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三十五章 看看能耐再说
    相声就是何向东的命,师徒两代人都是这样,若是以后不能说相声了,那他成为大明星又有什么用?

    他不介意做节目,做综艺,或者是别的什么电影电视,但是这一切是以好好说相声为前提的,他是不会放弃自己相声艺人的身份的。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相声,如果以后连相声都不能说了,那他要这一切还有什么用?

    何向东眉头皱在了一起。

    江一生细心观察了一下何向东的神情,来之前他已经听叶自清提过何向东对相声的执着和热爱,现在一看果然如此,不过他心中早就有了计较,有艺术追求未尝不是件好事。

    江一生微笑着对何向东说道:“不会,你当然可以继续说相声,公司并不会强制你不说相声。”

    何向东顿时放心了不少。

    江一生脸上笑容更盛了几分,一个在娱乐圈艰难打拼只为振兴传统相声的艺人,一个对传统艺术爱的疯狂的艺人,多好的卖点啊,稍微塑造一下,完全能骗下许多观众的眼泪。

    江一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善于抓住一切好的和不好的因素,然后都转变成对自己有利的因素。

    江一生道:“我今天过来只是跟你敲定一下这件事情,你有什么要求也可以说出来,到时候具体细节我们公司专门有人会来和你谈的。”

    何向东点点头:“好,江总,那我就直言了,我还真的有点小小的要求。”

    江一生道:“请说。”

    何向东认真说道:“我是一个相声艺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相声,当然我做节目接其他演出也一样会认真去做,但是相声才是根本,我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放弃这个坚持的。”

    江一生微微颔首,没有给出回复,他毕竟是大型经纪公司的总裁,就算心里同意何向东的想法,脸上却不一定会表现出来,这是一种驾驭下属的技巧。

    是的,江一生现在已经认为何向东就是他旗下的签约艺人了。

    何向东看了一下江一生的表情,他也是人精了,心中当时就有判断了,便继续道:“我另外想要一些自主权,我可以去做节目,但我仍然是向文社班主,向文社不能签在贵公司旗下,而且有合适的机会我也想带着我们向文社的相声演员一起上节目。”

    这个要求一出来,江一生眉头当时就皱起来了,他看重的何向东这个人,认为他是有潜力的,也是有特色的。他的口才那么出众,各种包袱张嘴就来,接梗能力也是顶尖的,还有一身的曲艺和戏曲才华,好好运作一下大有可为。

    但是作为经纪公司的老板,江一生自己心里也有计较,虽然在宣传上是会把何向东塑造成一个为了拯救传统艺术而努力奋斗的人,但实际上没有哪个老板能容忍自己的员工把工作重心放在他自己家的生意上面的。

    在江一生看来,曲艺已经完了,相声也快完了,现在趁着国家支持传统艺术复兴的政策东风,能捞一笔是一笔,能炒作一次是一次,难不成还真的往这个死人坑里面跳啊?

    江一生其实也不介意把整个向文社都签过来,如果何向东这步棋走对了,江一生的塑造方案成功了,那么他就可以在向文社复制何向东的成功。

    如果何向东失败了的话,那他反正也不亏,大不了把向文社再剔出去就行了,或者干脆晾着,随他们自生自灭。

    这买卖怎么算都是不会亏的,可是现在何向东却要求向文社要保持独立自主性,他还要继续经营向文社,当向文社的班主,而且还要用他们经纪公司的资源来培养他们向文社的艺人。

    江一生脸色当时就不好看了,不可能有那个老板会允许自己旗下的艺人这样做的,就算是天王巨星也是如此,就更不要说是何向东这样一个最普通不过的相声艺人了。

    何向东坦然地看着江一生,他有自己的坚持和想法,向文社是绝对不可能易主的,这一点打死都不会变。

    向文社的班主也一定得是他,他才是向文社真正的核心,他要是离开了,向文社瞬间就要分崩离析。因为他才是向文社唯一的角儿,基本上所有老观众都是冲着他来的。

    而且范文泉和张文海也是非常看好何向东这个人,才愿意帮助他,和他一起经营向文社,何向东要是走了,谁能让他们信服?还有顾柏墨和李泉江等人,没了何向东,他们估计也待不下去了。

    所以虽然知道江一生恐怕很难接受,但何向东还是说了。与其把事情留待日后才起争纷,还不如现在就先说明了。

    江一生闻言之后就一直没说话,他靠在椅子上,右手指头在大腿上没有节奏地敲着,眼睛不看何向东,望着窗外方向。

    房间里面气氛有些沉重和尴尬,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这种压抑的气氛也越来越重,静的可怕。

    外面老二老三都把饭菜买回来了,但是谁都没有进来,也不敢敲门打扰。

    何向东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神色轻松坦然,时不时端起茶杯啜饮一口,但是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坐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了,外面天色都已经全黑了,江一生才收回了望着窗外的目光,复又看着何向东,待他发现何向东的脸上的神色之后,心中也不由得有些挫败。

    他刚才的沉默是一种谈判手法,一般人根本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尤其是没有名气的小演员,作为恒洋娱乐的老板,他一句话就能决定一个小演员的生死,谁敢坐在他面前这么半天还不怵啊?

    “还真是怪物。”江一生心中默默吐槽了一句。

    何向东神情平淡地看着江一生。

    他是真不怕什么恒洋娱乐,什么经纪公司巨头。他是一个民间艺人,而且还是撂地出身的,最不怕的就是什么势力了。

    手艺人凭能耐吃饭,有手艺走到哪儿都不会被饿着。当年旧社会的江湖艺人从来都不会在一个地方待着,都是走一处卖一地儿,有人的地方他们就能开张做买卖,什么地方势力,什么达官贵人,他们心里是不怵的,大不了换个地儿就是了。

    向文社开张都七年了,也没有跟任何经纪公司接触过,不是照样好好的,手艺人不怵场面。

    江一生看着何向东,毫不客气道:“我始终认为待遇和能力是成正比的,在没有看到你的能耐之前,你的要求我一个都不会满足。”

    何向东道:“理当如此。”

    江一生道:“我们公司在湖北有一档节目,你去试试看,让我看看你的能耐再说。”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