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五百二十七章 逆境突破
    陈军的基本功还是不错的,底子打的很扎实,在台上背贯口也是绘声绘色的,手眼心法步配合得当,艺术本来就是让人享受的,可不能让观众跟着吃力,不然这艺术就要完了。

    叶自清站起身来,往旁边稍微挪了一下就到陈军视线里面了,小魔女冲着陈军邪恶一笑,手上倒是也没动静。

    但就是这样,陈军心里也泛起腻歪了,他前面就被叶自清吓了一跳,都差点出了舞台事故,他毕竟是个孩子啊,这都是第一次上台说相声,心态的磨砺肯定是不到位的。

    如果是何向东这种老油条,台下就算是有人杀人放火,他在台上也还是能稳得住心神的,可陈军却不一样。

    说贯口就是要讲究一个全神贯注,气势恢宏,陈军都被叶自清搞出心理阴影来了,这贯口还能说好么。

    这阴影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下台稍微调整一下就好的,可他偏偏还在台上,还在紧张地说着相声,这就操蛋了。

    陈军都不自觉把语速降了下来:“后续四弟,姓赵名云字子龙,家住真定常山县,百战百胜,后封为常胜将军。只皆因长坂坡前,一场鏖战,赵云单人独马,闯进曹营,砍倒大纛两杆,夺槊三条。赵云马落陷坑,堪堪废命。”

    心里有阴影,魔女又站在面前,陈军的注意力就集中不了了,刚才这一段说的是乱七八糟,虽然勉强说下来了,但是肢体动作却是少了许多。

    何向东眉头大皱,陈军这心理素质还是不行啊,在新演员里面陈军肯定算是佼佼者了,倒也不是何向东对他的要求高,关键是这孩子自己作死啊,你要是没金刚钻,干嘛去招惹叶自清这个女魔头啊。

    叶自清见到陈军这窘迫的样子,她是满心欢喜,魔女就是魔女,思维人都跟正常人不一样。

    叶自清倒是也没继续吓唬陈军,见到自己计谋成功之后,便又回到了座位上。

    陈军大松一口气,贯口没有停下,但是也没有之前那样的顺畅了,他的发挥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范文泉也是幽幽一叹,这种事情捧哏演员是帮不上忙,死活都是只能瞧他自己。

    何向东也没有上前阻拦叶自清的意思,陈军自己找的事儿,就得他自己受着,没能耐充什么大尾巴狼?

    叶自清显然没有就这样放过陈军的意思,等陈军念到张飞出现的时候,这女魔头又站起来了,又走到了陈军面前。

    陈军又给膈应了,本来背的好好的贯口语速又突然降下来了:“追在当阳,张飞赶到,高叫:“四弟不必惊慌,某家在此,料也无妨!”

    又是一句气势磅礴的话被陈军给说萎了。

    叶自清得逞一笑,再次坐了回去。

    陈军在台上三番两次出现失误,观众终于察觉出来了,这都是老观众了,也正因为是老观众才能分得出好坏来,他们也都是花了钱进来的,结果还听了这样的贯口,当时就有好些人心里犯了腻味了。

    观众纷纷皱起眉头,有几个脾气急躁的已经露出不耐烦的神情了,陈军要是再出错,恐怕这些人就要往台下轰人了,这对演员来说可是奇耻大辱啊。

    何向东一眼就瞧出观众的问题来了,他目光沉了几分。

    范文泉也是经年老吏了,他撑着桌子的双手用力了几分,他已经在想等会儿观众闹事的时候,他们要怎么应对了。

    陈军虽然是心高气傲,可他手上的确也是有几分本事的,也在园子里面待了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之下也懂了很多,他也看出来观众即将可能爆发的问题了。

    他要是真的被观众轰下台去,恐怕自己好几年都没胆子再上台了,而自己也一定会沦为相声界的笑话的。

    “师父接下来要开始广收弟子了,自己是大师兄,可是今天要是自己被观众轰下去,那自己怎么还有脸再做这个大师兄啊。”

