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三十二章 这不是大鼓
    中年人指了指旁边的张文海,笑着问道:“年纪不轻啊。”

    “去。”叶自清没好气地拍了中年人一下。

    中年人笑了一下,没有多说话。

    台上演出继续,接话和迎门包袱过后,何向东继续说道:“上到台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何向东,是相声界的一个小学生,不值一提。”

    张文海挤兑道:“这会儿怎么这么谦虚了啊?”

    “噫。”观众起哄,来的都是老观众,他们太清楚何向东的德行了。

    何向东很不好意思笑道:“我一直都很谦虚的,不喜欢张扬自己,所以接下来要隆重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老师,这位老先生可是个大名人啊。”

    张文海连连摆手:“不敢当不敢当。”

    何向东却道:“得好好介绍介绍您。”

    张文海道:“那您给大伙儿说说。”

    何向东看着观众,左手指着张文海,非常骄傲道:“这就是我们奥运会最不平衡赛金牌得主,这是世界冠军呐。”

    “哈哈……”观众笑。

    张文海都愣住了。

    何向东扭头看着张文海,看他还没反应过来,他索性就肩膀一歪,一个肩膀高一个肩膀低,学张文海的样子走路。

    “嗨。”张文海似是才反应过来,大呼一声,然后撑着桌子大笑起来。

    观众见着此景,笑的更厉害了。

    现在何向东说相声就有一点不着于形的感觉了,随口捻来就是相声,他只要一张嘴,甭管说什么,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你好”都会让旁人觉得很有意思。

    这是一个把幽默理解进骨子里面的人,可以这么说,现在何向东就是相声,他的言谈举止就是相声。都说相声说到最高境界,聊天就是相声,在聊天中就能不知不觉把相声说完了,何向东离这个境界已经不远了。

    四年前的何向东就像是一轮曜日一般,光芒夺目,同时代的年轻艺人全都被他一人压下,凌绝当代。

    而四年后的今天,经历过向文社四年磨练的何向东,已经完全沉下心来了,四年来他没有任何资源,没有任何渠道,同行同业都要忘掉这个昔日的天才了。

    可这段时间对何向东却是极为重要的,他洗尽了一身的铅华,现在的何向东沉稳内敛,身上虽没有了刺目的光彩,但他内在蕴含的神彩却远胜从前。

    这一年的何向东才28岁,别的艺人可能都没成熟,都还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而何向东举手投足之间却竟然有了一代宗师的风范了,他的实力已经在相声界那些名家之上了,可惜相声界还没人能知道这一点。

    几个包袱说完,开始入正活儿,今天这段相声的名字是《学大鼓》,一个典型的柳活儿作品,何向东最擅长的就是柳活儿了。

    何向东对张文海说道:“要说这好听啊,还得是西河大鼓。”

    张文海捧着说道:“那行,那您来两句给我们听听。”

    何向东面向观众,说道:“这西河大鼓啊,是起源于西河的,所以叫西河大鼓,然后呢,在东河的就叫东河大鼓,京杭大运河的就是运河大鼓。”

    张文海惊叹道:“嗬,您是真有学问啊。”

    何向东恬不知耻拍着胸脯道:“还行,平时没事就爱看看书。”

    张文海摇摇手:“行了行了,别糟践人家看书的了,你抓紧时间唱。”

    “那我唱小段儿啊。”

    张文海是个碎嘴子:“行,给唱个两分钱的就行。”

    何向东不干了:“两分钱?两分钱就顶多能听个屁响。”

    张文海却乐道:“那行啊,我给你一毛钱,你给我放五个屁。”

    “噫。”观众起哄不断,嫌弃的都不行了。

    台下的叶自清也在翻着白眼,台上那群家伙还真是百无禁忌,什么都敢拿出来说。

    坐在她身边的中年人也是摇头一笑,说道:“捧哏的那老爷子还真能挤兑人啊,这是想尽办法给逗哏演员添乱啊。”

    叶自清摇摇头,很无奈。

    台上的何向东也无奈了,他指着张文海笑骂道:“您可够俗的啊,咱们向文社要说高雅相声。”

    张文海挤兑道:“你嘴里蹦出来的东西跟高雅沾边吗?”

    何向东被噎了一下,跳着脚道:“不是说好唱大鼓的吗?您都把话题岔哪儿去了?”

    “哈哈。”张文海摇头笑着,观众更是乐不可支。

    何向东都要崩溃了。

    “噫。”观众再一次起哄,现场气氛很活跃,很热闹。

    张文海笑完了,推了推眼镜,才道:“行行行,你赶紧唱。”

    何向东指着张文海,对观众说道:“这老头多坏呀。”

    张文海一指自己:“我呀?”

    何向东等观众笑完了,他才道:“好了,接下来给大家唱一段西河大鼓,灞桥挑袍。”

    台上没有伴奏,何向东清唱:“秋色残调,金乌萧条。寿亭侯挂印封金,辞曹操,出许昌。吩咐一声众军校,来呀,皇嫂的车辇要慢慢的摇,趁着这秋分霜降,天气早,金风阵阵,透某的征袍……”

    台下观众纷纷露出享受的表情。

    一号桌坐在叶自清身边的中年人却眉头一皱,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这不是大鼓。”

    “什么?”叶自清一愣。

    中年人道:“我懂的也不多,让我多听一会儿。”

    “好吧。”叶自清应了一声。

    又听了几句,中年人果断道:“这与普通的大鼓不一样,少了点大鼓味儿了。”

    叶自清惊讶扭头,可是她却没看见中年人眼中的失望之色,反而看见了中年人眼中散发的欣赏神彩,从进门到现在,叶自清还是第一次看见他有如此表现。

    “到底怎么了?”叶自清满心疑惑。

    “好。”中年人高声叫了一声好,高举双手给何向东唱的大鼓打拍子。

    观众都是盲从的,他们也觉得何向东唱的大鼓很有味道,然后见着有人领头打拍子,他们也全都跟了进去,一起拍了起来。

    台上的张文海当时便把目光投向中年人,眼神中带着审视的味道。

    何向东唱着大鼓,也往中年人那边瞥了一眼,中年人坦然与之对视,何向东一瞬便挪开了眼光,丝毫不在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