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四十九章 什么才是中国口技
    03年这会儿娱乐业还不发达,外国口技包括Bbox这些东西都还是刚刚传入中国,都还是起步阶段,都没有被国人熟知,就更谈不上追捧了。

    媒体圈和娱乐圈永远都是藏不住事儿的地方,尽管直播事故发生到现在还不到二十分钟,但是基本整个媒体圈人士都知道这件事情了,这档节目的收视率也是蹭蹭蹭往上冒,程导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电视台的大领导也终于亲自驾临中央控制室了,台长进来就问:“程峰,你给我说说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导苦笑一声,心里在悲呼,何向东你可别骗我啊,你可要真能顶住才行啊,我前途命运可都压在你身上了,他对台长说道:“高台,您放心,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

    台上阿比盖尔的口技已经渐入佳境了,他的表演助手是国外的一位哑剧演员,但是现场是完全无实物的,所有的物品、人物矛盾冲突,全都是靠着他一张嘴弄出来的,而且还得让观众有身临其境的真实感,这就见功夫了。

    小偷在偷盗中遇到了摔瓶子、碰碟子、被狗追了咬了、抱起猫来抵挡、最后这个笨贼被猫狗联合给逼进了保险箱等一系列窘境之后,终于留下了悲催的眼泪。

    表演结束,阿比盖尔冲着观众深深鞠躬。

    “好。”尽管这人是来挑战中国口技的,但是他的表演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现场观众都没见过这样精彩的演出。

    包括电视机前的观众,他们所有人都惊住了,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阿比盖尔在看。

    这场演出无疑很成功的,尤其是和周小青先前的演出一比,周小青简直瞬间就被秒成渣啊。

    媒体圈的记者朋友敲击键盘的手也停下来了,他们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写明天的报道了。

    当然更多人在担心何向东到底能不能赢过这个外国人,他自己可是说要代表中国口技出战的,这要是输了,那可太丢人了,这是丢了国家的面子啊。

    连米哥都很紧张地看着何向东。

    易恒再次上场,拿过话筒来,对着观众解释道:“这就是我们阿比盖尔先生的高超口技,让我们再一次给阿比盖尔先生热烈的掌声好不好。”

    他在台上鼓动着,台下也有不少人配合的。

    易恒继续说道:“国外的口技跟咱们国内的口技是不一样的,他们形式更加丰富一点,咱们国内一般就是单纯模仿动物模仿乐器,很单调。当然了,艺术是没有高低的,我们中外文化交流促进会做的就是文化交流,我们阿比盖尔先生也会在武汉多停留些日子,和大家好好交流口技艺术,共同促进口技艺术的发展。”

    话说的是漂亮,但是何向东的脸瞬间就沉下来了,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这就是他们故意上台捣乱的目的!

    如果这个外国人是走的正常途径,老老实实来做交流,或者是开班授业,他何向东肯定很欢迎,甚至还会去捧场,但是人家走的这种下作途径他就接受不了了,他们是扬名了,可他们的扬名是踩着节目这么多工作人员的前途之上的。

    更别说他们还打算要靠着踩中国口技上位,这是何向东最无法接受的一点,你要老老实实的还则罢了,非要挑衅,那就要做好撞铁板的准备。

    何向东拿着话筒,走到台前,看了阿比盖尔一眼,又看着易恒,问道:“你们表演好了?”

    易恒儒雅地笑着:“当然。”

    何向东问道:“那接下来到我了?”

    易恒微微讶异:“你确定还要表演?”

    在他看来,一个主持人懂什么口技啊,就算稍微懂一点,看到阿比盖尔这样的口技演出,你竟然还敢挑战?作死啊?

    何向东笑道:“当然,我是代表中国口技迎接外国口技艺人的挑战,我不会退缩,也不能退缩,因为我代表的就是中国口技艺术的尊严。”

    易恒差点没骂出声来,这个何向东太狡猾了。他们是踩着中国口技上位的没错,但是这事儿要做的隐晦才行,何向东这样**裸把事情挑起来,万一激起国人的爱国心,那他们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东东加油。”

    台下不知道是谁领头大喊了一声,台下观众瞬间所有人都齐声高喊:“东东加油。”

    易恒脸都白了。

    台长在中央控制室亲自指挥,他眼中也有怒火,沉声说道:“让二号三号机拍观众,远景近景都要,把这些都播出去。”

    摄像机忠实的把这一幕送到千家万户的电视机上,电视机前所有观众心都提起来了,默默在为何向东打气。

    电视机前也有不少记者想写崇洋媚外博眼球的文章,事实上他们的电脑上也打出来不少字了,但是听到何向东的话之后,他们也都愣住了,半晌过后,这些人骂了一声街,开始怒删文章重新写了。

    口技门一众前辈门人都在注视着这场比试,山高路远,他们也管不了何向东。赢了,当然皆大欢喜。但若是何向东输了,他们自然也会出手,让那个外国人好好见识见识什么是中国口技。

    易恒看见现场观众反应,刚想说话。

    何向东便把话给抢了:“若是表演结束了,就请下去吧,接下来我要演出了。”

    易恒咬咬牙,看样子何向东是不会给他说话的机会了,无奈之下,他只能带着阿比盖尔还有助演一起下去了。

    “拿衣服来。”何向东在话筒中说了一声,一位工作人员喘着粗气就上来了。

    何向东把自己外面的潮流外套一脱,往那人手上一扔,再把大褂一抖,摊开,往身上套去。

    大褂是台里面的服装,何向东要求他们去找的,差点没把这个工作人员给累死。

    其他工作人员也在台上布置,搬桌子的搬桌子,搬椅子的搬椅子,搬屏风的搬屏风,很忙碌,这些都是何向东事先安排好的。

    穿好大褂之后的何向东气质瞬间一变,他后面工作人员干活干的热火朝天,他在前面却从容不迫,不慌不忙,掸掸身上的尘土,理一理袖口和领子,前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明明是最简单的日常动作,可是他做出来却那么的有味道。

    粉姐和明明把东西找好都回来了,两人在台下看见这个样子的何向东,都愣住了。

    “好帅啊。”明明嘴里冒出来这么一句。

    粉姐心里是觉得何向东的外貌跟帅字搭不上任何边的,可她现在却也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米哥苦笑,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感觉自己有点自惭形秽了。

    何向东把衣服理好了,后面的道具布置也都结束了,何向东身上的戏架子十足,以前穿着潮服再用戏架子就感觉有点违和了,但是现在的大褂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他穿着大褂,再用戏架子,那韵味简直绝了,何向东撩袍,抬腿,迈着戏曲方步,走到正中,双手抱拳,面向四方观众行礼:“中国口技传人何向东,今日迎战芬兰口技艺人阿比盖尔。”

    说完之后,深鞠一躬。

    “好。”全场观众狂吼鼓掌。

    何向东迈步而回,眼神冷淡。

    你说中国口技只会学动物叫,只会学乐器,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中国口技。

    何向东回到屏风后。

    导播已经把画面切好了,大屏幕上出现硕大的两个字:口技。

    纯正的播音腔从米哥嘴里流淌而出:“京城有善口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