    陈军面色一阵青一阵白,这个后果太可怕了。

    范文泉和何向东两人同时把眉头皱起来了,陈军这孩子本来就没在状态,在台上怎么还敢开小差啊。

    何向东面沉似水,眼中带着冷意,陈军被叶自清干扰表演,他倒是还能接受,但是这小子居然在台上开小差,而且还是在说贯口的时候,这就是欠揍了。

    估计陈军不管是怎么下场的,他都讨不了好了。

    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叶自清又一次站了起来。

    每个人都能预料到考试失利的可怕后果,陈军也不例外了,但是这些人却分成三种,一种是害怕失败而发挥失常的,第二种是正常发挥的,第三种的则是因为害怕失败而超常发挥的。

    陈军之前已经是发挥失常了,范文泉和何向东两人就已经对陈军不抱有希望了。

    可是叶自清现在却又站了起来,何向东和范文泉两人眼瞧此景,心里都做好了观众闹事的准备了,因为在他们预想中陈军这一次必死无疑。

    可是陈军却给了他们一个巨大的惊喜。

    陈军从余光中见着叶自清又站起来了,他毕竟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小伙子,性子不稳,脾气也急躁。叶自清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他,他终于怒了。

    他这一怒,居然就不慌了。

    陈军眼中含着怒火,扭过头瞪着叶自清。

    叶自清反倒是被陈军弄的愣住了,这小子一直在躲着自己啊,什么时候这么有种了。

    陈军状态找回来了,少年人的倔强脾气在这时候反倒是成了一剂良药了。

    “青罗伞盖撤下,只见张飞豹头环眼,面如润铁,扎里扎煞一部黑钢髯,犹如钢针,恰似铁线,头戴镔铁盔,二龙斗宝朱缨飘洒,上嵌八宝,轮、罗、伞、盖、花、罐、鱼、长,腰系丝鸾带,身披锁子甲手使连环蛇矛。”

    陈军舌灿莲花,状态尽复,甚至他的倔强怒气和不甘愿服输脾气还把他的贯口水平往上推了一个层级。

    陈军竟然超常发挥了。

    何向东和范文泉都惊住了,这小子不是都要死在台上了吗?这会儿怎么这么厉害了。

    叶自清更是嘴巴长成一个个大大的o形。

    “好。”观众叫好,莽撞人这段贯口本来就观赏性十足,陈军现在又是超常发挥,效果自然出奇的好。

    陈军瞬间精神大振,双目一蹬,双腿一跨就是一匹骏马,双手一撑就是一杆大枪,书口戏架,陈军的底子打的很扎实。

    陈军上下嘴皮翻飞,身上气势陡然而起,把张飞那种桀骜神情都表现出来了,贯口更是观赏性十足:“桥头之上,咬牙切齿,大骂:“曹操听真,现有你家三爷在此,尔等或攻或战,或进或退,或争或斗。不攻不战,不进不退,不争不斗,尔匹夫之辈。大喊一声曹兵退后;大喊二声,顺水横流;大喊三声,当阳桥折断。”

    “好。”观众大声叫好,精妙的贯口说的观众热血沸腾,仿佛在一瞬间,所有观众都变成了站在当阳桥头一人喝退万军的张飞。

    所有人都激动了。

    叶自清却没有放过陈军,拿起一个橘子就往台上砸去,倒也不是冲着陈军这个人去的,就是砸在舞台的下方边沿,主要还是吓唬这孩子。

    可是陈军这愣劲儿上来了,他就一直是怒视着叶自清,你现在就算是往他身上扔砖头,他都不怕了。

    叶自清一脸挫败。

    陈军轻蔑一笑,来了一个漂亮收尾:“后人有诗赞之曰:“当阳桥前救赵云,吓退曹操老奸臣,姓张名飞字翼德,万古留芳莽撞人。”

    陈军比出了一个大拇指,得意地看着叶自清。

    叶自清翻翻白眼,不理他。

    何向东松了口气,露出欣慰的笑意,能在台上这么快调整状态,由萎靡到超常发挥,真是难为这孩子了。

    “唉……第一次能如此就已经了不得了,自己这个大徒弟硬是要得啊。”何向东很欣慰。

    陈军转身问范文泉:“这个莽撞人,你比得了吗?”

    范文泉摆摆手,笑道:“那我可比不了。”