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四十七章 迎战于你
    “好。”现场观众全都兴奋了,他们本来就是看热闹的,现在有这种热闹看,他们都嗨了。

    还有电视前各大媒体同行同业的人也都愣住了,他们本来以为只是一场捣乱,没想到来人的身份这么大啊,这都要变成踢馆了,这噱头可比之前的捣乱大多了。

    这绝对是明天的头版头条啊,尽管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都还有一群记者连夜打电话给主编预定明天的头条,他们打开电脑,边关注电视上的情况,边开始赶稿子了。

    娱乐信息化年代,一点破事都是一场娱乐盛宴,说不好是幸运还是悲哀。

    而现在在电视台的一号演播大厅的中央控制室里面,程导就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完了,完了,这回全完了,这次出的直播事故太大了。

    程导感觉自己的前途都要没有了,说不好自己还得引咎辞职,从这档当红节目导演的位置上退下来,然后去到一个没有人看的破节目当导演。

    完了完了。

    其他工作人员也是一脸悲戚,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啊。

    台上的主持人也是眼前发黑,今天这一幕绝对是他们主持生涯的中的一个巨大污点,这对他们以后的发展影响太大太大了。

    粉姐和明明两个女孩子脸色煞白,都快要站不住了。米哥也是脸色难看无比,他扭头看看身边的女孩子,惨然一笑,再看看另一边的何向东,他差点没骂出声来,这个傻大胆,还真是傻大胆啊,人家完全不怕啊。

    发生了事故,观众顾着看热闹,阿比盖尔和易恒顾着展示他们自己,节目组的人顾着担心自己的前途。

    而何向东却想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周小青的口技只是他自学成才的,功夫很浅。而这个叫阿比盖尔的人却在几十个国家做过表演,还是国宝级的艺术家,都不用比,何向东就知道周小青输定了。

    曲艺界从来都有老不欺少一说,你阿比盖尔这样一个大艺术家了,至于当众让这么一个孩子下不来台吗?

    他到底想干嘛,这人到底要干嘛,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阿比盖尔拿着话筒就非常蹩脚的中文说道:“口技……我们好……优秀……他……不行的……中国……”

    易恒赶紧打断阿比盖尔的话,说道:“我们阿比盖尔先生的中文比较差啊,他的意思是国外的口技表演形式比国内单纯模仿动物叫声更加丰富一点,观赏性也更加好一点。”

    尽管易恒把话圆的不错,但是何向东心头火苗还是蹭蹭蹭冒起来了。

    正当主持人都不知所措的时候,何向东一伸手就从明明手里把话筒拿过来了,明明都愣住了。

    何向东心中虽然有火,但神色还是如常,这么多年的经历早就把他磨练出喜怒不形于色来了。

    从何向东跨出的那一步起,他就不再是那个站在后面的副咖了,这一刻,何向东目光睥睨,自信无比地扫视四方。

    梨园行唱戏有主角和配角之分,是个角儿,尤其是大角儿,他身上就有一股子不可言喻的强大气场。他就算是把脸上画的花花绿绿,谁也认不出来,但是只要他一出场,甭管是什么时候。

    只要他从上场门迈出那一步,整个舞台就像是天塌地陷一般,所有观众的注意力就只会被这一个人所吸引,再也不会挪到别的地方去。

    现在的何向东便是如此,尽管旁边站着的是国外的国宝级艺术家,可何向东身上的气场较之却丝毫不弱,人身上的气场是跟他内心的底气有关系的,何向东自信自己实力比这人更强,所以他无所畏惧。

    米哥、粉姐和明明也都惊呆了,他们从来没见过何向东居然还有这么一面,还有如此强势的一面。

    中央控制室的程导嘴巴都张大了,他都快要绝望了,主持人那边也没人出来扛雷,这种关键时刻站出来的居然是刚来不久的副咖何向东。

    程导心都要感动化了。

    阿比盖尔也看了过来,看见何向东身上的状态,他眉头也皱起来了,艺术都是相通的,作为芬兰的国宝级艺术家,他怎么可能不懂何向东身上的气场意味着什么,只是这种气场让他很不舒服。

    何向东走着四方步到了台前,他冲着观众笑了一下,解释道:“现在直播的确是发生了一点小插曲,但是我们超级娱乐赢家这档节目就是给观众服务了,您诸位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您的满意才是我们最大的追求。”

    “好。”没人领掌,台下观众自发鼓掌,何向东话说的漂亮啊。

    米哥和粉姐也有些讶异,他们惊叹于何向东是真能说啊,这种话他们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现在都讲究追求艺术、教育人民,演艺圈人士一个个都把自己捧的高高的,那里听过这么谦卑的话语啊,但是对于何向东来说,这种话才是最理所应当的,观众就是衣食父母。

    何向东连连摆手:“别别别,停,停,别停,别停啊……”

    又开始要掌声了,观众大笑一声,又开始鼓掌了。

    这里都快要变成是何向东个人表演场了,他一出来,短短几句话就把场面控制住了,这就是能耐。

    程导眼中燃起了希冀之色。

    何向东等观众掌声暂歇,他才道:“既然插曲发生了,那我们就要把这个插曲变得精彩一些,让您诸位好好瞧一眼热闹,满足在场还有电视机前所有观众的观看需求。”

    “好。”观众再次鼓掌。

    何向东转过身直视着阿比盖尔,问道:“阿比盖尔先生,你是打算挑战中国口技吗?”

    易恒给阿比盖尔翻译了一下。

    阿比盖尔看着何向东,笑了一下:“sure。”

    易恒解释道:“这是一场友好的切磋比赛,是中外口技文化的交流,想来我们的周小青先生也一定乐于促成此赛吧?”

    周小青都傻了,他就是自己瞎琢磨的外行,哪里敢和人家国外的大艺术家比啊,他又不傻,这是妥妥的丢人的事情啊,人家还是要来挑战中国口技,自己死台上了,多丢人啊,给国家抹黑啊。

    何向东伸手压压了易恒的话,道:“你别吓唬他,他只是一个外行人罢了。”

    何向东又看着阿比盖尔,眼神深邃,他道:“你若是想挑战中国口技,我何向东乐意奉陪。我何向东虽然不是口技一门中人,但也受到口技门前辈多年指导,技艺微薄,不敢和口技门中的高手相比,但还是愿意以微末技艺迎战于你。”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程导差点没晕过去,我让你救场,你却要搞事情,迎战,迎战你妹啊。

    还有口技一门是什么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