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三十九章 用相声的基本功做主持
    在一头沉的相声演出里面,时常能见到捧哏演员在捧哏的时候说着简单的嗯、啊、这是,听上去非常简单,但其实这里面的讲究非常多。

    单单一个嗯字,它就四种语调,在不同情境下的使用是不一样,就拿刚才那句话来说。

    米哥最先说要大家分享趣事,何向东说一个恩,这是第一声的,但是语气稍重,表示应承了一下,并且托了一下话。

    然后粉姐开始分享她的故事,她说她路过解放路的时候,何向东又说了一个嗯,这个嗯就是第二声,代表了疑惑的问声,表示好奇,又托了一下。

    等到粉姐说到一群人给乞丐鼓掌的时候,何向东又说了一个嗯,这是第四声,托着粉姐往下抖包袱,把观众的期待感往下领了一下。

    可惜粉姐说段子的能力确实太让人心碎了,但是何向东的表现是无可挑剔的。相声里面嗯啊这是,都是一定要符合音韵之美的,要让观众听起来舒坦。

    而且接话的时机要对,慢了,话掉地上了,快了,冲了,观众不习惯;声音大小也是一样,小了,没效果,大了,突兀了。

    所以这里面的讲究和技巧是非常多的,主持人也学过这种说话接话的技巧,但是没有相声那么系统科学和完善。

    只是台上这些人被何向东捧的太舒服了,都没有发现何向东的本事,台下的程导倒是发现了一些端倪。

    何向东最后一个包袱抛出来效果不错,全场一大半观众都笑了,现在的何向东的实力非凡,幽默细胞都沁入骨子里面,反正就感觉这人说什么都好笑,哪怕是简单站着都很好玩,就更不要说是在说段子了。

    台下三个主持人微微讶异地看着何向东,谁都没想到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而且看起来效果还不错啊。

    粉姐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明明这个副咖就更加没话了。

    关键时候还是米哥顶的上用场,他接着下茬说道:“哎,这叫什么话?”

    何向东赶紧挥挥手:“我这是夸赞人家有艺德呢,毕竟人家也是个演员是吧。”

    “好吧。”米哥苦笑了一声。

    何向东一句话又把自己前面的话给圆上了,他前面拿德艺双馨老艺术家找包袱是很容易挨批的,但是他后来这句话一出,这就是讽刺假乞丐的表演了。

    有没有真本事,三两句见见真招就知道了。何向东短短几句话就让这些人刮目相看了,这嘴上的功夫是真的了不得啊。

    相声就是一门语言艺术,相声演员就是要会聊天,相声演员的功夫一大半是要在日常生活中练的,给人家接话捧话,自己说话翻包袱,这都是相声。

    在何向东的理解里面,上台主持无非是自己同时扮演者逗哏和捧哏两个角色罢了,该着自己说的时候,自己当逗哏,该着别人说的时候,自己捧着对方说。

    主持的形式肯定是和相声不一样的,但是相声里面的基本功完全可以用到这里面,这也是江一生看中何向东的原因之一。

    台上的主持还在继续,开场的时候是四个主持人一个人说一个段子,然后开始请嘉宾,聊天做游戏。

    第一个段子是粉姐说的,第二个轮到明明了,明明说段子能力也是让人心碎,还不如粉姐呢,连何向东都救不活她,第三个轮到的就是何向东了,米哥在最后压轴。

    米哥笑着问何向东:“东东,你来给我们分享一下你生活中遇到的趣事吧。”

    何向东暗自吐槽这个破名字,但是在嘴巴上,他还是说道:“到我了呀,那我是说个让播的还是不让播的啊?”

    米哥都愣了。

    台下观众却兴奋了,有几个好事者就开始吼了:“不让播的。”

    何向东一笑:“啊?不让播的啊?”

    台下观众齐声喊:“对。”

    何向东往前一跨,笑容满脸道:“你们这品味可够高的啊。”

    只是这简简单单一跨,舞台变了。

    所有观众的眼神都被何向东一个人吸引过去了,眼睛一眨不眨全都盯着这个人,这就是何向东身上那不讲道理的无与伦比的主角气场。

    何向东之所以成为逗哏演员而没有成为捧哏演员,其中相当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身上的气场太强了,强到了足以压制台上任何一个人的地步了,这就不太适合做捧哏了。

    现在也是如此,前面他畏畏缩缩站在后面,倒是没人察觉,现在他一脚跨前,台上其余三位主持人当时就感觉不对劲了。

    何向东却浑然不觉,他冲着观众微微笑着:“咱们节目还要播出呢,你们要想听不能播的,赶明儿我单独给你们说啊,今儿咱们呢就说一真事儿,说谁的呢,就说咱们米哥的一事儿。”

    米哥一愣,这根本不是事先写的段子,这个环节是有准词儿的,段子也是编导事先就给他们写好的,背下去在台上念出来就好了,台下也有提词器。

    可是何向东说的这个很明显不是编导写出来的东西,他这是想干嘛?

    台下的程导也愣住了,翻了翻稿子,发现不对了,不过他也没有喊咔,他也想听听何向东想说什么,前面何向东的表现引起了他的兴趣。

    何向东道:“说一真事儿啊,就在前面在咱们电视台门口,有一个七八十的老太太弯着腰在捡东西。老人家嘛,腰不好,她弯不下去了,捡不起来了,也就在这个时候咱们米哥路过了。”

    何向东开始说单口相声了,铺平垫稳,三两句话就把观众带到他营造的故事情景之中了,书口戏架,何向东用上张氏评书的技巧,观众仿佛真的看见一个老太太吃力地弯腰去捡地上的东西,大家伙儿都被吸引住了。

    何向东接着说:“这要是换做一般人可能就直接过去了,毕竟这不关自己的事儿嘛,但是咱们米哥是个热心肠的人,他可不能这样做。”

    旁边站着三个主持人都听得入神了,连米哥自己都呆呆听着何向东的话,他也想知道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说这何向东的实力得有多厉害。

    何向东道:“我们米哥瞧见了这老太太了,他赶紧小跑过去,问道'大姐。'哦,咱们这些人一般管人家叫大妈。”

    随即抖出一个小包袱,惹来笑声,米哥也是翻翻白眼,苦笑一声。

    何向东轻笑一声,同时扮作两人:“米哥问‘哟,大姐您这是怎么啦?’人老太太说了‘我钱包掉地上了,我腰不好,捡不起来了。’看,还真是这事儿。”

    “我米哥一瞧不能不管啊‘大姐,你甭担心,我来帮您,您就瞧我的吧。”何向东双手叠着,咬牙切齿,跳起身来用力往下一压:“走你。”

    “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