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五十章 京中有善口技者
    “京中有善口技者。会宾客大宴,于厅事之东北角,施八尺屏障,口技人坐屏障中,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而已。众宾团坐。少顷,但闻屏障中抚尺一下,满坐寂然,无敢哗者。”

    米哥是专业主持人,正经传媒大学播音系毕业的,一口纯正播音腔说的极有味道。

    这也是何向东要求的,他虽然也是主持人,但是这种播音腔他却真的来不了。

    米哥念到这里就停下来了。

    但是全场观众都傻眼了。

    米哥念的东西他们太熟了啊,这就是初中课文上的文章啊,而且这片古文还是他们学的第一篇古文啊,熟到不能再熟了啊。

    若说中国的最畅销的书,绝对不是某某知名作家的作品,而是中小学生课本,这是强制推广的,录选进去的作品所有人都得用,现在又是九年制义务教育,这篇课文大家都是学过的。

    连易恒都愣住了,他知道这篇文章,当年还背诵默写过呢,可是这不就是一篇普通古文吗?小时候的他还挺震惊这里面所描述的口技场景的,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他从来没见过中国还有哪个口技艺人会这个,他也早就忘了这件事情了。

    现在居然在这里又见到这篇文章了,台上那人是准备重现书中场景吗?

    易恒头皮都发麻了,这一刻他脑子无比清醒,已经忘掉的了古文在他脑海中慢慢浮现出来,他又回忆起了书中所描述的场景。

    书中所描述的简直是神技啊,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阿比盖尔必输无疑啊。

    易恒很不想阿比盖尔输,因为他已经投入太多了,他输不起。可是他却又很想何向东真的能把书中场景还原出来,他太想看到这一幕了。

    包括现场所有观众,电视机前所有观众都回忆起了这篇文章,所有人都愣住了,这是他们所有人的共同回忆啊,书中描写的神乎其技的演出,真的能在现场看到吗?

    节目组所有工作人员也都傻眼了,连中央控制室的台长和程导两人都愣住了,他们也是现在才知道何向东要表演的竟然是这个。

    电视机前记者朋友也傻眼了,半晌过后,他们再次开始删改稿子,今晚都不知道删改过多少次了。

    上海张家,张玉树蹭一下就站起来了,眼睛瞪得跟牛一样大。

    北京牛家,牛先生眼中精光大作。

    成都……

    天津……

    ……

    各地的口技艺人都瞧见这一幕了,但是所有人都愣住了,全都不敢置信。

    他们是口技艺人,怎么可能不知道《京中有善口技者》这片文章呢,但是他们却没有去表演过这篇文章里面描写的内容,因为太难了。

    口技一门里面公认的最难的两个节目,一个是百鸟争鸣,还有一个就是百灵十三套。但是想要还原出《京中有善口技者》这篇文章里面描述的场景,难度犹在这两个节目之上。

    现在口技一门门内人都没人能还原出来,难不成这个没有门户的小子能做到?

    门内人都在紧张注视着这一幕。

    米哥停下了播音腔。

    大屏幕开始滚动,首先出现了米哥念的那句话,念完之后,字也消失了。

    第二句话显示在屏幕之上。

    “遥闻深巷中犬吠,便有妇人惊觉欠伸,其夫呓语。”

    “汪汪汪……”犬吠声响起,似远处传来,在空荡的小巷子显得悠长深远。

    一声即出,全场惊呼。

    学犬吠不算能耐,但是能把空巷犬吠的声音表现出来,这就是本事了。

    易恒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连阿比盖尔都吃惊地捂住了嘴,眼中全是诧异之色,他看不懂中文,但他听得懂口技。因为了解,所以惊叹。

    电视机前的观众也都惊住了,连口技门人都露出了期待的神色,对何向东的演出多抱了几分期待。

    “愕,嗯~”娇媚柔声起,妇人惊觉欠伸。

    “唔嗯,咕咕,嘟,木啊木啊……”其父呓语。

    第二句话出现在大屏幕上:“既而儿醒,大啼。夫亦醒。妇抚儿乳,儿含乳啼,妇拍而呜之。又一大儿醒,絮絮不止。”

    “哇哇哇啊……”儿醒,大啼。

    “家里的,孩子饿了,管管孩子。”夫亦醒。

    妇人从床上坐起来的窸窣声音响起,抱起孩子,撩开衣服,儿含母乳,吞咽哭泣。妇人轻轻拍着孩子的背部,孩子哭泣声音渐渐歇下,但吞咽声音不绝。

    观众掌声再起,但没人敢叫好,生怕打扰了这么精彩的演出。

    何向东的表演太细腻了,把每一个细节都表现出来了,这种东西越细腻越难表现,这才是真功夫。

    阿比盖尔头皮都发麻了,搞个屁啊,人家这才刚刚开始,他就已经觉得自己输了,这还玩个毛线啊?

    易恒苦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电视机前的口技门人也惊叹不已。

    这篇文章所描述的场景有两个最难的地方,一个是前面,表演需要很细很细,这个非常难;后面有个救火场景,那个场面太大了,那个更难。

    所以几乎没人能来的了这个,想来当年那位表演这个节目的口技前辈一定是一位惊才绝艳的超凡人物。

    “哇哇哇……”又一大儿哭,絮絮不止。

    “是时,妇手拍儿声,口中呜声,儿含乳啼声,大儿初醒声,夫叱大儿声,一时齐发,众妙毕备。”

    妇人拍儿,口中哼谣,小儿吞咽,大儿初醒哭泣,丈夫骂儿子声音,一时齐发,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几种不同的声音却如此和谐的响在了一起。

    观众再次惊呼,他们都不知道惊呼多少次了。

    阿比盖尔彻底傻眼,脸涨的通红就跟猴子屁股似得。

    “未几,夫齁声起,妇拍儿亦渐拍渐止。微闻有鼠作作索索,盆器倾侧,妇梦中咳嗽。”

    ……

    “起火了。”

    “家里的,快起来。”

    “啊,怎么了?”

    “着火了,快去帮忙救火。”

    “哇啊,哇啊哇啊……”

    “忽一人大呼“火起”,夫起大呼,妇亦起大呼。两儿齐哭。”

    古文后半部分的救火场景展现出来了,这是最精彩的地方,也是场面最大的地方,更是最难的地方。

    “救火。”

    “救火啊。”

    “救火啊。”

    “汪汪汪汪……”

    “哇啊哇啊……”

    “俄而百千人大呼,百千儿哭,百千犬吠。”

    ……

    “哐。”

    “哐。”

    “砰。”

    “咔咔咔。”

    “呜……呜……呜……”

    “中间力拉崩倒之声,火爆声,呼呼风声,百千齐作。”

    ……

    “救命啊。”

    “救我孩子啊。”

    “救命啊。”

    “来,水给我。”

    “哗……哗……哗……”

    “滋……滋……滋……咔咔咔。”

    “又夹百千求救声,曳屋许许声,抢夺声,泼水声。凡所应有,无所不有。”

    “虽人有百手,手有百指,不能指其一端;人有百口,口有百舌,不能名其一处也。”

    火烧半夜,渐渐熄灭。众人迟迟不肯离去,吵杂声连连。

    观众紧张的心理这才渐渐松弛下来,刚刚就有不少人闭上眼睛去倾听,他们仿佛真的看见了那个救火的场景,好多人都紧张起来了,现在这才稍稍放松下来。

    “啪。”抚尺一响,群响毕绝。

    工作人员赶紧上台撤下屏障。

    八尺屏障之后,只见何向东一人端坐,背后一椅,面前一桌、一扇、一抚尺,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