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三十章 一靠打,二靠饿
    这老二就是在唱快板的小伙子,这小伙儿是个大学生,在北京上着大学呢,但是因为特别喜欢相声,所以就跑来向文社来学了,还拜了何向东为师。

    何向东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徒弟了,这小伙子稳重,太稳重了,都快要比何向东还稳重了,要知道28岁的何向东都快跟四十多的老年人一样了,他已经够老气了,而老二却还在上大学。

    老二虽然是个年轻人,但是年轻人的玩艺儿他就没有一样是喜欢的,他连流行歌曲都不听,就爱听这些老玩艺儿。

    而且做事很稳重,他现在都成为何向东的全职助手了,只要是交给他的工作,何向东就不用再操丝毫心,他一定能给你弄得妥妥当当的。

    园子里面的前辈们都经常开玩笑说老二年轻的身体里面住着一个千年老妖,何向东深以为然。

    “知道了,师父。”老二停了板,应了一声,便又继续开始练功。

    何向东往他那边打眼一瞧,这孩子练功跟他的性子一样,学东西不算快,但是很稳,基础打得很扎实,一板一眼,在技术上没有什么问题,接下去就是水磨功夫了,随他去吧。

    何向东走到胖青年面前,胖青年见着何向东过来,没有停下背诵的贯口,依然是稳稳背着。

    何向东也没有打扰他,就是沉着脸静静听着。

    这胖子是老三,今年27了,就比何向东小一岁,不过他入门晚,所以排在第三。相声门按照拜师前后分师兄弟的,而不是根据年纪,虽然老三的年纪比老大老二大很多,可他见着他们还是得要喊一声师兄,这是规矩。

    趟子背完,老三有些气喘,头上也见了汗了,老三笑起来很憨厚,对何向东道:“师父,您给我说说。”

    何向东沉着脸道:“有那么累吗?”

    老三深呼吸几口,气喘匀了,道:“是有点费劲儿。”

    何向东毫不留情打击道:“你就是太胖了。”

    老三看看何向东,又看看自己,闷闷道:“哦。”

    何向东冷哼一声,道:“你师父我胖归胖,但是我气力充沛,我可以一连背十番八扇屏,你行吗?”

    老三憨憨一笑,摆摆手道:“不行,我可来不了这个。”

    何向东道:“你现在出去绕着村子跑五圈去,练气去,跑不完不许吃饭。”

    “啊?”老三一脸悲催。

    何向东一瞪眼睛,老三就怂了,立马就往门外蹿去了。

    何向东现在是师父也是班主,身上已经有了一份威严的味道了,平时这些徒弟还敢跟何向东打闹,但是只要何向东一瞪眼珠子,徒弟们就都怂了,不怂不行啊,不然会挨揍的。

    何向东对着几人高声喊道:“艺人学艺,要想有所成就,一靠打,二靠饿,你师父我这一身本事是靠饿出来的,没有饭吃没有活路的时候,你们自然知道这活儿要怎么使了。”

    “现在你们拜了我做师父,我虽然没什么大本事,但饿是不会饿着你们的。不过这打,是免不了的,谁要是不好好学艺,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徒弟们纷纷一缩头,被吓一跳,他们可没少挨揍,连最受宠的老二都经常被打,至于小五,那就不用说了。

    唱太平歌词的是小四,这孩子还在读小学,年纪是何向东弟子里面最小的,他跟何向东是亲戚,管何向东叫姑父,他是田佳妮的外甥。

    孩子爸妈想让孩子多学一门手艺,所以这孩子周末放学的时候就会过来学艺,何向东的想法也是建议这孩子好好上学,最好能考上大学,就跟老二一样,学相声倒是不急。

    这孩子的嗓音条件比较好,何向东现在就是专门传授他太平歌词,其他的暂时没教,这孩子还在上学,能学好一门功课就不错了。

    何向东听着小四唱了一会儿,又去指导他一下唱腔方面的技巧,就让他继续唱了,现在都是打基础的时候,未来如何也是瞧他自己的了。

    转眼间日上三竿了,马上就要到中午了,何向东喊了一声:“行了,都过来吃午饭吧,小五你在外面站着。”

    小五一脸悲催。

    何向东又喊了一声:“老二,你过来吃饭,让这小子自己在外面好好背。”

    何向东都不用出去看就知道小五这小子肯定没有把贯口背利索,就得让他饿着,老是不好好学艺,一天到晚就知道惹祸,就没见过这么调皮的孩子。

    何向东自认为他小时候也算是够调皮的了,但是跟小五一比,那还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他们午饭吃的早,11点就吃了,11点半的时候,何向东把小五给叫进来了,让他先把碗筷给洗了,然后再给他两个白馒头,爷五个人就都去出发去四方茶社了。

    四方茶社的主要盈利业务还是在对外接待上,接待各种商务谈判,还有朋友聚会,单靠向文社的业务,茶馆的利润还是不够的。

    爷几个到了天桥了,熟门熟路拐到四方茶社里面,他这四个徒弟都还没上过场,但是艺人学艺不是闭门造车就可以的,他是一定要有一个曲艺的艺术氛围才行的,所以何向东每次演出都会把这些徒弟带来看的。

    都在这里四年了,都是熟的不行的老熟人了,茶馆的掌柜还是老王,王掌柜确实有能耐,茶馆换了三个老板了,他这个掌柜的愣是坚挺着,这是四方茶社里面最厉害的钉子户。

    何向东和王掌柜打招呼:“老王大哥。”

    王掌柜都没抬头,就知道是谁来了,他在核对账本,头都没抬就道:“来了啊,你家老大还没回来,你们自个儿去后台吧。”

    “行。”何向东点点头,知道对方在忙就不多话了,他领着徒弟们往后台走。

    路上,何向东背着手走在前头,不急不缓,面色稳重却不沉闷,徒弟们在后面跟着,何向东现在是越来越像老艺术家了,身上这气势大不一样了,太有范儿了。

    “老二,等会儿你上场说一段儿。”这四个徒弟都是没有上过场的,但是老二的水平是差不多了,何向东原本也打算近期就让他上了,正好今天陈军去跑穴没回来,就干脆让老二上好了。

    何向东这话一出,其他几位徒弟立刻用艳羡的目光看着老二,能上场可是一件极有面子的事情啊,他们这么多师兄弟就大师兄能上场说相声啊。

    老二性子沉稳,稍稍思考了一下,他就应道:“好。”

    何向东回头看看他,笑了一下,宽慰道:“别太有压力,一会儿我给你量活儿,有师父在,一准没问题。”

    老二点点头,斯文一笑:“好的,谢谢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