凝,体内却活泛的厉害,循环运气法和循环声法用到了极致,唇齿喉舌牙配合得当,两只狗激烈的争斗的场面在何向东嘴里被刻画的逼真无比,观众仿佛见到了真实的场景。

    周小青嘴巴都合不拢了,他前面也表演了犬吠,但是跟何向东完全不是在一个层面上啊。

    “口技门。”这三个字深深烙印在了周小青的脑海之中。

    易恒面色再次变得无比精彩。

    阿比盖尔眼珠瞪大,双手拿起来想鼓掌,但又立马反应过来不合适,就又放下了。

    观众非常欢喜,热烈鼓掌,但是也有不少人心中微微有些遗憾,这个节目的确不错,但是跟先前的那个比还是差了许多。

    明明和粉姐心中也纳闷,按理说何向东都表演了那么好的节目了,直接结束不就好了嘛,干嘛又要表演这个?说的不好听一点,这是毁了自己的先前的表演啊。

    程导和台长两人也很纳闷,程导嘴里嘀咕着:“这小子到底想干嘛?”

    有这种遗憾和疑问的人不在少数,没人能弄懂何向东的想法。

    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何向东身上,没人去看明明和粉姐牵着的那两只狗,自从何向东的演出开始之后,这两只狗就互相看着对方,眼睛一刻都没有挪开。

    也只有看电视的口技门人的眼神是一直盯着这两只狗的,因为他们知道这才是这个节目的精髓所在。

    果然,何向东眼珠一瞪,嘴里再度变化,两只狗的彻底撕咬起来,打的激烈异常。

    “哎哟。”就在这时,粉姐和明明两人齐齐惊呼一声。

    她们手上的狗脱开缰绳了,泰迪和白狗凶悍地撕咬在了一起。

    两只真狗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